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理论动态 > 详细内容

全面从严治党的方法指引

冯立鳌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就学习毛泽东同志《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作出重要批示,对各级党委(党组)领导班子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同志重温这篇著作提出明确要求,对全面加强党委(党组)领导班子建设进一步指明方向。新的历史阶段,提升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需要我们深刻领会和真诚践行该文诸多精神要旨。

     将民主集中制转换为党的政治规矩

  民主集中制是群众观点、群众路线在党的生活中的运用,是我党一贯坚持的根本组织原则,这一组织原则只有化为党内生活的政治规矩,才能成为党员组织生活的指引和行动的向导。《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一文针对党委工作中实际碰到的问题,简明扼要地做出了这种转化。

  明确了党委会中书记和委员的关系。党委会实行的是集体领导和个人负责相结合的制度,这里的个人负责,是指每个成员都负有相应的职责。在这种体制中,如何坚持民主与集中的统一,如何处理书记和委员的关系,是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党委会的工作方法》把书记与委员的关系比喻为班长和战士的关系,揭示了双方目标与任务的共同性,突显了他们利害相同、荣辱与共的关系。在这一前提下,既要求书记做好一班人的宣传工作和组织工作,促成一班人思想和行动的一致,同时又特别强调,书记和委员之间的关系是少数服从多数。这就为双方的关系作出了精准的定位,从而设定了党委会中民主与集中的结合方式,预防了分散主义和个人专断的倾向性偏失。

  规定了对待分歧和问题的处置方式。由于认识和职责的差异,党委会出现不同的意见和分歧是难免的。《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为此提出,有了问题就要开会,不要在背后议论,要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来讨论决定,防止久拖不决;同时还提出,开会应事先通知、安民告示,要让大家有所准备,不要开得太长,强调了开会的效率问题。《党委会的工作方法》认为,书记和委员、上级和下级之间,“谅解、支援和友谊,比什么都重要。”主张委员会的成员都要善于团结,搞五湖四海,为实现共同目标一道努力。

  提出了党委会加深了解、加强团结的途径。《党委会的工作方法》要求党委成员要互相交流,互通情报,熟悉情况;强调上级领导向下面干部请教和吸收正确意见的必要性;主张通过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理论的学习,形成共同的语言,以便在不断的交流中互相了解、加强团结。这些论点和主张都为党委会的政治生活立下了规矩。

习近平同志历来强调党委“一把手”在领导集体中的“班长”地位,要求书记在班子中“要带头执行民主集中制,按照程序进行决策”;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明确主张“有话要放到桌面上来讲”;他也十分看重领导集体中团结的重要性,认为“懂团结是真聪明,会团结是真本领”。对现阶段某些“一把手”因位高权重而违反党纪党规的行为严加痛斥,这本质上是要捍卫党的政治规矩的严肃性。

把唯物辩证法化为领导的工作方法

  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是我党一切工作的指南,从而也是党委领导同志做好本职工作的行动指引。《党委会的工作方法》根据党委工作的任务和特点,提出了领导处理纷繁政务的几种工作方法。

  从唯物辩证法的矛盾学说引申出“弹钢琴”的方法。凡党委面临的复杂政务中必有主要矛盾和非主要矛盾,不同地位的矛盾间互相联结、互相依赖,且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对付这样的局面,既要用主要精力抓主要矛盾,又不能放弃非主要矛盾,还要预察主要矛盾的推移转化,要追随主次矛盾的转变即时调整应对的手段。这套方法被形象地比喻为“弹钢琴”。弹钢琴是十个指头轻重不一、重心转换、有序弹奏,正反映了领导活动中围绕中心工作、安排全盘秩序的科学方法,体现了唯物辩证法指导下的一种高超的领导艺术。

  根据质、量、度相互规定的精深原理,要求领导工作一定要胸中有“数”。特定质的事物对应着特定幅度的数量,超出了这一度,就失去了特定的质。这一关系要求领导在工作中,“对情况和问题一定要注意到它们的数量方面,要有基本的数量的分析。”如果不注意决定事物质的数量界限,一切都是胸中无“数”,就不能避免失误。《党委会的工作方法》根据当时土地改革中划分成分等实际政策问题,说明了数量分析的必要性,把胸中有“数”确立为把定政策的精准方法。

  提出了划分正反事物界限的原则和方法。唯物辩证法认为,事物的性质是由占支配地位的矛盾主要方面决定的。《党委会的工作方法》提出,认识一个事物的性质,应当搞清正反两种因素在该事物中的数量对比,根据矛盾主要方面的性质,确定事物本身的性质,进而采取肯定或者否定的不同态度。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及“十个指头弹钢琴”的工作方法:2016年年初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强调:“要学会运用辩证法,善于‘弹钢琴’”;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谈到去产能、去库存等问题时指出,“搞好基础数据测算,善于解剖麻雀,把实际情况摸准摸透,胸中有数,有的放矢。”唯物辩证的工作方法,在党中央治国理政实践中正得到广泛的发挥应用。

    用知行合一精神要求党内的“关键少数”

  “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是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提出的重要命题,《党委会的工作方法》针对各级党委会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做出关键性的指导,同时强调了狠抓不放的实践精神,又对党的各级主要领导提了更多更严的实践性要求。

  《党委会的工作方法》提出了党委对主要工作要“抓紧”的工作态度,强调“抓而不紧,等于不抓”,这就把践行、实干行为看成了一项特别的工作方法,赋予了实践精神以方法论的意蕴。同时,《党委会的工作方法》要求领导者力戒骄傲,认为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明确提出了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制止歌功颂德现象等几项禁令,要求领导者保持艰苦奋斗作风。运用知行合一精神要求党内和各级党委的主要领导,这也体现出了共产党人的一种思想境界。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多次强调“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主张“一分部署,九分落实”,要求全党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落实工作部署。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强力开展反腐败斗争,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明确了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的思想理念,《党委会的工作方法》的思想精神正得到充分弘扬。

  六十七年前,在人民解放战争争取全面胜利的历史关头,毛泽东写下了《党委会的工作方法》,对加强党的建设,推动革命胜利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今天,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决胜阶段的开局之时,重温党的建设的这一重要文献,能深深体会到党的政治规矩、工作方法和思想精神的承传性和一贯性,能使我们获得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方法指引。

    (摘自《光明日报》2016年3月27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