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周仲高:广东人口发展态势分析

人口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具备适应经济发展要求的人口,是保障经济顺利达成目标的前提。随着我国人口发展步入“后人口转变”阶段,广东人口发展已步入关键转型期,人口省情出现了新的变化、机遇和挑战。整体来看,当前广东人口继续保持稳定增长的态势,但增长速度明显放慢;人力资源供给与需求整体平衡,但以创新型为主导的经济增长对人力资源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提供符合经济发展需求、助推创新型经济增长的优质劳动力成为全省人力资源发展的必然选择。

广东人口发展呈现六大转型特征

当前广东人口发展变化呈现出一些显著的“拐点”特征。

一是人口数量增长速度整体放缓。一方面,人口自然增长动力有限,出生人口数量尽管因生育政策调整而出现了小幅反弹,但这种反弹更多是过去累积生育效应的释放,生育高峰并没有真正形成;另一方面,大幅度人口机械增长的空间已不存在。

二是家庭小型化态势明显。2015年末,全省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3.20人,比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3.25人减少了0.05人,家庭结构小型化态势难以逆转。

三是人口结构出现了新特征。广东人口结构正呈现出家庭小型化、人口老龄化、人口高龄化和家庭空巢化的“四化叠加”现象。

四是人口城镇化水平稳步提升。2015年末,全省常住人口中城镇化率达到68.71%,比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提升2.53个百分点。人口城镇化水平的提升,有利于促进人口有序转移、城市空间扩张、社会结构转型和个体角色转变等目标的同步实现。

五是人口流动仍然频繁。2015年末,全省常住人口中人户分离比例达到29.51%,远高于21.29%的全国平均水平,广东流动人口规模约占全国总流动人口规模的10.95%。

六是人力资源发展步入结构调整期。广东人力资源发展进入“数量减少难以避免、质量提升时不我待”的重要历史阶段,主要表现在:劳动力占总人口比例呈现逐年下降态势;劳动力质量整体不高。根据2015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分析,广东劳动力整体受教育程度以初中、高中阶段教育程度为主体,占69.82%,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占比为14.38%,劳动力素质提升任务依然艰巨。

 

根据2015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分析,广东劳动力整体受教育程度以初中、高中阶段教育程度为主体,劳动力素质提升任务依然艰巨。

图为广东东莞一家工厂的生产线。图片来源:CFP

广东人口发展面临两大挑战

转型后的广东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联系最紧密、最急需解决的两大挑战是人口快速老龄化与人口质量竞争力不足。

当前广东的人口老龄化趋势不可避免。人口快速老龄化,至少会带来三重风险:首先,社会负担加重,养老金收不抵支。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人口结构变化,既使养老保险基金的来源逐渐减少,又使养老保障基金支付额不断增加,将使政府面临巨大的财政压力和社会负担。其次,劳动力供给不足,经济增长受阻。国际普遍认为,人口老龄化通过影响科技水平、劳动力与物质资本等经济增长要素,将减慢工业化国家经济增长的速度。最后,老年社会运行不畅,老龄治理难度较大。对于老龄治理,当前尚未形成成熟的治理思路,老年社会如何运行,未知的部分远远大于已知。广东要力图走出未富先老和落漠无依的老年社会泥潭,必须未雨绸缪,尽早应对以赢得先机。

同时,现阶段广东人口质量竞争力明显不足。步入结构调整期的广东人力资源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劳动力供给不匹配,劳动力供给不充分。相对于人口规模,广东人口质量竞争力明显不足。以高等教育人口比重(受过大专及以上教育人口占6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为观察指标,2015年广东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为11.99%,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34个百分点,在全国排在第19位。从省域比较来看,广东高等教育人口既远远落后于北京(42.34%)、上海(28.7%)和天津(23.33%)等人才聚集之地,也与江苏(16.42%)、浙江(14.66%)等沿海发达地区存在较大差距。

把握三大主线应对人口问题

人口问题具有基础性、规律性和周期性,因此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广东当前面临的各种人口问题都会长期存在,所以需要有战略思维、提前布局。综合来看,应对转型后的广东人口问题,需要把握三大主线。

一是围绕人口结构特别是人口老龄化问题提前布局。面对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建议政府要重视人口老龄化发展战略的研究,尽早出台标本兼治的老龄政策。人口老龄化的根本解决之道仍在于变老年社会为年轻社会,或在老化进程中延缓老化速度甚至是阻止老化进程。在一个地区范围内,减少老年人口和增加年轻人口均可通过人口迁移政策来实现,但人口的迁移不纯粹是人口政策问题,其背后依附的是人口的自主选择性,因此,其政策空间也是有限的。

二是针对人口质量问题集中发力。按照人口变动规律,人口红利的消失不可避免。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区域间的竞争将主要是争夺人才,提升人口质量竞争力。与利用劳动力数量优势释放体力的人口红利不同,未来要发挥人口的积极效应,关键是通过深化改革,形成有利于人力资本积累和开发的环境,带动社会资本的良好运转,充分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促进经济增长。

三是创新人口治理,先行先试。广东在人口治理方面的创新已有很好基础,例如,中山市率先试行的流动人口积分制,现已推广到全国。在新常态下,人口发展需求更趋多元,提升治理能力至关重要。广东要继续发挥人口服务管理改革的引领作用,在营造便利化、国际化和法治化发展大环境方面继续加大力度,营造优良的人口环境。要通过创新人口治理,实现不同群体共享经济发展成果,满足人口发展的多样化、个性化需求;要通过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不断提升城乡居民的幸福指数,提高家庭的发展能力,提升人口治理能力。

(作者单位: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