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丘杉:把握全球化进程大方向确定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路径

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供支撑,使命光荣,困难不少。要完成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的新嘱托,笔者认为需把握如下三点:

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开放思想,把握好内涵和要求

习近平总书记对于开放的总体布局是:坚持出口和进口并重,推动对外贸易平衡发展;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提高国际投资合作水平;深化涉及投资、贸易体制改革,完善法律法规,为各国在华企业创造公平经营的法治环境。我们将统筹双边、多边、区域次区域开放合作,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推动同周边国家互联互通。对于加工贸易大省的广东,尤其更要牢记总书记“提升加工贸易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促进沿海地区优化转型”的要求。

习近平总书记对沿海地区的开放要求是:形成引领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的开放区域,培育带动区域发展的开放高地。总书记要求广东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供支撑,是对“开放高地”要求的具体化。“支撑”比“高地”更含有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意思。除了做大做强,做好支撑还必须提供平台拉动其他地区的开放、必须发挥国际国内市场的通道桥梁作用;必须能为国家争取到更多的国际话语权,并且能为全国的开放型经济体制机制创新提供经验。

可见,把握总书记重要批示的要求,必须以习近平开放思想为指导。只有深刻理解、领会总书记的战略思维,做好开放支撑才有压舱石和定盘器。

找准全球化的新方向,把握国际竞争新趋势

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是面向国际的,引领国家参与国际竞争是己任。广东要做支撑,必须对标国际标准,只在国内领先是远远不够的,不能只盯着上海、长三角等城市和地区。现在实力最强的美国强在哪里?其中一个强就是有强的地区中心。新加坡原总理李光耀曾经说过:“美国竞争力的另一来源,是有许多遍布全国各地并相互竞争的卓越中心。东岸有波士顿、纽约、华盛顿;西岸有伯克利、旧金山;中部有芝加哥和得克萨斯。这些中心十分多元化并会相互挑战,不会墨守成规”。广东一定要对标国际发达国家的发达地区,要敢于跟上面提到的那些美国中心地区和伦敦、东京等世界一流经济带作正面竞争。

对标国际,一定是在全球化背景下进行的,开放型新体制建设,必须把握全球化新趋势,一旦找错方向就会扑空。当前世界经济低迷,逆全球化思潮抬头,不确定性大大增强。全球化进入复杂状态,未来是什么方向?美国学者康纳在《超级版图》一书中提出:全球化正在进入超级全球化阶段,一幅全世界范围内互联互通的超级版图正在形成。何谓互联?传统的国界线表示国与国的隔离,强调本国的国土主权,限制人员、资本、资源、技术的流动,而在互联时代,国家必须选择与其他国家、其他区域连接,连接的力量远远大于政治和军事的力量。以关税减让为主要特征的传统全球化,最多能推动世界经济增长5%,而以互联互通为主要特征的新型全球化,将推动世界经济增长10-15%。

广东要跟进这个新方向。今后要重点瞄准供应链角力,向外拓展资源、生产、服务、消费的连接,连通全球各大市场,打造属于自己的未来超级网络版图。

以服务贸易引领内部优化升级,以“一带一路”完善外部布局

广东的对外贸易体量长期是全国第一,但内部结构问题多,开放经济转型正处于关键阶段,调整外贸结构有成效,但增长方式仍未彻底转变。面对如此多的困难要跨越,主要路径在哪里?笔者认为仍然要把服务贸易作为优化升级的重点方向。通过服务贸易竞争力比较可以发现,我国服务贸易的发展还非常滞后:2015年,服务贸易国际市场占有率(%)中国是6.0,而美国是14.5;服务出口占该国贸易出口总额的比重(%)中国是11.12,美国是31.08;服务贸易比较优势指数(TC)中国是-0.24,美国是0.19。这些指标表明,发达国家仍然是世界服务贸易的领头羊。我国在贸易分工上处于非常劣势的地位。今后重点要在信息技术、跨境电商、工业研发与设计、文化创意等领域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加快建设服务贸易公共平台,深入推进外汇管理便利化、完善服务贸易统计制度,优化便捷通关机制,加强高端人才引进,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外部布局的改善靠“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中国向世界提出的最重要合作设想,也是迄今受到最广泛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紧紧跟进习近平总书记“一带一路”倡议,对广东而言不光是响应号召,而是作支撑的关键点。广东要围绕这个构想落地生根、深耕细作、持久发展。一是自己投资项目,搞大型基建、专属园区,推动能源、产能对接;另一个是跟着“项目和资金”走,和相关中央部委签署《合作备忘录》,盯住100家大型央企,为大企业的沿线投资做侧翼。在大型项目上下游、产业集群、生产服务、项目分包、监理上觅得商机。广东一定要抓住关键的标志性工程,力争尽早开花结果。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经济所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