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丘杉:探索自由贸易港打造广东开放新高地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自由贸易港成为热议的话题,改革的新聚焦点。作为承担着总书记嘱托要“为全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供支撑”的广东,更要对此积极探索,尽早起步。

自由贸易港简称自由港。是指设在国家与地区境内、海关管理关卡之外的,允许境外货物、资金自由进出的港口区。自由港有两个特点比较突出:一是实行绝大部分商品零关税政策,以高增值服务提供进出口贸易、转口贸易、服务贸易与仓储、加工等服务;二是金融自由化程度极高,外汇自由流动、货币自由兑换,能有效促进离岸金融业务的开展。

探索自由贸易港,是顺应全球自由贸易园区逐步向多功能、综合型、枢纽型方向发展这一趋势。自由港功能相对丰富,兼具传统物流集散和高效综合服务的枢纽,可以利用优越的航运和地理条件,建立四通八达的运输网络。

因为贸易自由,它能吸引大量集装箱前去中转,便于打造国际物流航运中心;而且它的金融市场化程度高,便于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其中典型的代表是新加坡和中国香港,这两个城市目前排名世界集装箱港口中转量第一、第二位,而且均是位列前茅的国际金融中心。

探索自由贸易港是适应国际化新趋势的需要。当前全球化已转向以“互联互通”为主。一个国家重要性的根本决定因素不是其地理位置或人口规模,而是其互联互通程度,即在地理互联、经济互联、数字互联层面上是否深度参与全球资源、资本、数据、人才和其他有价值的资产流。世界经济论坛和贝恩咨询共同展开的一项研究表明,“供应链的顺畅衔接可能令全球GDP增长5%,而落实现存所有世贸协议仅能让GDP增长1互联互通全球化框架下,自由港因为能汇聚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成为网络枢纽节点,因此可以掌控大范围资源,引领全球化。

而且,广东具有探索建立自由贸易港的良好条件——一是现有自贸片区已经取得丰硕成果。南沙、横琴和前海三个自贸片区,在制度创新方面已经有许多成果,“负面清单”外资管理新模式已初现雏形。“准入前国民待遇”下的公正、公平的国际营商环境建设正有序推进。比如最重要的金融创新,已向国际化、自由化靠近,这为自由贸易港探索提供了制度创新实验的基础。

二是拥有全球顶级港口和世界航运网络链接。得益于优越地理位置、雄厚工业基础和兴旺的对外贸易,广东目前已有两个位列国际前十位的港口。2016年深圳港集装箱运输第3位,广州港第7位。这些联动型的珠三角港口群,为自由贸易港的探索提供了必备条件。

三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快速推进,为未来广东自由港和港澳连片提供了想象空间。随着201771日《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签订,大湾区成为我国重要的科研、研发基地和创新中心,将会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如果在广东设立自由贸易港,将直接香港和澳门无缝对接,有助建设开放度最高的世界级城市群。

如何加快探索广东自由贸易港的方式和路径?

一是要不断制度创新,减少体制障碍。尤其要通过推动现有自贸区的改革深化,对金融领域继续松绑,建设更为适应国际化要求的外汇管理制度,不断创新金融服务功能,为自由贸易港的完全金融自由化提供坚实基础,扫清体制性障碍。

二是要推进港区联动。港区之间相互推进将是汇聚要素,要促进自贸区片区和港口的连线,尤其南沙片区要和广州港;前海片区和盐田港;横琴片区和珠海港要加快对接,可以设立专门的封闭式物流通道连廊,相互串联,形成港区联动格局,为未来设立自由贸易港提供联动式物流网络。

三是要利用毗邻优势,借鉴香港自由港建设专项经验。香港作为老牌自由港,它的金融管理架构和国际管理制度尤其值得借鉴,广东自由港的探索需要朝着和香港动能互补和无缝对接方向去发展。

(作者是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经济所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