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活动 > 详细内容

第十六届“产业集群与区域发展”学术会在我院举行

        编者按:2017年11月11日,由中国产业集群研究协调组和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第十六届“产业集群与区域发展”学术会议在广东社会科学中心召开。会议上来自国内著名高校和研究机构的数十位专家从各自的专业背景,探讨了国内不同地域、不同产业类型探索产业集群的发展路径。       

     本届“产业集群与区域发展”学术会议聚焦于创新全球化背景下产业集群发展的新趋势和新变化,深入探讨新时期产业集群转型与升级驱动区域发展的新模式和新机制,对促进我国产业集群和区域发展的理论研究与政策实践将产生积极而重要的影响。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山东大学、广东社科院等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纷纷提出了对产业集群发展学术性和专业性的观点。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王珺教授:广东目前共有419 个专业镇,广州深圳两大城市的技术和产业外溢效应非常明显。现有的理论(世界银行,2009)认为,总部设在大城市,生产在专业化程度较高的周边地区。两者互动越频繁,相互分工就越明显。但研究数据显示,与广深两市互动越频繁的专业镇并没有呈现专业化程度深化的特征,而是呈现产业多样化特征。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与现有理论不一致情况?他认为有三个因素:一是当前处在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革命浪潮中,特征是产品与产业周期大幅度缩短;二是大城市是创造资源的聚集区、结构转型的先行区,扩散发展的发动机,大城市的新兴产业发展越快,向外转移的产业越多,临近专业镇的产业更替速度也越明显;三是大城市的外溢程度会随着距离的延长而递减。之所以现有理论没有关注到这个问题,因为有关城市经济多样化(Jane. Jacobs )与地方经济专业化(Marshall)都是一种静态描述,而没有观察一个地区的动态变化过程。特别是在新技术变革加快、产业转型加速下,临近大城市的专业镇产业具有随大城市产业变动而变动的定型与不定型并存的适应性特征。随着大城市聚集与扩散能量的日益增强,周边地区包括专业镇的产业形态也会不断发生相应变化。产业定型与不定型的并存与交替构成了临近大城市的专业镇产业变化的典型特征。

浙江大学魏江教授: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集群内部企业中几乎失效。在集群发展早期,企业往往注重版权注册、商标保护以及专利申请,这是基于知识产权独占性基础上的保护模式,但由于市场失灵及制度失效,这种独占性的保护模式发生了变化,企业变得更看中自己在当地的声誉。在浙江的产业集群发展过程中, 产业集群知识资产治理机制逐步形成了新的趋势,通过产权保护、社群规范和本地规制三者联动形成当地化的专业镇或特色小镇,作为法定范围的知识资产治理。这种改变使集群内部企业的创新者得到保护和尊重,让模仿者承受强制性的、模仿性的、规范性的合法压力。这是中国有特色的制度创新,也是今后鼓励产业集群内部企业创新的方式。

东南大学胡汉辉教授:政府在引导产业集群发展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进入新世纪后,江苏面对广东和浙江的产业集群发展的压力,开始思考并探索具有新型工业化特点的产业发展模式。2003起政府在规划发展方面,先后经历“培育产业集群——推行产业转移——创建特色小镇”三个阶段政策引导,通过给予政策支持,因地制宜,引导按照不同的发展方式和目标促进科学和可持续的发展。江苏政府引导下的产业集群发展,顺应了“新型工业化”、“苏南苏北均衡发展”的时代潮流,注意顺应产业从“分散-集聚-集群”的发展规律,基本取得了预期的目标。江苏具有全国典型的“不均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因此,产业集群将会继续有其发展的空间和生命力。

北京大学贺灿飞教授:出口产品升级研究是产业升级和集群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他通过构建“集聚经济-区域生产能力”的分析框架,从空间的资源特征视角解析空间在升级过程中的作用,强调升级过程企业——区域的多尺度互动的影响。中国出口产品升级存在两条路径:一是产品质量提升,即跳得高;二是产品技术复杂度提升,即跳得远。跳得高和跳得远相伴发生且存在显著的区域差异。企业升级过程中,跳得高和跳得远共存于企业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向远处跳跃伴随企业整个生命周期中,而企业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开始向高处跳跃,升级企业生存率更高,且质量升级成效优于技术复杂度升级。中国出口产品升级的区域差异是区域产品生产能力和区域集聚经济溢出效应共同作用的结果。建议因产业和因地制宜的制定产业政策,促进中国出口产品的升级;培育区域产业发展环境,提高“空间”对企业升级的支撑和促进作用。

华东师范大学曾刚教授:西方创新经济地理学无法完全解释中国现实,西方国家经历了从地方领先向全球扩张(跨国公司)的过程,中国则经历了从学习模仿到自主创新的过程。通过对长江经济带装备制造业创新网络空间格局及其机理研究,他认为,高校、大型企业是我国创新网络中最重要的主体,与欧美国家创新网络中中小型企业的核心地位不同,这可能与公益性跨界社会合作组织发展迟缓有关;校友(大学)是我国创新网络个主体联系的重要纽带,与欧美国家创新网络的地方文化环境为核心要素不同,这与中国“关系”商业文化特征(弥补信誉不足)有关;国家、大城市是我国创新网络最重要的空间载体,与欧美国家创新网络中国家联盟、中小城市担当的重要作用不同,这与中国政府超强的创新资源控制能力有关;全球力、地方力交互作用而形成的具有地域特色的全球-地方创新网络占有突出地位,应该修正全球生产网络、区域创新系统理论。

河南大学苗长虹教授:我国集群增长与转型的主要有以下特点:除苏北、皖北、湖北、黑龙江、西南地区外,产业集群增长率整体较高 ;东中部呈增长趋势的行业数量更多,西部除成渝地区外整体数量较低;大城市呈增长趋势的行业数量比中西部多,下降趋势的产业比中西部少;东部为增长态势的行业数量高于中西部 ;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集群主体的城市数量正逐渐减少,资本密集型产业为主体的城市数量上升明显;长三角及珠三角地区集群产业结构水平较高,中部地区转型优化趋势明显。他分析了路径依赖、路径创造与集群成长的关系,认为:路径依赖不利于产业集群的增长;从不同规模城市看,路径依赖对大中城市的产业增长存在负向作用,对小城市的影响却不明显;从不同产业类型看,路径依赖对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消极作用更大,路径创造有利于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增长;从产业集群转型看,路径创造比路径依赖更有利于集群的转型。

清华大学蔡继明教授:产业集群离不开人口的集中、土地的集约利用这两大要素。大城市聚集了优质的公务服务资源和产业集群,只有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才能提高我国的城市化进程,实现产业集群的发展。除了人口资源的配置,还需相应扩大土的有效供给。要深化土地制度改革,让市场决定土地资源配置,城乡土地同地同权同价,赋予农民宅基地完整的用益物权。按照宪法的规定把征地行为严格限制在公共利益需要的范围内,对于工业化和城市建设中非公共利益需要的土地,在符合城乡统一规划的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以形成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要适时对土地法律法规进行全面修改。

东华大学顾庆良教授:时尚中心城市形成的转折点是产业革命。产业革命改变了生产和生活方式,从而改变了时尚产业布局,成为时尚中心城市演进的推动力和影响因素。如今,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轮产业周期已经开始,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它将比以往任何一次工业革命对时尚产业影响更大,将改变传统的时尚中心城市发展,也将催生新的时尚中心城市。因为创新规模效应、极化效益,中国在时尚产业的技术创新和应用引领作用已显现,抵消劳动力成本。中国时尚产业将继续领先贸易和生产规模。新产业革命中中国时尚产业将会蜕变,改变在国际时尚创新格局中的角色,从制造者向创造者转变。

在分组研讨会议阶段,20多名专家学者围绕主题分别作了专题报告,并与参会者进行充分的研讨交流。

(根据会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本人校对修改)

(文/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