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活动 > 详细内容

第六届中国南方智库论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编者按:11月22日举行的第六届中国南方智库论坛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主题进行深入研讨。专家们认为,经济一体联动、社会全面融合、在体制创新中寻求最大公约数,是大湾区发展的关键。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广东广播电视台、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等联合举办的 第六届中国南方智库论坛,11月22日在广东社会科学中心举行。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慎海雄出席并讲话。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江、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范恒山、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澳门经济建设协进会理事长杨道匡等知名专家学者出席论坛。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共180余人参加本届论坛。

慎海雄部长指出,本届论坛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作为主题,是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具体体现,也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重要批示精神的又一扎实举措。他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粤港澳合作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广大社科工作者要紧紧围绕十九大报告提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开展深入研究,拿出富有前瞻性、针对性、储备性的高质量研究成果,为广东参与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供智力支持。

新时代坐标中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支持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粤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等为重点地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互利合作”。专家们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为粤港澳地区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江认为,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建设必将促进城市群在更广泛领域开展更深入合作,该区域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迎来新一轮的创新发展高潮,为“一带一路”建设做出重要贡献。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从十九大报告中两个百年目标建设出发,从现代化制度建设的高度,认为大湾区要突破制度障碍,实施制度创新,建世界级的自由贸易区。

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认为,粤港澳大湾区要在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发挥先行引领、示范带动作用。

新华社瞭望智库董事长吴亮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是全球最具活力的增长极,可率先建成国家现代化现行示范区。

澳门经济建设协进会理事长杨道匡先生认为,CEPA的合作是建设三地更紧密的经贸合作关系,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是粤港澳城市群的全面深化合作。

体制创新是大湾区发展关键

专家们认为, 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需要直面的问题是,粤港澳三地实行不同社会制度、采用不同法律体系、分属不同的关税区,且城市间、地区间发展不平衡,诉求、利益也不尽相同。在这一现实情况面前,如何进一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专家学者们几乎一致认为关键在于体制创新。

张江指出,经济一体、社会融合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路径。他对粤港澳经济一体发展以及分工协作进行分析,他强调粤港澳合作必须突破区域规划。他强调文化认同的作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社会融合,就是三地民众在频繁往来中的认同感、归化感二合一的过程,随着这一过程的深化,最终达到国家、区域的认同和归属。

  范恒山指出,粤港澳大湾区这一地区有很多优势,但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协调性不够强。不仅存在同质竞争,还存在行政分属、各自为政的问题。通过深化合作形成一体联动的格局,不仅应当成为制定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的核心所在,也必然成为大湾区建设发展的保障所在。“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智慧、机制、平台,也需要胸怀、魄力、远见。” 推进一体联动需要进行深层体制创新探索,通过探索形成连接三地的体制通道,找到体制创新的方向,寻求三地规则可接轨、可打通的最大公约数。他从树立平等意识、坚持一体规划、制定行为准则、建立协调机制、共建合作园区、探索通行体制、实行联办模式和打造创新平台八个方面提出建议。

  郑永年认为,如果粤港澳大湾区不在体制上进行创新,那就只是物理上的一种调整,不能产生化学反应。他建议中国实现全面的单边开放,加强中央层面的协调,加强体制整合,推动体制的现代化,形成新的制度、新的模式,建设“一国之内的欧盟”。

杨道匡认为,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首要解决的是三地制度衔接的问题。他以港澳居民往来内地碰到的障碍为切入点指出,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政府有很多关节没有打通。他建议,要消除政府层面的障碍,比如实现通关更为便利化,为粤港澳合作提供机制方面的保障。

以公共品合作为突破口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涉及很多方面,要进行体制创新也面临千头万绪,专家们建议,从公共品入手率先进行体制创新。

  杨道匡认为,在未来大湾区城市群合作中可以首先选择公用事业为突破口,如成立粤港澳三方组成的股份公司,在供水、供电、环境保护、垃圾处理等民生问题上共同投资、管理,让粤港澳大湾区居民感受到湾区合作的成果,从而进一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的合作。

  王珺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初期合作可以聚焦在公共品方面,包括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和制度环境,因为这既是政府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也是推动区域内要素流动的前提。现在做产业规划,应该有一个长远的规划,要建立在公共基础设施先完善的基础上,使要素能够更充分地流动,形成各地区的产业集聚,这样才有各地区的专业化特征。

    构建广东开放新优势

    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广东应当发挥怎样的作用,也是与会专家学者关注的焦点。

迟福林认为,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广东的关键作用在于加快开放转型,尽快形成全面开放新优势。重点是以服务贸易推进开放转型。服务贸易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推动全球贸易进程与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推进开放转型,不仅可以加快形成广东对外开放新优势,还可以进一步突出广东在我国开放全局中的战略作用。他建议,把服务贸易规模达到2200亿美元、服务贸易占外贸比重达到20%,作为未来几年广东开放转型、形成开放新优势的硬约束。

王珺认为,“广东过去的改革开放,就是通过开放推动发展,找到标杆、找到差距。”加强粤港澳三地的合作,广东可以从优化自身营商环境入手,广东需要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提升营商环境的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水平,在营商环境上缩小与港澳地区的差距。广东应对标学习香港营商环境,先把自己的营商环境做好,好的营商环境增加了更多合作空间和可能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认为,“我们需要利用新技术、新发展,构建超越政府的新发展框架,把粤港澳大湾区放在新的世界发展的潮流中,把握大势,继续引领广东发展的2.0。”改革开放是广东发展的1.0版本,通过改革开放很好地利用了港澳积累的经验、技术、资本,也带动了广东发展。未来,广东要利用现有基础发展智能化制造业,引领新经济的潮流,开创新的外向发展空间,着力发展产能合作、构建内外经济连接。

(根据会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本人校对修改)

(文/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