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特色小镇发展新经济须有“开放”精神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受访者供图

作为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抓手,特色小镇一头连着乡村,一头连着城市,是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实现乡村振兴的有效载体。

当前,我省特色小镇建设氛围浓厚。今年8月,全省首批36个特色小镇成为全省特色小镇创建示范点。根据省发展改革委、省科技厅、省住建厅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特色小(城)镇建设的指导意见》,到2020年,广东将建成100个左右产业特而强、功能聚而合、形态精而美、机制活而新的省级特色小镇,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与传统的专业镇、建制镇相比,特色小镇有什么不同?广东特色小镇建设有何优势和特点?又该如何避免走入建设误区?针对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广东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专访。

王珺建议,特色小镇发展新经济,必须有开放的精神。要勇于接受新技术、新事物,强化对外交流,抢占新技术的制高点,融入全球分工、全球竞争的产业体系中。

广东省社科院现代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谷雨对此文亦有贡献)

特色小镇的概念更强调

南方日报:在广东,我们已有专业镇、中心镇,历史文化名镇、互联网+小镇等等多种多样的小镇概念,那么,特色小镇应该在哪里?与我们既有的小镇有何种区别和联系呢?

王珺:近期,发改委等国家四部委在《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特色小镇的政策概念,即特色小镇是在几平方公里土地上集聚特色产业、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相融合、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与广东既有的各种小镇政策相比,特色小镇的政策概念强调与建制镇的区别,强调空间、功能上实现产城人融合。概括地说,特色小镇的概念更强调

从学理上看,特色小镇的本质是产业集群。从广东的经验看,特色小镇是广东产业集群(专业镇)发展到新时期分化趋势的产物。广东产业集群的分化趋势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产业集群的专业化,这形成了一类特色产业显著,文化、旅游、社区等其他功能居于辅助地位的特色小镇,以工业性的产业类特色小镇最为明显。二是产业集群的多样化。由于多样化存在多种因素,所以可能存在创新特征显著的特色小镇,也有文旅特征显著特色小镇,或其他类型的特色小镇。这种多样化使产业基础、发展阶段不同的地区均存在不同的发展机遇,可以结合自身实践,突出“特色”的功能定位,走出一条本土化的特色发展之路。

南方日报:我们该如何划分或识别不同类型的特色小镇?同时,特色小镇应该如何凸显自己的特色呢?

王珺:特色小镇的这种划分的本质是产业集群的地理划分。自产业集群理论提出以来,集群边界的地理划定就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但在集群政策中,我们必须有一个政策抓手,从块块考虑,自然会将特色小镇划分在行政地域;从条条考虑,则会以产业特征来分辨特色小镇。

但是,落实到真实的发展实践中,多个产业集群在同一地理空间通常共荣共生,无法明确切割;产业集群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会扩张或萎缩,地理边界也处于变动状态。从广东的实践来看,经历多年的发展,广东集群已不仅仅是限定于乡镇地理范围的专业镇,可能是小范围的产业平台、产业园区,也可能是更大范围的特色城市、特色地区;从城市化的角度观察,部分产业集群地区也不再是城镇的面貌,而是典型的城市形态。所以,才是分辨特色小镇的核心标准。

通常产业形成聚集以后,特色小镇就已存在发展的基础。未来的演变,即特色的形成则取决于发展机会、产业特性等等多种因素。特色小镇要综合考虑自身所处的产业链地位、技术层次、发展机遇与挑战,甚至考察适应产业发展的环境条件、文化条件,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发展策略,才可能形成自己独特的优势。

广东专业镇在转型中形成特色镇群

南方日报:我们发现,广东有着不少传统产业和特色优势产业的主要集聚地,这些专业镇起步很早,走在全国之先。但为何在打造特色小镇上,尤其是相比起浙江、江苏等长三角地区,广东的步子看上去迈得并不快?在建设特色小镇上我们能否继续沿用专业镇的发展思路或者倚借专业镇已有的基础?

王珺:其实,并不是广东特色小镇的步子迈得不快,而是珠三角地区许多优势传统产业的专业镇走向了城市化和产业多样化的道路。一方面,珠三角地区快速的城市化使得10多年前许多仍被定义为乡镇的地区演变成典型的城市。比如佛山的狮山、东莞的长安,都是容纳数十万人口的城市地区。这种快速的城市化趋向使得广东大量专业镇传统密集区演变成城市区,与浙江模式的特色小镇的形态显著不同。另一方面,由于深圳、广州等大城市的影响,近年来,以东莞地区专业镇为主要代表,专业镇连续产业换代实现转型升级,原有的专业镇出现了多产业集群共居的现象,长安、虎门、厚街等许多专业镇都存在多个产值数十亿的集群。这使得传统专业镇的原有产业特征有所淡化,反而形成多元产业特征的产业集群。从另一个维度看,广东专业镇在实践中也形成了许多“特色小镇”“特色大镇”,甚至是“特色镇群”,比如开平塘口的碉楼旅游专业镇,比如以中山古镇为中心的中山西北-江门蓬江灯饰产业群。

特色小镇的政策与专业镇政策在理论逻辑、政策理念、执行主体、政策客体等方面都有所区别,特色小镇的建设工作在政策上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当然,在程序上,定规划、建平台、立政策的办法仍然可行。在选择政策客体时,专业镇、历史文化名镇、互联网+小镇等已有特色的工作基础,都可以作为特色小镇沿用的基础。具体到特色小镇,则应结合本地资源,以本土化的特色为核心打造产业平台、文化平台、创新平台,甚至依托互联网技术打造开放虚拟营商平台等,通过特色的打造形成新发展优势。

南方日报:广东省内珠三角地区和东西北经济发展不平衡,不能一概而论,那在打造特色小镇上该如何各有侧重地培育特色产业?在特色小镇创建过程中,政府、企业各自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发挥怎样的作用?

王珺:广东专业镇的布局呈现出工业镇主要集中于珠三角,农业镇主要分布于东西北等特征,这一方面反映了珠三角和东西北的产业层次,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珠三角和东西北的不平衡。在珠三角,特别是珠三角核心地区,城市化趋势明显,且大量承接广深的产业转移和创新辐射,培育科技创新类或产业类的特色小镇可能更具有比较优势的条件;而东西北地区虽然也有一定的特色产业基础,但囿于资金、人才、产业基础等既有条件,以农业为基础,嫁接文化、旅游元素,发展文旅类特色小镇也许比较容易成功。当然,东西北地区部分产业集聚明显的地区,比如枫溪陶瓷、廉江小家电等已具有一定品牌特征的地区,则还应该考虑以自身产业特色为基础建设特色小镇。

特色小镇的发展本质是产业集群的一个发展过程,特色小镇的建设则应该是企业为主体的市场行为。在小镇起步过程中,政府可以模仿其他小镇的建设经验,以产业导向引导小镇的集聚和发展。但是,当小镇集聚形成以后,政府则应逐步退出小镇建设的主导地位,将产业发展功能交还给市场来决定,而政府则应聚焦于基础设施的改善、发展要素的引入和发展政策环境的优化。

特色和开放是小镇发展的法宝

南方日报:我们该如何避免千镇一面,找准小城镇的功能定位?另一方面,特色小镇甚至被寄予发展新经济的厚望,您怎么看待?

王珺:我们固然可以肯定特色小镇的建设初期采用模仿策略的有效性,但从长远来说,模仿策略必然是特色小镇建设陷入恶性竞争的红海,无法实现独具优势的可持续发展。特色小镇的形成,是通过企业、市场、政府的协同行动的复杂系统而达成的。因此,寻找特色小镇的产业定位,既要考虑到产业基础,也要考虑到外部产业资源输入的机遇和挑战,还应考虑到与周边地区产业的关联和竞争,甚至还要考虑到规划产业的产业趋势和技术趋势。从上述多种因素的考虑中选择小镇的特色可能更为精准,可能更少走弯路。

新经济是近年来大城市外围和周边地区转型升级的一个趋势。浙江的云栖小镇、东莞的孵化器经济都可以纳入这个范畴。我之前已经提到广东产业集群的分化趋势,其中一个趋势就是距离高创新地区较近的地区,大量接受创新辐射,承接新产业,孵化新经济增长点。所以,特色小镇中确实有一部分是可以发展新经济的。

特色小镇发展新经济,必须有开放的精神。一是勇于接受新技术、新事物;二是强化对外交流,不要将未来孤立在旧的产业或经济模式上。新技术条件下,市场化的交流或交易必然会带来特色的分工,要抢占新技术的制高点的前提就必须融入全球分工、全球竞争的产业体系中。

南方日报:如何让特色小镇吸引人才,留得住人才?

王珺:人才有位才有为。如果没有具有一定规模的产业创新需求,是难以吸引科技创新人才的。产业具有聚集的经济规律,人才这种科技资源也具有聚集的发展规律。居住条件、薪资条件是吸引人才的硬性条件,而信息环境、交流环境则是人才集聚的软性条件。从专业镇的经验看,起步的特色小镇不得不采用不为所有但求所用的的人才策略,首先满足对本地创新需求的人才供给。其次产业提升的过程中加速城市化,缩小与中心城市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差距,通过一些优惠的人才政策引导人才向小镇流动。而你提到的房价可能阻止人口流入,固然是特色小镇建设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但也要辩证地考虑这个问题。房价的本质是地租的反映。高地租的作用之一是阻止低端产业的进入或淘汰低端产业,而保留高附加值的产业;而高附加值的产业通常可能伴随着高层次的创新人才。当然,高地租与人才良性关系的逻辑必须在有高端产业存在这个前提下才能成立。如果不能引入高端产业,那么虚高房价则是对特色小镇建设的严峻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