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王珺:促进新时代经济高质量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主要矛盾的变化主要是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居民收入不断提升的结果。

从物质文化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

从需求看,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已提升为美好生活需要。我国人均GDP水平从1978年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3%(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提高到2016年世界平均水平的80%以上,居民恩格尔系数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59%降至2016年的30.1%,接近了富裕国家的标准。从供给看,我国已从低收入国家上升为全球经济总量第二的中上等收入国家,部分产业已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以电子商务为例,10年前中国电商交易额还不到全球总额的1%,如今占比已超过40%,超过了美国、英国、日本、法国与德国的总和。2016年,中国与个人支付相关的移动支付交易额高达79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的11倍,全球262独角兽公司中,三分之一是中国公司,占其总估值的43%。中国正在从追赶型经济向创新型经济转变。从国际比较来看,用全球可比的麦迪森指标进行统计,在人均GDP2500美元提高到8000美元过程中,第一轮进入发达经济的国家中,英国、美国分别用了105年、73年,德国与法国用了70年;二战后第二轮走向发达经济的国家如日本、韩国,分别用了30年和17年,新加坡用了18年。我国人均GDP2007年的2553美元提高到2016年的8100美元以上,仅用了9年时间。

之所以短时间内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一个根本原因是,面对开放与发展中的新变化、新问题,我国持续地深化改革。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以后,对现有的体制机制进行改革的步伐就没有停止过。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原有的改革基础上,“推出了1500多项改革措施,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主要领域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改革的深化之所以作为关键的一招,对我国经济社会进步产生如此大的效力,是因为它一方面打破了原有体制中制约与束缚人们创造力的各种桎梏,另一方面逐步构建了与生产发展相适应的制度体系,从而激发了全社会各个行动主体的发展积极性,使人们的创造力与发展动力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极大地解放与发展了生产力。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理论,在生产方式中,生产力是最活跃的,也是不断变化的。生产力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人。人的行为是靠体制机制来激励、约束与引导的。有什么样的体制机制,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为,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例如,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我国绝大部分农村地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广大农村地区迅速摘掉贫困落后的帽子,中国因此创造了用世界上7%的耕地养活世界上22%人口的奇迹。

随着条件与环境的变化,人的行为动机也会出现变化。要使人们始终保持旺盛的发展积极性、主动性与创造性,必须根据生产力发展的需要,对现有的体制机制进行相适应的改革,破除不适合激发人的积极性的旧体制机制,构建适合调动人的积极性、主动性与创造性的新体制机制。从改革逻辑看,破除与构建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只有破除而缺乏构建,就会出现整个社会活而乱的局面。只有构建而缺少破除,新体制机制则难以成为行为的引导。十九大报告明确回答了破除什么样的旧体制与构建什么样的新体制问题,这就是“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吸收人类文明有益成果,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体现了改革的全面性。由于生产力发展是无止境的,人的发展动力也需要不断激励。因此,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将伴随生产力的持续发展而不断深入。

全面推进结构调整与优化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这表明,我国仍然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只是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发生了变化。换句话说,产能不足已不是我国经济发展中的最突出问题,当前的最突出问题主要表现为发展的不平衡与不充分,诸如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公共服务的供给数量与质量不平衡,以及产品和服务质量与效益不高等方面。新时代要解决好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需要坚定不移地全面深化改革,这是动力之源与有力保障。

第一,以深化改革为动力,全面推进结构调整与优化,实现供给体系的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不仅是指某一种产品或服务标准符合国际先进水平,更是指整个供给体系要有活力、有效益、有质量。要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需要加大力度调整结构,推进产业升级,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在市场经济中,结构调整与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要素自由流动以及市场化重组与并购等方式实现的。缺少这种实现机制,结构调整就难以有效推进。而要健全与完善这种实现机制,就需要打破各种行政垄断与准入门槛,需要构建更完善的社会保障网络,需要培育有效运作的资本市场,而这些都要通过改革来推动。向改革要动力,推动结构优化,进而实现供给体系的高质量发展,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与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第二,以改革增强创新激励,形成创新发展的长效机制,促使越来越多的资源与精力源源不断地涌入创新活动。由于创新具有比一般经济活动更大的不确定性,单纯靠市场机制不足以吸引更多的资源流入创新活动。这就必须要依靠改革,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创新活动形成更有利的激励,促使地方政府官员把工作重点放到创新活动上,让企业家愿意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创新活动,激励科学家更多关注科研成果的有效转化,推动广大技术工人更努力在产品与服务质量上精益求精。

第三,通过改革推进以治理现代化为重点的制度建设。在现代经济中,组织是一个重要的平台,如何使组织内部更有效运作、组织之间更广泛合作,需要更充分地发挥治理的作用,治理活动集中体现了参与者平等互动的过程。制度建设用一套参与者各方都接受的规则,把这种平等互动过程确定下来。以国有经济为例,十九大报告从两个方面对国有经济进行了明确阐述:一方面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另一方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这意味着国有资本要通过控股参股入股等方式,实现保值增值。国有企业要通过吸纳不同所有者的参股入股,发展混合所有制,提高企业国际竞争力。两种方式都体现了不同所有制经济的股权融合,但如果缺少以共投共治共享为原则的有效治理,难以实现国有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目标。这需要在有效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持续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