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评价 > 详细内容

“高铁效应”激发产业新活力
高铁中山站开通一年来,中山主动融入高铁经济圈

对于中山而言,“高铁效应”带动的绝不仅仅是旅游产业,它还为中山带来更多的人流、物流与资金流,生产要素跨城流动更加畅通。

20171月,首班高铁缓缓驶入中山站。

最近几天,重庆至贵阳铁路将开通运营的消息,让中国国旅中山公司副总经理温文飞感到相当兴奋。这意味着,往后中山市民的高铁游有了更多的线路组合可选。

一年前,在一阵轰隆声中,首班高铁缓缓驶入中山站。自此,中山迈入了直通全国、握手世界的高铁时代。过去300余天里,一条条白色蛟龙驰骋在高铁线上,拉近了中山与沿线地区之间的时空距离。

远邻变成了近邻,受益的并不仅仅是旅游产业。高铁效应让生产要素跨城流动更畅通,越来越多的中山智造也借着高铁速度加速布局全国。

1远邻变成了近邻

旅游产业焕发出新活力

刚刚过去的周末,中山聚创灯饰有限公司接待了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为了给刚装修好的房子挑选灯饰,他们萌生了乘坐高铁穿越大半个中国,边游玩边看灯、买灯的想法。在古镇买灯可选择的范围特别大,品种也特别多。虽然距离远,但我们边旅游边选灯,感觉还是非常轻松。何况高铁发展起来以后,我们在交通上也节省了很多费用。这对夫妇接受记者采访时笑道。

早上乘坐高铁出发,晚上即可在古镇吃上特色的中山菜,然后欣赏灯光秀表演、挑选心仪的灯饰。与之相似的工业游,正在中山越来越多的特色小镇上演。

20171月,中山站开通直达国内多个大中城市的高铁服务,中山的旅游产业也因此焕发出新的活力。中山国旅副总经理陈容钊表示,高铁动卧的持续升温,将各大城市、旅游城市点与点连在了一起,无形之中成了一张大网。因为有了高铁网,游客可以走到哪儿玩到哪儿,一天之内从南玩到北。过去一年来,许多游客都深切地感受到千里之外一步之遥的转变。

据统计,去年黄金周期间,中山接待城市过夜游客同比增长19.92%,旅游收入同比增长12.33%,许多知名景点的游客大增。其中,孙中山故里旅游区接待游客19.58万人次,同比增长39.97%;大涌红木文化博览城吸引了20万人次游客,同比前年增长一倍。

旅客更容易抵达中山,中山市民也可以更快地前往全国各地。借助持续升温的高铁游,过去一年,中山往昆明、贵阳、桂林等城市的旅游线路大受市场欢迎。一项统计数据显示,中山开通高铁一年来,从最初的日均发送旅客600人次上升到现在日均发送旅客近3000人次,高峰时期日发送旅客5500人次

以往搭飞机去机场,往往还要坐几个钟头车才能到景区。但高铁站距离景区就近得多,可以一路玩下去。比如,以前去龙胜梯田,你一定要到桂林,从桂林坐四个钟头车去。但现在中山人可以通过高铁直接到三江站,玩过三江侗寨,再去龙脊梯田只要一个钟左右,玩过龙脊梯田后就从桂林回来,不用再走回头路。陈容钊透露,他们旅行社去年坐高铁出游的旅客超过3万多人次。

温文飞告诉记者,单是去年暑假期间,中国国旅就有近500名旅客参加了贵阳一带的旅游线路。最近,抓住重庆至贵阳铁路将开通的契机,中国国旅正在筹备新的旅游路线。中山高铁开通一年,旅游行业确实体会到了实实在在的利好。未来除了希望中山站的高铁班车更加密集外,我们也期望中原一带的高铁线路能够连在一起,比如从武汉一路坐高铁去西安。目前研学游在中山越来越火,许多家庭对于文化旅游线路有了更多需求。西安是文化大省,如果这条线路能够接上,应该能大幅带动中山的旅游市场。对于高铁游的广阔市场前景,温文飞十分憧憬。

2融入高铁经济圈

生产要素跨城流动更畅通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

对于中山而言,过去一年受高铁效应带动的绝不仅仅是旅游产业,高铁效应正在持续为中山带来更多的人流、物流与资金流,生产要素跨城流动更加畅通。

不久前,2016—2017年度国家优质工程奖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颁奖。火炬区企业广东华尔辰海上风电公司参与建设的海上风电项目被授予该奖项最高荣誉金质奖,成为国内风电工程(陆上、海上)首个获得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的项目。

经过多年的发展,华尔辰目前已经是全国少数几家取得海洋工程施工资质,并拥有海上风电工程基础施工和风机安装业绩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华尔辰副总经理朱代炼告诉记者,华尔辰当初在中山创立,除了看中产业基础,也看中了交通发展前景。过去一年,高铁的开通令他们感受到了非常大的便利,高铁还助他们留下了不少人才与客户。

高铁未开通之前,从中山去省外哪座城市,都必须先去广州或者深圳转乘高铁,路上又容易堵车,每次都浪费很多时间,但现在就方便多了。我们公司的大股东在武汉,公司很多员工家也在武汉,现在乘坐高铁可以直接从中山到武汉,换乘时间大大减少。朱代炼笑道。

随着业务扩张,目前华尔辰的业务已经走向全国。朱代炼告诉记者,许多省外客户到公司来交流,第一时间会选择高铁出行。中山未开通高铁之前,华尔辰只能跑到广州南或者深圳北去接客户。但现在他们在家门口都能接客户,大大节约了时间,还提升了公司形象。

美迪斯集团是国内智能车库生产行业的龙头,谈及高铁的利好,该集团停车事业部总经理傅步源的感受与朱代炼相似。傅步源表示,高铁的开通大大节约了他们对接客户的时间成本。前些天一个湖南的客户一大早从长沙坐高铁前往中山,中午就到达美迪斯参观考察并签订合约,当天下午又返回湖南。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中山分院院长助理、研究员孙建认为,伴随着生产要素的重新配置,中山正在加快融入全国高铁经济圈,以高铁城市的身份进入全国区位优势的新一轮竞争。为此,中山更需要完善区域创新平台,建立健全区域创新创业系统,促进各类创新资源集成,激发各类创新主体、创业人才的创新动力。

3商业版图再扩张

更多中山智造走向全国

借助日益完善的高铁网络,越来越多的中山企业正在加快布局全国。

刚踏入2018年,中山产城创投园区梦工场就以盐城为起点,继而一路北上,对上海、大连、沈阳等5座城市及相关项目进行考察,开启全国布局之路。

产城创投园区梦工场创始人陈迩坦言,在任何一座城市,高铁的发展都能加强城市与沿线区域的联系,并带动相关产业发展。高铁对经济发展节奏优化、生产力布局、城市升级等各方面都有积极的促进作用。过去一年,产城创投大幅受惠于交通区位提升带来的城市联动效应的红利,全国布局速度不断加快。

比如,交通区位的提升对中山各大产业的升级将会有巨大促进作用,这可为新园区新形态的诞生提供更为深厚的产业基础。再譬如,我们产城创投所从事的行业,对高端产业人才的需求特别大,目前中山在这一块的人才储量本就不多,高铁的开通可为产城创投的人才引进带来更多选择。陈迩说。

自从公司总部从深圳迁往中山后,得益于产能的大幅释放,去年前三季度美迪斯集团的智能装备产值同比增幅就达到700%。高铁的开通,对美迪斯集团立足中山、布局全国的战略也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傅步源告诉记者,美迪斯集团是设备生产型公司,产品故障在所难免,不可能在每个地方都设置服务网点。开通高铁后,美迪斯集团一个售后服务网点的覆盖范围比原来增加了5倍。现在,凡是产品所到的地方,美迪斯集团都能安排售后人员在10小时内到达现场处理问题,为下一次的合作奠定基础。

声音

农工党市委会:

研究出台发展新战略

抢占高铁经济制高点

面对高铁经济时代的迅速来临,中山高铁站场规划建设、城市功能定位、城市公交配套等尚未跟上高铁快速发展的步伐。中山有必要认真研究、制订、出台高铁经济时代的发展新战略、新思路、新举措,抢占高铁经济发展的制高点。

一是及时修订各类规划,主动融入高铁经济圈。中山现有的各类规划已经难以适应高铁经济时代的新要求,要按照主动融入高铁经济圈的战略定位,对中山市及各镇区的国民经济发展规划、城乡体系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以及交通、物流、旅游、服务业等专项规划进行全面修编,以新的规划统领全市社会经济各项事业发展。

二是以高铁开通为契机,把我市建设成为全国知名的优秀旅游目的地。中山产业旅游资源、人文旅游资源丰富,可以全面整合各镇区旅游资源,加强沿线区域合作,统一宣传、策划、包装,进一步提高孙中山故居、大涌红博城、古镇星光联盟等特色旅游景区景点的知名度、美誉度,把我市建设成为全国优秀旅游目的地。

三是开展城市形象宣传,将中山站作为宣传中山的窗口。要将中山置于伟人故里、粤港澳大湾区、世界之林,从更高层面上推介中山的区位地理优势、人文资源、历史自然景观以及公共服务政策等,进而建设临站生态环境,开发临站绿色经济区。

产城创投园区梦工场创始人陈迩:

完善中山站配套设施

优化组团间交通系统

近年来中山轨道交通的利好消息不断,很多项目从构思进入到了建设和运营阶段。当前,共建粤港澳大湾区是最大的时代背景,各个城市在粤港澳大湾区这个大组团中各有不同定位。中山的高铁建设,也要围绕这个定位来开展,未来可以从几个方向来拓展:

一是长途高铁班线的开通要逐步拓展且更有针对性。目前中山站可直达的长途班线有潮汕、贵阳、桂林等,但路线拓展方向还有进一步的拓展空间。比如说,作为中国最具竞争力的两大区域,珠三角与长三角的直达路线迫切需要开通,以加强两大经济体的联系。而且,路线的设置除了考虑地域之外,还应多考虑产业的纽带联系。

二是以中山站升级带动岐江新城的项目推进。岐江新城未来将承载人口13—15万人,规划了总部基地商务办公片区、商务花园片区等七大片区。梳理山水格局,强调生态自然与城市空间的融合,集聚金融、科创、文化、生态、医疗、教育、居住等各类高端要素的岐江新城的打造,中山站的核心作用特别明显。

三是不断升级城市内部轨道交通运输系统。任何一座城市,高铁的发展都能加强城市与沿线区域的联系,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发展节奏优化、生产力布局、城市升级等各方面都有促进作用。当前中山正在大力推进组团发展,要激活各组团产业活力,让更多的镇区享受到高铁带来的产业辐射,就必须加快改善各组团内、组团之间的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