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评价 > 详细内容

二孩时代 爸妈上班 婴幼儿何处托管
调查显示,逾七成受访家长称“孩子照护问题”影响生二孩意愿,有省政协委员建议广州试点制定行业标准,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为职工托幼

广州黄花岗公园,市民带着小孩晒太阳玩耍。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0-3岁婴幼儿的看护问题更加凸显。


   0-3岁的婴幼儿尚未到上幼儿园的年龄,而双职工家庭的家长多忙于工作没有精力照看孩子,保姆素质参差不齐,隔代照料又常出现养育观念冲突。“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0-3岁婴幼儿的看护问题更加凸显。在正在召开的广东省“两会”上,托幼机构的现状也引发了代表委员们的讨论。有省政协委员建议广州试点制定行业标准,鼓励社会资本兴办0-3岁托幼机构。

现状

每年20多万新生儿

托幼机构供不应求

我参与了去年底广东社会学会与广州市妇联的一个课题研究。调查显示,广州市每年出生20多万新生儿,0-33年就有60多万新生儿,按照入托率4%推测,仅有2.4万能入托,合计约57.60-3岁婴幼儿无处托管,托管机构供不应求。省政协委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广东省教育创新与发展研究会会长李飏直言,0-3岁托幼服务已不能满足当前实际需要,托幼问题由家庭责任变成一个社会问题。同样的问题在珠三角其他城市也存在。日前,佛山市妇联公布了2017年《二孩政策放开背景下佛山市儿童公共需求与对策》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03岁期间的二孩育儿成本,对三成家庭来说负担沉重,需要依靠帮助或提前储备才能度过;对于四成的家庭来说,则使生活质量受到较大影响,77.5%的家庭对早期托育服务有需求。

省政协委员、广东省妇联副主席刘兰妮也表示,目前全国0-3岁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部分发达国家50%的比例,入托无门已经成为很多3岁以下儿童家长的心病

省人大代表、江门市第一职业高级中学经贸部主任黎永梅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就感叹,身边有太多类似的例子。我们学校很多女老师,生一个小孩时老人来带,但生二孩时老人可能年纪大了带不了,最恐怖的是,有一次有个老师背着小孩来上班。她说,当天该老师有四节课,但小孩发高烧没有人带很无奈带到办公室让同事帮忙。这位女老师也去找过保育中心,一去问,一个月要3000元!她说我一个月工资扣掉医疗保险等才2900元,哪里能支付那么高的收费,没办法送啊!

黎永梅坦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后,新生儿人数在持续增多,给职场上的育龄女性带来很大压力。

省政协委员、佛山南海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武小文特意收集了近一年来,在佛山南海区政府网站上,家长关于托幼机构的诉求的案例,共16件,有一位2岁孩子的家长就说,家里没人,选了一家很小的机构,虽然面积比较小,什么证也没有,但是却是解决了我们的困境。武小文说,尤其是现在全面二孩政策下,托幼需求会更加强烈。

广州托幼机构收费

普遍超3000/

目前市面上的托幼机构呈现什么样的状况?收费情况如何?南都记者实地走访了广州、深圳和佛山三地。调查发现,托幼机构主要存在三类,一类是专业的托幼机构,佛山地区普遍收费在2000-4000/月不等,广州收费为3000-6000/月,深圳相对收费较高,有托幼机构收费1.2万元/月,这类托幼机构呈现出了经营良莠不齐的问题,有些走高端路线,引进欧美比较成熟的婴幼儿教育模式,但是学费昂贵;有些则完全没有规范的管理,既没有注册登记,且在消防卫生食品安全等诸多方面存在隐患。

第二类,是政府提供专项资金,社工提供临时幼儿托管服务,目前此类仅在深圳可见,第三类则是家庭作坊式的私人托管所,广州的收费标准每个季度5000元左右,这类托幼机构经济实惠,但是没有资质,缺乏安全等保障。此外还有一种实际上是私立幼儿园,针对2岁半的幼儿设有小小班,不少家长也会选择将小朋友先送到小小班,提前适应幼儿园的生活。

问题

公办托幼机构缺失

民办托幼机构监管缺位

在正在召开的广东省两会上,省人大代表、广州市北二环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团总支书记张佩佩就坦言,目前没有公办的0-3岁的托幼机构,社会机构开展此类服务的也较少。

佛山南海这块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就是主要以机构为主。武小文说,这些机构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家长的困境,但是也存在很多问题。目前社会上托幼服务主要是以市场机制运行,社会力量举办的这类机构(包括一些早教机构)存在鱼龙混杂、管理不顺的现象。此类机构存在多部门均可审批的情况,其中大多数是以教育咨询、教育投资等公司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也有申领办学许可证的民办教育机构。对于注册的企业,办学并不在其经营范围,部分企业随意拓展业务,造成监管缺失,安全隐患不断,0—3岁托幼机构在注册申请、经营管理上存在很大漏洞。

“0—3岁托幼机构有些是纳入家政服务的管理范围,根据《个体工商户条例》、《个体工商户登记管理办法》规定,开展托幼管务活动。李飏说,原则上这些机构应该要向工商部门申请注册登记,教育、卫生、消防等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负责相应监管工作;并且在办理工商注册登记时,经营范围内容涉及到家政服务餐饮、住宿的,应当取得餐饮服务许可证和特种行业许可证,一旦办托幼班的场所未经消防安全检查,或者检查不符合消防安全要求的,不得投入使用、营业。但事实上,托幼机构的经营管理水平参差不齐,许多机构并未办理相关注册登记,存在安全质量监督上的缺位,以及婴幼儿食品安全、消防安全,卫生等方面隐患。由于无明确的政府主管部门,责任分散,一旦发生伤亡事件,后果不堪设想。”李飏说,整个托幼行业和市场都处于一种监管缺失、经营无序的状态。“开办一个幼儿园要经过13个部门如教育部门、质检部门、卫生部门、消防部门等政府审批,但是托幼机构是没有的;大量的民间散乱的托幼机构没有经过严格消防审批,甚至没有进行工商登记。

黎永梅也认为目前的托幼机构存在良莠不齐、监督机构缺失、管理办法滞后、价格差异大、人才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

样本

专业托幼机构

优势:收费每月3000-6000元,有资质

劣势:不能满足小孩户外活动需要

女儿1岁半时,李明(化名)决定把她送到家附近的保育园,每天由外公外婆接送。她希望,一来减轻母亲带娃的负担,二来,孩子能受到比较科学的早期教育,不至于受老人溺爱,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

此前,李明考察了市内多家托幼机构,选中了离家近,又比较符合她需求的一家。这间号称国际保育园的专业托幼机构位于TIT创意园,在市内已拥有多家连锁店,号称美式日托+专业早教,收费每月6000元,餐费另计,为每天25元,主要招收1-5岁婴幼儿。在广州市区,类似的托幼机构数量不多,大多以连锁形式出现,收费在每月3000-6000元不等,主要满足中产家庭的托幼需求。

这家保育园根据小孩的不同年龄段,开设有生活技能、运动、社会交往等近10个方面的课程。李明觉得,应该让小孩尽早适应集体生活,这样有助于社会交往能力发展。户外活动也是她所青睐之处,在保育园后面,有一个小院子,孩子每天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这里放风。在园内,也有滑滑梯等游乐设施,提供给孩子活动。我不希望孩子整天被关在房子里。李明说。据了解,大多数保育园由于场地有限,并不具备户外活动条件。

唯一觉得不足的是,她觉得这里的双语教学还不够,她希望孩子尽早接触英语环境,但这里并没有提供给她。我们还在另想办法,希望早点为她补上这一课。不过,在同和另一家连锁托幼机构,则为2岁以上小孩开设每周一节的英文课程。

在李明女儿所在的这家保育园,为小孩提供水果餐、午餐和下午茶,每餐由专业配餐公司配送,餐单里有日常餐点、米饭、面条和粥等食物。每天早上入园前,老师会对孩子们进行晨检,一旦发现发烧等情况,建议家长们将孩子带回家。

私人托幼所

优势:每季度收费5000元,收费便宜

劣势:没有资质,缺乏安全等保障

把小孩送去托幼,是没有选择的选择。陈星(化名)坦言。一年多前,家里老人身体抱恙,自己又要上班,小孩无人看管,无奈之下,她找到一家私人托幼所,来解决燃眉之急。

说是托幼所,其实只有一名老师。老师姓张,今年35岁,她自称从事育婴师、早教中心老师等职业已10多年。4年前,她开始单飞。托幼所就设在新港西路的老式房改房小区里,这间两室一厅的出租屋,也是张小姐的住宅。两间卧室,一间用来自己住,另一间是孩子午休场所。她把地面铺上软垫,防止小孩摔跤,用彩笔在墙上画上机器猫、史努比等卡通形象,营造出童真的氛围,在客厅的架子上,放着串珠等婴儿玩具,一个简陋的托幼所就成型了。

张小姐处招收1岁以上的小孩,托管收费是每个季度5000元,她为孩子提供一顿午餐和一顿午茶。午餐有米饭和面条,午茶则有稀粥等。每天回来孩子都没有喊饿,应该还是能吃饱的。陈星说。小孩托管1年来,没有发生过磕碰事故,偶然有些感冒发烧,她觉得这是正常。

每天早上送他去托管班,他都很开心,那里有他的小伙伴们。这也说明,老师是对他好的。陈星说,托管班里没有监控,张小姐经常会拍些小孩玩耍的视频发给她。

托管班没有专门的课程安排,小孩嘛,主要是有个地方玩。陈星觉得。至于托管所的资质问题,她表示,没有资质,全凭信任。她和先生起初也有些害怕,特意去找了她的邻居打听,还到小区保安处求证,得知张小姐已在此租房多年,才敢放心。

条件可能太简陋,但是收费不贵,适合我们经济条件一般,要上班,又要带娃的家庭。陈星说,此前,她也到一些有资质的托儿所考察过,但收费太贵,只好放弃,去一个月的保教费,跟我的工资差不多了,那还不如全职在家带娃

民调

托幼机构谁来办

家长呼吁

政府和单位出面

南都记者就托幼机构的需求以及家长关心的问题等展开问卷调查,共回收问卷294份。调查发现0-3岁的幼儿,入托率仅为3.73%,另外七成以上的家庭选择将孩子给家里老人帮忙带。此外,75%以上的调查对象表示,孩子的照护问题会直接影响生二孩意愿,仅有不到8%的被调查者表示这个问题不会影响生二孩的意愿。

调查还显示,在托幼机构的选择上,家长们的首要聚焦点是安全问题,其次是卫生条件和工作人员素质;九成以上的家长都表示最关心这三点。在家长们的需求中,托幼机构需要提供的服务有照看餐饮喂养,以及教育和保健等服务。在托幼的时间长短上,调查显示近六成的家长认为需要在父母上班的时间进行托管。托管的费用,选择在1000-2000/月的家长约占五成。两成多的家长表示可以接受2000-3000/月的费用。

婴幼儿托管有何出路?近79%的家长选择了政府出资兴建托儿中心的选项,另外一项政府买单,在成熟社区设立育儿咨询指导中心,引入专业社工服务。也得到75%的家长的赞成,此外,另有五成的家长认为企业事业单位有条件办相关的托儿机构也是解决方法之一。

建言

广州能否制定标准鼓励社会资本办托幼

0-3岁入托难如何解决?在广东省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都纷纷建言献策。省政协委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广东省教育创新与发展研究会会长李飏认为,基于巨大的社会需求与公办教育资源稀缺性的矛盾,应鼓励社会资本兴办0-3岁托幼机构,政府负起监督责任,建议广州可以作为试点城市,率先联合专家和龙头机构制定行业标准和规范

鼓励社会资本兴办托幼机构

0-3岁的托幼机构公办缺位的同时,民办也缺路。省政协委员、广东省妇联副主席刘兰妮指出,虽然社会力量因应需求开办托育机构有较大热情,但基本找不到门槛或者门槛过高有不少企事业单位曾向我透露想开办婴幼儿照料中心或者早教中心等,找遍了卫生、教育、工商等部门,没有一个部门给他批

面对政府公共资源稀缺,而市场需求又很大的情况下,李飏认为要鼓励社会资本兴办托幼机构,但是要制定准入标准。准入门槛不能太低,在标准制定上要符合实际,避免不管就乱,一管就死的两难困境。她建议,采取宽进严管,降低民办托幼机构的办园规模门槛,提升办园质量的审核标准。可参照工商注册制度的改革思路,通过制定标准,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让监管有规可循,让行业有法可依。李飏说,建议广州可以作为试点,由政府主导,联合专家以及做得比较好的龙头托幼机构,制定相关的行业标准,规范经营。参照国际标准,结合广东的气候特点,婴幼儿生长发育的规律等来制定相关标准。”李飏坦言,标准制定不能太高,“要满足不同阶层的需求,兴建不同层次的托幼机构。”

刘兰妮则建议,可以充分利用幼儿园的资源,鼓励和支持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幼儿园在招收年龄上向3岁以下延伸。

省政协委员、佛山南海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武小文赞成制定行业标准和规范,但是她认为政府要牵头做调研,先了解0-3岁幼儿的生长发育规律以及早期教育特点,再根据其特点制定相关标准。这个标准不能照搬幼儿园,因为两者特点不同。

此外,武小文还认为,托幼机构还可以通过政府引导和社会资本积极参与,让其也可以逐渐发展成像幼儿园一样的公益性的普惠事业。

明确主管部门建立联动机制

在提到托幼机构如何健康发展的问题,代表委员们都一致认为,目前需要明确托幼机构的主管部门。针对0-3岁托幼服务监管缺位的问题,提请有关部门加强重视程度。李飏建议,将托幼机构从家政服务管理范围中剥离出来,建立0-3岁托幼服务管理委员会,由地方分管教育或卫生的副市长担当委员会主任,统一领导机构,建立常态化统筹协调联动机制。要尽快明确教育与卫生部门的责任归属,建议由卫计做牵头部门,成立由卫计、教育、民政、妇联、公安消防、人社、工商、食品药监、质监部门、财政、发改委、住建委、规划、城管、关工委等相关部门共同组成的0-3岁婴幼儿托幼服务管理协调小组,明确各部门职责和分工。注重机构和部门的优势互补。

刘兰妮也持同样的意见,不过她建议确立由教育部门牵头,相关部门分工负责的政府托幼服务管理体制。教育部门负责托育机构的管理工作,制定托育服务的相关政策法规,建立托育服务的资质审核、注册登记等事务,并负责建立托育服务人员的资质认证制度,培训专业队伍等。

政府部门主导开展专项行动

现在的托幼机构很多都是在社区居民楼里,消防安全可能也不达标,包括可能还会引发食品安全等问题。武小文说,尤其是对于0-3岁的婴幼儿还会面临手足口病、轮状病毒感染等问题,所以有必要在规范条例等没有出来的情况下,政府部门主导展开专项行动。例如卫生、食品安全、消防等专项行动,先整治一下,避免发生问题。

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为职工托幼

李飏还提出,基于需求多样化、婴幼儿身心发展的个体差异性,应该提倡构建多元化个性化的生态服务体系。可划分为企业办托幼、社区办托幼,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为职工提供0-3岁托幼服务,解决员工后顾之忧、增强企业凝聚力。她建议,政府要在托幼场地使用条件上给予支持,而对于社区类托幼,政府应给予扶持。在广州调研时我们就得知一个商家有意愿为员工开办托幼服务,但是在场地使用方面,需要更改,还有目前也没有相关政策支持。全国人大代表、原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建议政府配点配套在工厂区或工作区附近投入办一批托儿所,就近解决问题。此外,李飏还建议,可以对市民满意有口碑的托幼机构给予事后补贴或奖励,强化示范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