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评价 > 详细内容

2017中消协受理教育培训类投诉逾万件 集中在五类问题

教育培训服务类投诉问题主要有五大类:部分培训机构无固定培训地点、无办学资质;教学质量与承诺不符,存在虚假宣传;解除合同退费难;随意变更合同;拒绝为消费者开具发票或提供有效凭证。

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2017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重点提及,培训服务类投诉同比增幅大,合同问题突出。2017年,全国消协组织共受理教育培训服务类投诉10338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55.55%。

并且,教育培训服务类投诉问题主要有五大类:部分培训机构无固定培训地点、无办学资质;教学质量与承诺不符,存在虚假宣传;解除合同退费难;随意变更合同;拒绝为消费者开具发票或提供有效凭证。

某教育机构门上张贴的“停止一切营业活动”告示,疑似跑路前兆。

获利大、违约成本低监管缺失给不法商家可乘之机

“一般来说,遇到以上情况消费者可以通过向消费者协会、工商行政部门、教育行政部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进行投诉或者提起民事诉讼。”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学者、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陈一天认为,但是他也表示,客观来说维权的时间成本与诉讼成本不低,所以大多数消费者也只是不了了之了,真正通过诉讼维权的是少之又少。这也就给这些通过培训敛财的不法商家以可乘之机,形成了市场的恶性循环。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曹兴权认为,教育培训市场乱象的根源在于教育培训市场信用的系统性缺失,加强监管很有必要。“解决此问题有公共机制与私人机制两种路径,前者表现为行政监管执法,后者表现为民事诉讼与私人追索。”对于“合同”难题,曹兴权建议一方面可推行合同标准文本,另一方面可加强对违法行为的查处。

陈一天同样认同加强监督管理的意见,“发生问题的这些教育培训机构的共同特征是他们都是公司,如某某培训咨询有限公司、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等,更有甚者会叫某某教育学院有限公司、教育集团有限公司等等,这些公司实际上完全是私人盈利机构,他们一般不归教育行政部门管理,工商行政也无力管理。”

分期付费一秒到账后续维权遥遥无期

多数消费者在购买相应服务时选择了“分期付款”形式,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在申请退款时,一方面部分教育机构拖延退费,另一方面第三方付款平台必须“按期支付”,消费者面临“明明购买的服务没有到位或不想接受却还要坚持付钱的窘境”,这种难题该如何应对?

陈一天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大学生求职或者做实习生,明明是去工作的,结果单位提出要先进行培训,承诺学习期满后包高薪名企就业,于是大学生们被“诱惑”选择贷款培训,后续却发现虽然培训学费很高,但是培训的内容很多是自学和网络教学,想要申请退款,又发现合同上约定不能单方解除,不可撤销,部分还可能涉及高额违约金,结果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而培训期满,也根本无法按约定就业。陈一天强调,“事实上,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方法就是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如果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经常被报警,往往是没有办法骗得太久的。”

曹兴权认为,分期付费问题在本质上也是合同条款的合理性以及执行问题。当然也有两个特殊性:一则若涉及预付,要考虑防范预交资金被挪用的风险;一则涉及价格,预交可能是降低培训费的一种重要因素。所以消费者在遇此选择时需要考虑周全。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2017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资料显示,2017年与2016年相比,合同、售后服务、虚假宣传、人格尊严的投诉比重有所上升,质量类投诉比去年减少19.72%。体现在教育领域,则表现出由于新的营销方法、营销手段的不断涌现,部分教育机构在合同、售后服务、宣传等领域存在短板,企业方面需加强信用体系方面的建设,社会监管体系也不容缺失。

陈一天建议,建议明确职权职责,教育、工商等多部门共同制定业余教育培训机构的统一考核、认证、评价标准体系以及开办运营规则,对民办培训师资进行认定与考核。每年度由各级各地相关部门组织对所属行政区域内的纯民办业(课)余教育培训机构进行公开评价,公开满意度及投诉率等信息,并设立专门监督机构受理投诉与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