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谢开来:广东人“红包”只讲“意头”不讲钱

岁末年初,“全国压岁钱地图”网上流传火热。地图显示,广东压岁钱平均水平仅为50元,被网友们调侃为遭小孩嫌弃,被大人追捧。在这个富裕、红包年俗流行久广的地区,老广东人派利是至今坚守着不近人情的传统:只讲意头,不比金钱,多少随意,心到即可。

派红包是中国流传已久的春节年俗,但近几年一些地区的攀比风日盛,一些人称之为春劫。在经济发达的广东地区,红包却没有展现出相应的经济实力,最流行的是5元、10元不等,20元以上的甚为少见。许多退休或无收入的长者,利是包里只有两张一元钱,照样高高兴兴地派、换来晚辈一声健康长寿的祝福。广东省社科院文化产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谢开来认为,不以红包谋钱,不以红包谋事是广东红包的初心。红包含有社会和文化两层意义,社会意义涵盖经济价值和人情交往,文化内涵包括祝福等象征意义,在广东地区文化内涵大于社会意义。广州人梁奕铭每年准备100个红包,发给亲友、邻里、同事,每个就5元,总共就500元,大家都图个大吉大利,没人计较谁的红包多、红包大。

在广东部分地区,甚至还有红包剪一角的习俗,剪下一角就代表已经收到祝福,红包原原本本退回:还有开年扫楼的传统,第一个复工日未结婚的同事要向已经成家的同事讨利是,单身的人们成群结队逐层而上,热热闹闹地给每个办公室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