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邓线平:科技评价要有新标准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要由注重评价个人,转向注重评价科技成果本身,如此才能避免近年来出现的诸多科技评奖乱象。

近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简称《条例》)修订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明确对国家科学技术奖获奖成果的宣传应当客观、准确,不得以夸大、虚假、模糊宣传误导公众。不得在商业广告中将商品或服务表述为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获奖对象禁止利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提名和评审相关信息,进行各类营销、中介、代理等营利性活动。同时,在之前规定的对获奖者剽窃、侵夺他人的发现、发明或者其他科学技术成果的,或者以其他不正当手段骗取国家科学技术奖的,由国务院科学技术行政部门报国务院批准后撤销奖励,追回奖金处罚基础上,增加记录不良信誉,并依法给予处分的处罚。

《条例》修订,与近年来国家科技奖励中不断出现各种乱象有关。这些乱象存在于不同层面:申报者层面,剽窃、侵夺他人成果者有之,欺骗国家科学技术奖有之;企业层面,进行各类营销、中介、代理等活动,扰乱国家科学技术奖励的正常秩序,有的甚至对评委贿赂,影响奖励的公平公正;政府层面,有政府官员直接参与评审,使得科学技术奖出现偏差,有政府官员接受贿赂、干扰正常评奖等。

国家科技奖励之所以出现这些乱象,与传统的评奖机制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不适应科学技术发展态势有密切关系。传统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多偏向工程技术方向。这与国家层面经济社会处于追赶型发展态势有关,也与科学与技术的分离有关。当国家处于追赶状态时,现有的工程技术层面的追赶是最见成效的,而科学理论则处于附属地位。工程技术奖励有几个显著特征:一是注重综合性,大型工程往往牵涉到众多部门和众多领域,政府的牵头和协调起着关键作用,这就决定了传统评奖必须有政府人员参与其中;二是注重积累性,这就决定了科技奖励注重获奖人员的资历和人脉;三是注重经济性,工程管理起着关键作用,这就决定了企业人员往往运用自身的法则参与评奖。

然而,随着社会环境及科学技术发展趋势转变,原有的评奖机制也要发生改变。新的社会环境及科技发展,存在几个新的趋势:

环境危机。工程技术注重经济效益和实际效果,忽视对环境的破坏。特别是一些大型工程,往往对环境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害。工程技术对环境的破坏来自两方面。一是对自然的深度开发。如若只是表层利用,环境恢复尚且容易;一旦深度开发,环境的自我修复能力则会大大减弱。二是技术的横向推广,即将同一种技术推广到不同领域。这种科技应用领域的扩大化,也会造成环境破坏的加剧。因此,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强化,在科技评价中对大型工程在环保方面的论证也会越来越严格。

科学技术一体化,科学直接与人的需要结合起来。随着技术越来越关注人的需求的满足,只负责操作和联结不同技术的工程人员所起的作用也在逐步降低。科学与技术越来越一体化,无论是基因技术还是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的发展,无不体现这一趋势。科学技术一体化的后果是,技术朝小型化、多样化、灵活性方向演变。科学技术不再通过大型工程来满足社会生产生活需要,而是通过不断创新满足个体化需要。

政府干预减少。大型技术工程需要政府居间协调,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政府权力与社会发展态势相互适应。在大型工程发展阶段,政府作用存在于两方面。一是对工程技术和经济资源的协调。大型工程需要较多的技术和经济资源,除政府居间协调,没有力量能达到工程完成所需要的协调能力。二是对于工程推广的社会协调。如大型工程需要移民,政府可以在其中起着关键作用,这是其他社会组织代替不了的。然而,随着大型工程逐渐减少,政府干预社会技术的需求和能力也随之降低,政府逐步将市场空间让出来,以技术自主发展满足社会多样化需求。

当传统的、主要针对工程技术的评价,面临新的社会环境时,评奖出现乱象是必然的。原有的单一社会评价体系,要让位于多元的社会评价体系;原有的政府主导评价体系,要让位于科学共同体的评价体系。当今的科学技术,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一体化趋势,这就要求,在评奖过程中,科学共同体需要发挥更大作用。毕竟,技术不断朝深度方向发展,专业性越来越强,这不是外部人士可以评价的。

同时,在社会推广层面,科学技术也会受到越来越多的来自不同阶层、群体甚至个体的阻碍。因而,一项科技成果想要获得正当的社会评价,就需要充分发挥各方面的社会力量。从社会分工的层面说,严格的社会分工,使得各个领域存在着合理的利益博弈,这种博弈,能够逐渐替代政府对于技术的推广作用。从社会舆论层面说,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互联网时代,社会舆论对于技术的合理化应用起着关键作用。社会舆论朝理性化方向发展,需要公众对科技创新有进一步的认知,并认清科技进步的一般规律,知道哪些科技取得了更高的成就。

无论如何,国家科技奖励评价,要由注重评价个人,转向注重评价科技成果本身。国家科技奖励若要引导科技朝前发展,也必须建立在对具体科技成果进行客观评价的基础上。科技工作者的成就是通过科技成果体现出来的,而不是相反,因此,决不能将科技成果的优劣标准依附于特定的个人。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