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左晓斯:加强共建共治共享的体制机制建设

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提出的明确要求。我们必须深入学习,透彻理解,踏实努力,抓出实效,决不辜负总书记对广东的殷切期望。要完成总书记赋予广东新时代的历史使命,必须朝着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这个目标奋力前行,在体制机制、制度政策上系统谋划。

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建设主要体现在结构、组织、动员、服务、制度和评价六大体系中。

社会治理的结构体系解决主体是谁以及相互之间关系的问题。相对于政府、市场和社会的三分法,中国社会治理主体可相对细分为中国共产党组织、各级政府、事业单位、市场主体、广义社会组织、普通公众六大类。各主体之间虽然具有相对平等的关系,但在资源、权力和地位方面又具有非对称性。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把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第一条。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这一首要原则。党委是社会治理中进行协调的主导性主体,其责任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权威的机构,更重要的是引导社会的发展以及为了社会运行确立行为准则。在实践中我们可以借鉴近年来长江三角洲地区建立健全城乡社区党组织和党委(党总支)书记负总责的成功经验,从加强和改善城乡基层党组织建设出发尝试构建一套完整和有效的社会治理结构体系,形成一元主导、多方参与的合作共治格局。

社会治理的组织体系解决社会公众和各类群体何以平等参与的问题。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社会治理的组织体系包括几个层面。首先是社区组织体系。在考虑社区组织体系变革时不妨借鉴我们乡村地区普遍存在的自然村及传统城市街区的组织体系。其次是民间(社会)组织体系,中央已经明确当前应该重点培育和优先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再次是需要改革转型的群团组织。群团组织本质上属于群众组织,是中国共产党践行群众路线的平台和产物。我省在社会体制改革中将其规定为“枢纽型(社会)组织是十分恰当的。将其改革为类似新加坡那样的法定机构,提供足够的财政支持,明确赋予进一步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法定责任,也许是我省可以大胆尝试的一个重点方向。作为全国外来人口最多的省份,我们必须认真研究和切实解决好外来人口这个庞大群体如何透过上述几大类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这一重大课题,即拓展外来人口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和方式,加快形成社会治理人人参与、人人尽责的良好局面。

社会治理的动员体系解决群体和公众参与协商、决策、行动和监督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问题。习总书记多次指出,人民是推动改革的动力所在,社会的事情要想办好,必须有全体人民的积极参与和共同建设。关键是如何动员、组织和激励大家参与进来。要使群体和普通公众摆脱依赖全能型政府的惯习,就必须让人民群众知晓参与的实质内容和真实效果。如果社会治理的各个主体均能够平等参与到有关社会资源在不同社区和群体之间的配置、公共政策设计、政府公共开支的评价和监管,社会动员机制就有了坚实的基础。

社会治理的服务体系解决治理主体的基本需求问题。事实上,基本公共服务无法保障和满足时,相当一部分社会治理主体将无法正常参与社会治理。社会治理服务体系需要财政和预算体系支持,需要从需求识别和定位、数量和品质确定、经费筹集和预决算、服务供应商选择、评价与监督等各个方面统筹考虑,形成一个独立完整、公开透明的开放体系。

社会治理的评价体系关注和解决社会治理的绩效、问责和变革问题。习总书记指出,要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作为一面镜子,审视我们各方面体制机制和政策规定。这是我们评价社会治理体系及其体制机制的最高标准。社会治理体系指向社会问题或社会问题易发高发领域,涉及到社会治理各个主体的切身利益。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是否得到缓解、所涉领域的发展或变革是否符合社会进步的大方向、是否满足社会治理主体的共同利益或偏好,或者说受到社会公众的支持和认可等,是社会治理体系评价的基本准则。从当前研究与实践进展来看,社会治理的考核评价还在探索阶段,我省正可以率先推进,为全国提供示范。

社会治理制度体系关注和解决社会治理的正当性、法理性和规范性问题,也是社会治理法治化的必然要求。社会治理的制度体系包括法律体系、激励与约束体系、规则体系三大部分。法律法规体系要明确社会治理主体及其各自责任、义务和地位,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国家(政府)、市场和社会的边界和相互关系,三者内部纵向和横向关系;社区和社会自组织发展、运行和监管以及群团组织改革与发展的基本要求等。激励与约束体系涉及社会治理绩效评价的法制化和规范化,明确哪些行为和做法会受到激励以及怎样的激励,哪些会受到约束以及怎样约束,确保各个主体都有确定的预期。社会治理的规则体系则涉及到重塑社会主体乃至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思维和行为习惯,包括政府及其官员是什么、该干什么以及怎么干,社会公众是什么以及有怎样的权利和义务,社会事务、公共事务该怎么决策怎样行动怎样评价等,都需要有一套相应的治理规范,确保社会治理主体按照责任、平等、协商、合作、多赢的原则思考和行动。

社会治理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将力促我省成为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领头羊,率全国之先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良好的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安居乐业,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