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研成果 > 详细内容

【研究报告:独家专稿】粤港澳服务贸易制度的创新发展

 

一直以来,广东都是对外开放的窗口、制度改革的试验区和排头兵。改革开放40年来,无数港澳企业到广东投资与发展,三地经贸交流与合作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极大地推动了经济腾飞与社会进步。加快粤港澳服务贸易制度创新发展将为三地经济社会发展再次注入强大动力。

粤港澳服务贸易现状

2016年广东外贸占全国比例超28%,外贸结构持续优化。一般贸易占比达到43.4%,首次超过加工贸易。在加工贸易中,超过70%有自主产权和自主品牌,纯来料加工占比不到30%。跨境电商成为新增长点,进出口228亿元,增长53.8%,居全国首位。

2013CEPA补充协议签署后,粤对港服务业先行先试政策79项,对澳68项。粤对港澳服务贸易开放部门149个,占160个部门总数的93.1%。2014年底中央政府签署《在广东省对港澳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协议》(下称协议),使粤服务业对港澳开放广度达到95.6%,2016年底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该协议以负面清单为主,绝大多数部门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方式推进,少数敏感部门继续采用正面清单。开放部门达153个,其中58部门拟完全实现国民待遇;采用负面清单的134部门,保留限制性措施132项。同时,明确给予港澳最惠待遇。

粤港澳积极推进服务业开放及贸易,广东提供诸多为人称道的平台与措施,使服务贸易呈现强劲发展势头。从表1看,除2013年粤港贸易有个大爆发,基本保持每年十几点的增长速度。

1  粤港、粤澳服务贸易额

粤港澳服务贸易创新发展建议

1

加强指导、协调与监管,减少隐形壁垒

一是省府成立广东服务贸易指导小组,与港澳合作建立协调部门,专责处理粤港澳服务贸易摩擦,解决有关部门权责不清等问题。制订和公布政府权责“正面清单”。

二是党政及垄断部门组织学习培训活动,向港澳学习国际规则与惯例,树立现代服务意识,使党政部门真正成为服务社会的组织机构。实现机构运作公开透明化、公共服务专业化与专业服务市场化。

三是简政放权,简化港澳服务企业的审批流程与工商行政手续。解除已开放领域在经营时间、资本总量等方面的限制,逐步开放基础性服务行业,提高服务业的市场自由度,减少营商环境、金融方面的隐形壁垒。

四是积极探索粤港澳相互给予全国民待遇的开放新模式,在扩大市场开放、放宽准入限制、规范规制标准等方面形成新体制机制,消除现存壁垒。

2

提高市场自由度,拓展服务产业发展空间

一是制订服务业规划,对现代服务业如知识密集产业增加鼓励措施。大力发展与广东制造业相配套的,以现代航运物流、金融保险为代表的生产性服务业;继续发展以商贸、旅游为代表的生活性服务业;鼓励发展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外包业务,拓展服务外包领域。

二是充分发挥自贸区功能,促粤港澳服务业深度融合。可学习新加坡、迪拜等地做法,采用信息化电子通关系统,提供一站式服务。

三是合作培养服务业新品牌,共同提升自主品牌的国际竞争力。加快发展物联网,为服务贸易创造新空间。

3

改善财政税费政策,提升服务贸易发展水准

一是成立服务贸易专门财政小组,优化财政支持结构。申请服务业税制改征试点,完善服务业税收制度,尽量与港澳相配套。

二是增强政策制定透明度,建立政策信息推送平台、“预发布”机制和反馈渠道。积极开展培训活动,使企业充分理解相关政策,及时了解最新动向、审批状态等。

三是行业协会及统计部门加强信息统计工作,对服务贸易各行业经营情况开展调研、统计工作,为政策制定提供借鉴。

4

构建公开透明法规体系和监管制度,创造良好法治环境

一是以“主动开放、主动服务”与“程序规范、信息透明”原则为指导,加强信用管理的法规保障,建立信用记录奖罚机制。有关部门共建共享信用信息,完善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培育管理信用的服务机构,加强行业协会自律行为。

二是明确“磋商-仲裁-执行的法律地位与流程,成立仲裁小组,健全补偿金制度且保证透明性。加大执法查处力度,组织例行与突击检查,为港澳投资企业提供法律服务,切实保障其合法权益。

三是通过创新立法、严格执法、规范司法,帮助广东民众培养现代法治观念,将广东建设成法制健全、遵纪守法的模范省份。

5

培育引进高端人才,建立人才流动机制

一是议服务行业与高校、研究所合作,联合培养高素质的管理人才、专业人才与创新人才。粤港澳合作建立职业培训机构,加大培训和教育投资力度。

二是建立和完善三地专业资格互认机制,促进人才流通和引进。简化港澳专业人才内地就业的审批程序,制定合作行业的共同标准。

三是创新人才引进机制,增设人才引进绿色通道。建立人才流通的配套服务系统,包括人才信息、招聘及后续服务。完善城市建设、配套设施和生活环境,包括外来人才落户政策。

四是为跨国公司资金管理、人员流动及通关便利等提供必要支持,鼓励其设立更多营运中心、集聚更多实体业务、转移更多总部功能,以总部经济的健康发展来扩大服务贸易规模。

6

促进信息交流,充分发挥负面清单的正面作用

一是建立网络和媒体、实体平台,定期发布相关信息。政务服务中心与门户网站开设“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专栏,加强宣传推广三地服务产品。

二是全面梳理粤港澳服务贸易的制度性障碍,充分利用广东先行先试政策,实现逐个突破。结合投资备案制改革,健全外商投资监管体系,率先打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国际化营商环境。

三是共建粤港澳科技创新平台,加大对自主知识产权保护、对服务贸易科技研发扶持力度。前海、南沙与横琴积极打造国家级的科技创新及产业创新中心,鼓励港澳与内地科研单位到这三大片区设立分支机构,积极开展服务贸易科技专项研发。

 

本文节选自广东省社会科学院课题组《“十三五”时期加快粤港澳服务贸易制度创新发展的研究报告》(课题组长梁育民,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港澳中心副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