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金凯:关于中美贸易摩擦,历史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提示: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如此担忧一个快速崛起的经济体。

在一系列涉及双边、多边的地区及全球事务上,中美之间针对有关分歧与争端建立共识似乎越来越难。对此,媒体及学界多有报道。而对于可能到来的中美冲突甚至战争的担忧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两国正在经历所谓的“权力转移”,而且分别属于不同的文化乃至文明。实际上,战争已经来临,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当中国变得更加强大及自信,美国却令人困惑地坚持将中国视为竞争者,而不仅是利益攸关者。于是,冲突终于以贸易战争的形式爆发。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中国并不是二战后第一个被美国在经济、商业问题上以“危险”来描述的国家。1971510号刊发的《时代》周刊在其封面上醒目地印上了这样一句话:如何应对日本的商业入侵(How to Cope with Japan’s Business Invasion)。1985年,也就是《时代》周刊提出上述疑问的14年后,《纽约时报》周日杂志刊发的一篇题为“来自日本的危险”(The Dangerfrom Japan)的文章感叹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40年后的今天,日本人正着手摧毁美国的工业,而这样的壮举堪称历史上最为精彩的商业攻势之一。

1970及1980年代美国与日本之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显然对今天有着历史借鉴意义。一旦美国认为日本的经济成长对美国在整个世界的经济及工业领导力形成威胁,那么作为对日本“经济入侵”的战略性应对措施,美国对日贸易战就会频频上演。事实上,到1989年为止,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对日本总共实施了24起“301调查”。为什么美国会对其关键盟友日本发动301调查?Jean Heilman Grier一针见血地指出,“301调查已成为美国在对日贸易谈判中反制日本不妥协立场的最有效的武器之一。”

历史事实非常清楚:在日本经济对美国形成威胁的19701980年代,美国不断地利用301调查来压制日本。那么我们自然就没有理由对今天美国故伎重演发动对华贸易战感到意外。毕竟,日本是美国在东亚的关键盟友,而在经济、政治及制度方面,中国甚至被美国视为更令其担忧的挑战者。美国,更确切地说此届特朗普政府几乎没有任何义务对中国以及其逐步放缓但仍在不断增长的经济抱有仁慈之心。

于是,正如1980年代美国人担心日本在“摧毁美国的工业制造业”一样,此轮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战行为特别针对中国的工业成长计划,包括“中国制造2025”。在其整体世界观中,美国对于其他大国(例如日本、中国)的认知在短时间内很难改变,但是绝对会随着这些大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而有所调整。

对未来的国际关系变化而言,这一点很关键。面对频频出击的美国政府,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仅是中国人,也包括日本人、欧洲人等)不禁发出疑问:究竟是什么促使华盛顿改变其贸易政策?如果是如很多人描述的所谓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那么为何美国几乎是针对其所有传统盟友都采取了保守的关税措施?正如Evan Feigenbaum的有关评述所提到的,这是一件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针对美国期望与之合作以共同应对中国(所谓的)违反规则行为的那些“伙伴”,美国恰恰也正在强行推动贸易准则方面的倒退。

归根结底,美国为何发动几乎是针对所有国家的贸易战呢?或许至少这两件事情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并寻找答案:第一,历史时刻的重现,即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美国工业领导力所造成的新一轮的威胁(如高科技产业等);第二,特别政治人物的出现,即特朗普的反建制或修正主义加上民粹主义的特质与美国自身所建立的秩序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明显的矛盾。

总之,贸易战已经开启,但问题在于:面对已经深刻多边化的世界,美国能够在其发动的这些贸易战中获得全胜吗?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