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金凯:关于中美贸易摩擦,历史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世界历史是一个充满太多大国之间的纷争、冲突、战争及权力游戏的历程。而中国为何会不一样?美国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早在2005年就曾尖锐地质问:“我们为何要期望中国人的作为与美国人曾经做过的不一样?”

大国的持续崛起的确会带来担忧和不确定性,特别是对占主导地位的美国而言,但这很正常。当中美两国陷于贸易战之时,美国政府的一些官员近期却提高了批评中国的声音,尽管当中一些人(如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最新的言论)偶尔也会试图让北京相信美国没有寻求遏制中国的政策。

那么,如果美国对华政策的导向不是“遏制”,那究竟是什么呢?那似乎至少是一种因忧虑中国崛起及美国自身的未来而形成的高度混合的情愫与焦虑集合体,并且导致美国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不断地批评中国:如政治、经济、外交、文化、甚至是中国的思想史。对于一些人而言,将中国指定为一个曾经“利用”而后“背叛”西方自由秩序的“贪婪的巨贾”似乎非常轻易而且方便,特别是已经盛行了多年的西方秩序正遇到越来越多的内部及外部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事关如何管理西方秩序,更关系到整个西方世界的未来。

这篇文章无意也没有必要回击所有针对中国的批评。尽管如此,近期美国学者的一些观点非常引人注目,也非常值得商榷。最近《外交学者》刊出的一篇美国学者题为《中国所要构建的世界》(“The World According to China”)的文章称:到2049年,中国所希望构建的整个世界将是一个政治威权主义(political authoritarian)、经济超资本主义(economic hyper-capitalism)及新重商主义(neomercantilism)的世界。而作者特别提出:

“习近平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为中国的愿景定下基调,而这是‘天下’或‘普天之下’意识的现代版。这个概念是中国帝国思想意识的基石,也是中国对世界秩序的根本认知。。。到2049年中国所期望的与中国如今想要得到的以及过去在其帝国历史中曾主张过的一脉相承。”

首先,该文作者似乎误解或至少错误引用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个提法。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的官方资料显示,该宣传口号首次正式出现在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宣传活动中,并且“完整地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普世价值的精髓——团结、友谊、进步、和谐、参与及梦想。”难道奥林匹克精神仅仅是狭隘的中国政治宣传口号?此外,中国领导人从未表明整个世界需要统一在一个(中国)梦想之下。实际上,中国领导人多次强调了中国梦、亚洲梦、非洲梦、美国梦以及整个世界的梦想之间的共同之处。例如,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明确指出:“中国梦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第279页)同时,习近平也指出:“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第258页)显然,这种包容性的“交流互鉴”与政治“单边主义”有着根本和深远的区别。后者往往旨在推动西方及美国价值体系下世界政治意识形态的同质化。

其次,特别是在西方历史的参照系当中,以“帝国”甚至是“帝国主义”来描述中国(及其历代王朝)显然不妥。且不论学术界的争论(学术界对于历史上中国是否是一个典型的“帝国”仍有争论),认为中国“帝国式的过去”与其未来一脉相承显然是另一个西方或欧洲中心论的示例,即通过错误视角来观察中国。简单狭隘地借用17世纪中期“民族国家”观念出现以后逐步在欧洲形成的概念、术语及范式来描述中国历史甚至预测中国未来显然是不合适的。问题是,当中国主导的儒家社会结构及朝贡体系盛行于东亚地区的时候,该地区是否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特别是西方所定义的“国际关系及政治”(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politics)?此外,按照牛津词典(Oxford Dictionary)的定义,帝国主义指的是“通过殖民、军事及其它手段来拓展某个国家权力的政策。”而西方的历史则证明,帝国往往会实施殖民。但是,中国恰恰是一个在过去百年历史当中被西方列强“半殖民”的国家。直到1997年和1999年,中国才最后收回香港和澳门这两块由英国及葡萄牙占领的殖民地。

在其漫长的历史当中,中国并没有如同西方列强那样以贸易、宗教等名义向海外及所谓新大陆派遣强大的军事力量去实施殖民。相反,历史上的中国在其北部疆土不断地修筑、重修长城,此外中国不仅时常停止其海外航线,更是最终对外部世界关闭了国门。历史上的中国也许可以成为一个向海外殖民的帝国主义国家,但是中国并没有那样做,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的传统政治哲学不允许其选择那样的道路。

而恰恰是上述文章作者自己的一段表述也很值得揣摩:“在其大部分历史进程中,中国是一个在东亚地区占主导地位的大国权力的缩影。”当然,这样的论述并未包含该地区近代历史的一些重要内容。当欧洲帝国列强将欧洲以外的地区都视为可征服之地时,处于清王朝的中国却在努力维持着其在东亚地区享有的已经是仅具有象征意义的宗主权(suzerainty),并最终让步于崛起的日本。而日本则是在经历明治维新及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后最终转变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帝国主义国家。

总之,西方的帝国主义过去并不会成为中国的未来。尽管我们并不能十分清晰地描述2049年的世界格局,但那绝不应是在某个国家的单一的、排他的“梦想”之下高度同质化的世界。与此同时,中国的崛起将会持续。因而,探讨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00周年时中国对世界格局的愿景和设想是一个十分有趣且重要的议题,但我们必须采用更加严谨、平衡及“包容”的视角。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