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报道 > 详细内容

手持生态“王牌” 惠州掌握“绿动力”了吗?

7月22日,生态环境部在原有74个重点城市基础上,首次发布169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今年6月以及上半年,惠州的空气质量在169个城市中均排在第9位。尽管仍然跻身前10阵营,但细心的市民发现,随着加入排名的城市扩围,惠州的排位悄然后移。

多年来,“一般一般,全国第三”的口号在惠州广为流传,好空气成为不少惠州人引以为豪的“小确幸”。这是惠州良好生态环境的一个缩影,也反映出当下人们对更高生态品质以及更美好生活的追求。

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国家森林城市、中国十佳绿色城市、国家级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长期以来,惠州的好生态声名远扬。从综合实力、城市能级来看,惠州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中等生”,但就生态环境来看,则属于“优等生”,总体上较好地平衡了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

然而,随着经济继续向上攀升,惠州的空气、水、能耗等部分指标稍有下滑。城市空气优良天数比例从2015年的97.5%下降至2017年的94.8%,今年上半年则进一步下滑至93.9%。这透露出这样的信号:惠州在寻求更高质量的绿色发展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动力与压力同在。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推进绿色发展。加快建立绿色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制度和政策导向,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构建市场导向的绿色技术创新体系,发展绿色金融,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清洁能源产业。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

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惠州真的掌握“绿动力”了吗?如何把比较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能否在全省乃至全国继续先行一步?

从生态环境探家底

好山好水好空气能否更上一层楼?

“虽然是第一次来惠州,但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我直接感受到了惠州美、东江清、生态美的独特魅力,被惠州的良好生态环境所吸引。”去年12月,原环保部党组成员胡保林到惠州参加第七届中国生态文明论坛年会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像胡保林这样,首次来到惠州就被这座拥有好山好水好空气的珠三角城市吸引的人不在少数。

论山,惠州有“岭南第一山”罗浮山,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多达13座,全市森林蓄积量3661.29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居珠三角第二、达62.42%,城市人均公园绿地面积17.88平方米,是全省地级市中首个国家森林城市。

论水,东江、西枝江穿城而过,大小湖泊、水库有130多个,拥有广东省最大的内陆淡水湿地、珠三角地区最大的水库,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100%,

论海,惠州海岸线长281.4公里,海域面积4520平方公里,近岸海水水质全省最优,拥有我国大陆海岸线上唯一每年仍有海龟上岸产卵的海滩。

论空气,2015、2016年连续两年排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第3名,2017年排在第6名,连续3年居珠三角首位,空气质量6项污染物浓度连续4年全面达标……

然而,百尺竿头能否更进一步?从问题导向来看,惠州确实还有提升的空间。

以空气质量为例,虽然惠州近年来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但显现出逐年下滑的趋势。2015年—2017年,惠州城市空气优良天数比例分别为97.5%、96.7%、94.8%,2018年上半年则进一步下降至93.9%,3年半间下降了3.6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不少城市的空气质量有所提升,以致惠州在全省的排名走下坡路。

广东省环保厅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惠州在全省环境空气综合质量指数中排在第3位,仅次于汕尾和湛江;2016年则下滑至与河源并列全省第5位,居于汕尾、湛江、茂名、梅州之后;2017年更是下降至全省第8位;2018年上半年,掉到了全省第9位。其中,2018年5月,惠州的环境空气综合质量指数在全省21个地市中排在第14位,在珠三角9市中排在第7位,处于历史低位。

空气质量下滑的同时,水质亦显压力。近日,省环保厅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惠州的城市水环境质量在全省排在第16位,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名。

尽管惠州的生态环境仍保持较高水平,但值得警惕的是: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

去年,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惠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推出的研究报告《以绿色化开辟生态文明建设新境界——惠州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与启示》认为,在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进程中,惠州取得巨大成就,但仍需回答两大难题:如何促进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对良好环境质量不断提高的需求;如何以有限的生态环境承载力支撑更大规模、更高水平的经济发展。站在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的新起点上,惠州要更加突出系统管控、空间管控、制度管控、质量管控和底线管控。

从节能减排找痛点

单位GDP能耗为何不降反升?

在绿色发展的“四则运算”中,如果说植树造林是做“加法”,污染治理是做“减法”,那么减少排放就是做“除法”,绿色生产就是做“乘法”。

在惠州德赛西威的数字化工厂,全自动生产线高效运转,车间干净整洁,逐渐实现生产洁净化、废物资源化、能源低碳化……德赛西威制造中心总经理凌剑辉表示,可持续发展意味着持续改善员工工作场所的环保性、健康性和安全性,保护自然环境,并全面开发更友好产品,变得更安全、更洁净以及更经济。

像这样,越来越多惠州企业更加注重清洁生产和节能减排。今年2月,随着德赛西威、胜宏科技入选,惠州拥有全国“绿色工厂”5家。不过,对比佛山(13家)仍相差不少。

一组数据可反映惠州在节能减排上的努力,但也显露出一些问题。“十二五”期间,惠州单位GDP能耗下降21.02%,超额完成省下达的下降17%的目标任务;惠州在全省21个地市中政府节能考核综合排名,2年排在第1位、3年排在第2位。然而,去年9月,广东省经信委等三部门发布的通报显示,2016年度惠州在全省节能考核仅为“基本完成”,排名跌至15名。

今年6月,广东省社科院联合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惠州的绿色发展指数评价综合得分在全省21个地市中排第一,连续两年居首,呈现出高水平的绿色发展。但从二级指标——资源节约的得分来看,惠州排在第7位。其中,三级指标——单位GDP能耗得分排在全省第7位,单位GDP水耗得分排在全省第5位,单位GDP土耗得分排在全省第16位。

该报告课题组组长、广东省社科院环境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大磊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惠州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协调性、经济绩效和环境绩效的匹配性总体上很高。但由于石化等产业结构的情况,能源使用效率相对较低,资源能源节约的短板有待破解。

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惠州新增用能需求的70%以上由煤炭供应,全市新增电力装机的60%也是来自煤电,全市化石能源消费(加上石油、天然气)总比重高达90%,影响了能源系统利用效率提升和生态环境保护。特别是单位GDP能耗不降反升,反映出惠州产业的结构性问题。

今年1月,惠州市发改局局长徐毅在《惠州市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及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报告》中透露,2017年惠州单位生产总值能耗预计增长2.4%,比省下达任务高3.9个百分点。

徐毅当时分析称,这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惠州工业呈适度重型化发展,工业能耗持续下降的空间有限,尤其是受中海惠炼二期项目投产及信利、伯恩光学等企业能耗刚性增长影响,预计2017年能源消费总量增长10.6%,高于GDP增速2.6个百分点;二是能耗较低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偏低,对降低全市能耗水平的贡献率较低。

“需通过精准化管控措施弥补短板。”省社科院副院长赵细康此前建议,惠州应实施能效对标工程,以惠州现有重点行业、企业、产品为重点,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寻找行业、企业、产品能效标杆。同时,建立用能绩效与资源配置挂钩制度,根据企业能效水平与达标情况制定差别化政策,包括土地政策、产业政策、用能政策等。

从绿色产业看方向

惠州离大湾区能源科技中心还有多远?

走进位于惠东稔平半岛的铁涌镇,远远可见观音山一带,25座巨无霸“大风车”屹立在山顶……作为惠州首个风力发电项目,这里每年可提供约1亿千瓦时的绿色电力。

随着推进中科院“两大科学装置”和筹建现代物理与清洁能源广东省实验室,惠州将集风、火、水、油、气、地热、太阳能等多种能源于一体,瞄准打造粤港澳大湾区能源科技中心。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对比同处大湾区的深圳等地,惠州离这一目标还有距离。

目前,惠州缺乏新能源产业增加值或产值的完整口径统计数据,从去年新能源汽车及关键零部件企业销售收入124.5亿元以及今年新能源汽车产业产值预计突破120亿元来看,发展态势总体不错,但与深圳相去甚远。

行走在深圳的大街上,几乎处处可见新能源汽车来回穿梭。去年,深圳新能源汽车注册登记数量约为7.5万辆,居全国第一。深圳形成了从设备制造到能源服务的新能源产业完整链条,核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及纯电动汽车发展迅猛,去年新能源产业增加值676.40亿元,增长15.4%。

视线回到惠州,新能源产业仍存在关键链条缺失,既没有比亚迪这样的新能源整车制造巨头,风电、光伏发电等也还没形成集群优势。

不单新能源产业,深圳形成了绿色产业矩阵,去年节能环保产业增加值671.10亿元,增长12.7%;新材料产业增加值454.15亿元,增长15.1%;生物产业增加值295.94亿元,增长24.6%;海洋产业增加值401.45亿元,增长13.1%;生命健康产业增加值98.12亿元,增长19.5%。

这背后是深圳从规划体系、资金扶持、行业协会建设等方面全方位“添柴加火”。深圳出台了新能源产业振兴发展规划、新能源产业振兴发展政策、节能环保产业振兴发展规划、生物产业振兴发展规划、生命健康产业发展规划等系列政策规划。该市还每年多轮滚动式扶持这些产业。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给予重大科技产业专项扶持,最高奖励500万元;实施新能源产业和节能环保产业、生命健康产业、生物产业扶持计划,最高给予财政资助资金3000万元、贷款贴息1500万元;实施绿色低碳产业扶持计划,最高资助1500万元……仅去年,深圳安排新能源汽车发展资金50亿元、节能环保产业发展专项资金5亿元、循环经济及节能减排资金2.7亿元。

惠州虽然也出台了低碳生态规划、能源发展“十三五”发展规划、新能源产业园总体规划等,但不少企业人士反映,有这些规划却缺少细化的专项资金扶持等配套政策,相关企业很难享受到更多扶持和优惠。

专家建议,惠州应尽快完善扶持政策体系,依托惠东清洁能源大项目、惠州抽水蓄能电站、东山海风电场、大亚湾LNG电厂等,加快构建新能源产业走廊。

特别是对于大健康产业,惠州虽然编制了《惠州市康养产业发展规划研究》,并谋划推进罗浮新城·康养基地·大学小镇,但还没出台具体的扶持措施和细则,产业布局仍显滞后。

而珠三角很多城市动作迅速。中山依托国家健康科技产业基地、华南现代中医药城、中德(中山)生物医药产业园等平台,集聚了370多家健康医药企业,今年有望实现千亿健康产业集群。珠海依托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国际健康港等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去年增加值增长19.4%,仅金湾区就拥有120余家医药企业,生物医药产值超200亿元。

以罗浮山中医药旅游产业基地试点打造国际健康旅游先行示范区为契机,惠州能否加强与港澳合作,挖掘中医药、生命健康、生物等产业的潜力?

香港特区政府前财政司司长、南丰集团行政总裁梁锦松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建议惠州依托罗浮山探讨打造国际医疗康养试验区。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则表示,看好惠州发展大健康产业,但要建立新理念、探索康养新模式。

在专家看来,除了推进电子信息、石油化工等既有产业的低碳化改造、清洁生产,惠州应尽快系统谋划,把新能源产业、大健康产业、现代文化旅游业、节能环保产业等绿色产业做大做强,让生态优势“变现”为惠州的核心竞争力,形成引领高质量发展的强大“绿动力”。

■声音

广东省社科院环境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大磊:

惠州可发力节能环保产业壮大绿色动能

惠州绿色发展指数连续两年全省第一,背后还有什么不足吗?在哪些方面可以继续提升?7月27日,吴大磊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惠州绿色发展指数高,说明协调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能力、水平领先。但惠州仍面临能耗问题,且随着经济继续增长,污染排放和资源消耗也将有所增加,还是可能带来一定的挑战。惠州要想到更好的办法来平衡经济增长对资源环境的消耗和冲击,把握好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天平。

吴大磊认为,把握好这个天平,一方面是要培育经济发展的绿色动能,发展更多绿色产业;另一方面要加强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通过治理能力的提升来提高环境绩效。此外,还可以做大做强绿色金融,引导多方面的资本资源投入到绿色领域,解决资金的可持续性问题。

“生态好是惠州的底色,关键是怎么利用好这些资源,使生态经济化、经济生态化。”吴大磊认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要培育绿色动能,通过产业绿色化,把经济动能慢慢向绿色化方向调整。惠州已有一些绿色产业,并逐渐把绿色产业纳入现代产业体系,显现出比较大的潜力。不过,惠州虽然有风电等项目,但目前规模还比较小,未来要继续把这种绿色动能壮大,扩大绿色经济的比重。

吴大磊建议,惠州可以大力发展节能环保产业,这是今后的重要方向。节能环保产业是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的重要产业支撑,本身也是一种很强的绿色经济。目前,广东节能环保产业规模比较大,但总体竞争力还不是很强。惠州作为绿色发展水平先进地市,应该在这块做更多努力,通过发力节能环保等产业,为绿色发展提供产业支撑,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在吴大磊看来,惠州绿色发展水平比较高、基础较好,可以在绿色生活上先行一步。但感觉惠州目前在绿色生活、绿色消费方面还没有特别突出的案例,应先行先试、做更多探索。

“粤港澳大湾区瞄准建设世界级湾区,生态环境也应瞄准世界级,但现在离世界级还有差距。”吴大磊向记者表示,惠州的生态环境在粤港澳大湾区中领先,更接近世界三大湾区的水平,可以起到一种支撑作用。在迈向世界级生态环境的过程中,惠州应率先“摸杆”,不仅要争当广东第一,更要对标世界三大湾区的指标,担当粤港澳大湾区生态环境的先行者。

■观察眼

加快补齐绿色金融绿色生活短板

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惠州的自然资源禀赋和生态环境确实有优势。手持绿色生态“王牌”,如果不能妥善地保护与利用甚至加剧污染与破坏,将是最大的不负责。同样,如果拥有优良的环境,却因为缺乏科学合理规划、仅仅停留于农家乐和鲜果采摘等同质化、较低层次的传统经济业态上,不能最大程度把比较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那也是一种低效利用乃至资源浪费。

近年来,惠州在探索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上已有不少实践,但仍未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绿色化体系,也还存在一些亟待补齐的短板。绿色金融便是其中之一。

所谓绿色金融,是指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的经济活动,即对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的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务。

 一个城市的绿色生态、绿色产业、绿色生活,往往都需要绿色金融的“活水”浇灌。正如吴大磊所说,未来要保持强劲的绿色发展动力、较高的绿色发展水平,绿色金融不可或缺。绿色金融是解决绿色投入的很重要途径,不仅仅是惠州,整个广东也都应做强做大绿色金融,引导更多的资金流向环境治理和绿色产业等领域。

对比周边城市,惠州的金融业长期以来发展滞后、活力不足,近几年在创新驱动发展的背景下科技金融变得更加活跃,但绿色金融还没有很好破题。去年,《惠州市金融业发展改革“十三五”规划》提出,打造面向生态智慧和高端制造的潼湖绿色金融集聚区,积极构建以绿色信贷、绿色债券、低碳金融为代表的绿色金融服务体系,但目前外界仍没有看到太多实质性的动作。

目前,广州正以花都区为核心建设国家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鼓励设立绿色产业的引导基金、发展基金、担保基金。在这方面,惠州可多多取经学习,通过做大绿色金融,精准引导和撬动绿色经济。

当然,惠州在绿色生活方式上也还有待提升。如何让绿色生活引领风潮?除了像深圳那样加快应用新能源汽车,推广绿色交通、低碳出行,惠州还可以参考全国首个地市级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浙江湖州的经验,大力开展绿色社区、绿色学校、绿色医院、绿色饭店、绿色家庭等绿色细胞创建,让绿色发展理念内化为市民的自觉行动,把更有“惠味”的绿色生活变成这座城市最亮的底色,更高品质地满足美好生活需要。

应该说,守护好一方绿意山水的同时,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上走在前列,在以绿色化引领现代化上先行一步,让美丽与发展共赢,让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兼得,才是惠州最富潜力的竞争优势,也应该成为惠州最有为的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