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评价 > 详细内容

新时代下新思考:“走在全国前列”的广东如何走

编者按

日前,在第七届中国南方智库论坛上,针对“改革开放40年广东经验总结”和“探索广东未来发展之路”这两个议题,与会学者和专家展开了热烈讨论。本报编辑部特选取刊登其中的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中共广州市委党校哲学与文化教研部主任李仁武:目前,广东的发展,从文化层面来看,主要是从要素的发展、要素的提升、文化场馆的建设等转向文化的驱动、文化的引领等方向,这些转变可以为广东的文化建设带来新发展。改革开放40年来,广东有四个坚持:一是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二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文化发展理念;三是坚持以传承中华文化作为根基;四是坚持以深化文化体制改革作为发展的动力。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在国际产业分工的大背景下,广东应该依托特殊政策和创新红利来推动产业的动力转换,即从被动承接产业转移到主动切入产业分工当中,不断让产业从低级向中高端产业转换,走出一条从成本要素向驱动要素迈进的产业创新转型升级之路。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朱最新:广东依法行政40年的经验对于全国有着借鉴意义,主要有三点经验:一是坚持党的领导。二是以人民为中心。三是贯彻中央精神与先行先试有机互动,依法行政、贯彻国家法律的同时,广东也强调先行先试,比如,政务公开、建立透明政府等举措。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过去40年,广东主要依赖于劳动力低成本,以货物贸易为主,形成开放优势,现在这种模式难以持续。目前,二次开放要依托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以服务贸易为重点,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消费、中国市场,这样才能在变化内外环境中立足自身、把握趋势、释放内需、赢得机会。提出四点建议:第一,适应消费需求结构升级,主动扩大优质产品和服务进口。第二,要有服务贸易为导向的创新性负面清单框架。第三,以服务贸易为重担推动“一带一路”的倡议实施,比如在中日韩自贸区、亚太自贸区等双边、多边谈判中,把服务贸易作为重点,主动推进相关协议达成,为自己赢得主动。第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打造新高地。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周林生:改革开放40年来,广东经验探索与启示可以总结为五点:第一,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是从对旧思想、旧模式、旧理论一步一步的突破中走过来的。第二,坚持市场经济改革方向,这是广东最核心的改革经验,广东的市场化进程最快,市场化程度也最高。第三,坚持对外开放,主动融入全球分工协作体系,过去,广东主要做基础性的制造业,现在其正向微笑曲线的两端提升,参与更高形态的竞争。第四,坚持先渐进式改革而后系统改革的基本方略,在改革进程中,广东采取先易后难、先农村后城市的方法,保持改革发展的稳定性。第五,坚持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双向改革路径,尊重基层改革创新的积极性。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现代化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邓智平:广东未来的发展要持续不断地探索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这不是封闭的过程,而是不断与时俱进的过程。要通过构建有利于创新驱动的体制机制来实现向全球价值链的攀升,这是防止陷入开放陷阱的重要方面。此外,需要建立以共同富裕为目标的现代社会结构,建立互利共赢的关系。

广东警官学院公共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马建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广州人口发生了巨大变化。对于人口调控,广州有以下特点:第一,微观调控,城市内人口向城市外部疏;第二,分布调控,优化城市内部的人口分布;第三,优化人口的结构,人口有性别、年龄、职业等指标,这一调控具体目标有三个:规模、分布调控、结构性。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长助理曾志敏:改革开放40年,广东在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方面主要有三点启示:一是广东特别注重营造引导创新的良好制度环境;二是广东突出强调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同时不断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等平台建设;三是广东利用现有的科技力量,尤其是互联网技术,加速对传统制造业的升级,实现“互联网+产业”的跨界融合竞争,推动更多的高科技企业发展,加速创新进程。

广东工业大学副校长张光宇:广东改革开放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起始阶段,这个阶段的特征是引进模仿,起初,广东以港澳台资的引进为起步,通过引进模仿,消化吸收再创新。二是发展阶段,企业认识到自身核心竞争力的不足,开始自主创新,以提升核心竞争力为目标,特别是在1998年广东省正式提出要“科教兴粤”之后,其一直力求以科技进步来推动广东经济再上新台阶。三是深化阶段,这是全面创新为导向的阶段,在这一阶段,广东面临着过度依赖国际市场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产业低层次、含量不高的粗放式模式难以为继,靠资源劳动投入的发展方式难以为继等问题。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广东过去参与全球分工,主要是基于低成本要素。未来广东要参与全球分工,必须要依靠产业研发、创新设计来提升竞争力。如果广东在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新一代的信息技术、智慧城市等领域占领一席之地的话,那么这对于提升广东整体技术创新能力、科技能力,打造引领全球的高科技产业中心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文字由马思泳、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张洽棠 皮泽红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