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评价 > 详细内容

2020年前,广东一批超千亿元龙头国企呼之欲出

本报记者 李振 广州报道

高质量发展探新路

而正是在2017年广东“大国资”战略下重组的国资国企,创造了如今超过20.4的同比增长和1381.29亿元的利润。

作为国资大省,广东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广东省属企业中涌现出中国500强企业6家,资产过千亿企业5家,以及粤高速、粤电力、省广股份、宏大爆破、中金岭南、广物汽贸等一批行业龙头企业。”在831日召开的十二届广东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上,广东省国资委负责人说。

如此成绩是如何创造的?受访专家表示,在推动广东国有经济高质量发展方面,国企改革功不可没。“广东国企改革比较有特色,首先是通过战略性重组实现了国资结构的优化,再因类施策稳步推进混改,还注重突出管资本的职能。”

而针对下一步国企改革,广东在今年8月份出台的《广东省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下称《方案》)中提出,广东要力争2020年底前打造一批核心竞争力强、资产超千亿元的大型行业龙头企业,积极推动经营性国有资产证券化。

7月创近年来最好水平

据广东国资委公布的数据显示,1-7月份,广东21个地市国资监管企业和18户省属企业资产总额101572.76亿元,同比增长13.9;净资产34569.76亿元,同比增长12.2;实现营业收入10892.73亿元,同比增长14.8;实现利润总额1381.29亿元,同比增长20.4

业内人士认为,上述主要经济指标创造了广东近年来的最好水平,尤其是在利润方面。“至少在6年前,广东国资系统还受累于‘小、散、弱’产业格局,无法发展壮大。”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广东国资的资产规模历年都在持续扩大,但很多国资国企都规模较小,且产业类型都重复性分布,在集团层面上一直以来都没有几家实现整体上市。

他拿广东的港口举例,广东范围内不但有广州、深圳这样的大型港口,也有东莞、惠州、珠海、汕头、佛山等中小型港口,除招商局港口为央企下属上市企业、中山港航集团为民企外,其他集团均为省、市国企。

“很多时候,集团内部、集团之间都是在做无效低效的重复性内耗竞争。”在他看来,如果把同属性的国有资产通过战略性重组,既可以实现打造一批千亿元的龙头企业,产生更好产业集聚效应,又可以避免内耗竞争。

诚如林江所言,广东已经在港口方面有了重组思路。在已形成的《广东省港口资源整合方案》中,广东提出以广州港集团、深圳港口集团深圳市内部整合组建为两大主体,分区域整合沿海14市及佛山市范围内的省属、市属国有港口资产。

而正是在2017年广东“大国资”战略下重组的国资国企,创造了如今超过20.4的同比增长和1381.29亿元的利润。

广东省社科院国资研究中心主任梁军看来,上述成绩还离不开广东在混改方面重点突出管资本职能的因素。

他发现自十九大后,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国资的表述有了变化。“从过去强调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到现在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提法出现了转变。”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如此更好地体现出国家要求国有资本的控制力和影响力,“不再一味强调规模”。

“从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转变,尤为重要。”梁军认为,以往管资产,国企总带有政府意图和人治因素,以致缺乏市场因素而总是管不好。

林江也认为,国资国企在混改过程中不一定要占控股地位,想着去介入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中。“国企未必会比民营企业更具有优势。”他坦言,“如果只是管资本的话,国企可以有更多精力放在产业链提升上,提高市场资源的配置能力,这对产业升级和整个行业都会起到重要引导作用。”

以国企改革的深圳样本为例,深圳地铁入股万科就属于国企管资本的模式。“深圳地铁在入股万科集团过程中,并未像此前一样选择占控股地位,而是成为大股东。这样既实现了国资对优质资产的控制,又保留了万科民营的市场运作机制。”林江说。

推动经营性国有资产证券化

尽管广东国企改革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李成在公开场合依然表示,广东仍需要进一步深化国企改革成果。

从今年8月份出台的《方案》中可以发现,广东下一步要聚焦实体经济,重点发展基础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力争2020年底前打造一批核心竞争力强、资产超千亿元的大型行业龙头企业;以提高国有资本流动性为目标,积极推动经营性国有资产证券化。

而在此次会议上,路线图变得更加具体。广东国资委提出要重点投资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智能装备与机器人、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与健康、新材料与高端制造、新能源与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金融、现代物流、工业互联网、国际航运、文化创意及设计、检验检测、人才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鼓励国有资本进入旅游、体育、养老、食品、文化等产业。

在林江看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基础产业”就属于广东国资委下一步突破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

战略性新兴产业投入高、风险大,而类似体育、养老、文化等基础产业则投资周期长、收效慢。因此对于民企而言,对于上述产业的投资比较谨慎。

“国资国企在承担风险上的韧性较好,尤其是在经济转型的特殊时期,作为国资国企首先考虑的不是风险,而是责任和表率作用。”林江说。

而“推动经营性国有资产证券化”则是广东国资委针对下一步深化国企改革而提出的一项重要举措。

实际上,证券化是一种盘活资产的重要方式,等于把固定资产变成流动资金。

在粤海投资出现危机时,证券化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广东曾把东江水业务资产注入粤海投资,增加粤海投资的融资能力。”林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东江水供港业务每年的收入稳定,广东省国资委提前将这部分固定资产通过证券化方式变为流动的资金,从而实现了良性循环。

他认为,广东有很多优质国资国企资源,实际上可以通过证券化,再将融资投向新的领域,实现多赢。

在梁军看来,对国有资产证券化实际上也是实现对国资市场化监管的重要方式。

“通过上市的途径实现国有资产证券化,是一个非常市场化且有效的渠道,因为上市公司所有东西都要公开透明、受证券市场监管,对于提升国资的监管、市场化水平也有帮助。”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