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金凯:中国并非苏联的五个理由
——以旧的苏联模式视中国为对美威胁忽视了中国与苏联之间的巨大差异

当今世界正面临着诸多难题,包括种族冲突、跨国界纠纷、经济动荡、气候变化等等。而最为突出的问题则在于全球治理的乏力与失能。时间在流逝,但各国特别是大国之间仍未就世界局势该如何发展以及各国应如何协作达成任何有效共识。世界大国似乎都有着不尽相同的方向选择:英国脱欧、“美国优先”、“一带一路”,等等。基于国家间历史与社会的多样性,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当然并不是强加于整个世界的唯一的发展蓝图,而中国也并未如此行事。但显然,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却是一个更加开放、更加包容的方案。作为“七国集团”的成员国,意大利近期高调宣布正式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举动恰好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如此,正是在此刻,华盛顿再一次聚焦中国与俄罗斯,并同时将两国(特别是中国)视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与首要威胁。3月27日,在出席国会外交委员会听证会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声称美国“将在新的大国竞争时代中确保中国和俄罗斯无法获取对美战略优势。”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以上听证会举行的数日前,美国华盛顿的政策建议者与前美国政府官员召集成立了一个“应对中国威胁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 (CPDC)”,并发表声明称“如同过去的苏联一样,共产主义中国就是对美国的生存与意识形态的威胁。”

实际上,将中国描绘成如冷战时期的前苏联一样是对美国的威胁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上一轮中国威胁论早在1990年代早期就已兴起。其后,中国在南海的正当行为也被描绘成“攻击性的”甚至是“法西斯的”。最近,更有观点臆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将让许多中小国家陷入对华的种种经济或政治债务陷阱。以上的种种论调如非源自臆想、夸大,便是来自过分的简单化思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高级研究员马文·卡尔布(Marvin Kalb)早在2012年便质疑美国对中国在非洲及南海地区所谓的“攻击性的举动”的反应,并指出中国的行为“都可以看作是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从经济落后到经济强国巨大转变的合理延伸

然而,在西方特别是美国仍有许多人对冷战时期的苏联持有根深蒂固的惯性记忆,毕竟苏联曾是那个唯一有能力多次将美国从地球上“抹去”的国家。对于前苏联的恐惧与憎恶或许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在一些美国人的心头萦绕不散,但这与当今的中国有何干系?美国对冷战的噩梦记忆即便难以消散,那也与中国并无多大关联,更不用说中国人民正忙于实现并见证自己的国家正从一个落后贫穷的国度发展成为一个初步繁荣的中等收入国家,并持续向前。这样的雄心壮志有何错误?将中国等同于前苏联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中国与冷战时期前苏联的巨大差异至少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首先,凭借着其军事和意识形态主导权,前苏联几乎是在东方世界构建了一个华沙条约组织下的“帝国”。中国则早已抛弃、排斥那样的意识形态思维模式,并始终坚持奉行独立自主、不结盟的外交原则。事实上,正如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阿米泰·埃兹奥尼(Amitai Etzioni)所指出的那样,前苏联“公开地寻求统治整个世界,”而中国却“从未侵略或占领任何国家。”

第二,前苏联公开地、直接地将美国视为自己无法共存的敌人。但中国却寻求与美国建立一种“新型大国关系。”中国相信并不断地向美国提议,认为“求同存异”是可以实现的。中国的自我认知以及其对美国的认知与前苏联有着巨大的差异。政治认知与自我认知确确实实很重要。

第三,在冷战的紧张对峙时期,前苏联与美国之间基本不存在经济或政治的“相互依存。”但是,尽管中美之间存在分歧与差异,但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国与美国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特别是在经济领域。对美国而言,如果当今中国真的是如同前苏联一般的存在,那么一度广泛流传于(特别是西方)媒体舆论间的诸如“G-2”、“CHINAMERICA”(中美国)这样的流行语岂不就成了荒谬至极的诳语?

第四,在面临内部及外部问题时,前苏联往往采取排斥的手段,而中国则持续不断地推进改革。前苏联时期,也曾有过或温和或激进的改革,但是常年累积的体制僵化存续依旧,进而在经济与意识形态等领域严重地动摇了苏维埃政权的根基。而与此形成对照的是,中国人民相信“改革开放”涵盖社会、经济与政治的诸多方面,并且“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最后,很显然,前苏联失败了。但中国的和平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成功,并且仍在持续。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成功和它一直所需要的和平环境是建立在改革以及对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世界的开放的基础之上,而不是源自无休止的军事主义、穷兵黩武的大国竞争。这可能也是中国人从苏联解体中所领悟到的重要教训之一。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关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