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评价 > 详细内容

广东省统计局:我省城镇常住人口占比超70%

日前,省统计局发布《2018年广东人口发展状况分析》(以下简称《分析》)显示,广东城镇常住人口占比超70%,珠三角地区城市群的人口集聚度继续加大,人口年龄结构继续呈现“两头低、中间高”的总体特征,常住人口婚姻状况保持稳定。

每百人负担35人,总抚养比低于全国平均

人口的年龄结构对社会经济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也是反映人口状况的一项重要指标。

从劳动适龄人口(1564周岁)抚养系数来看,2018年末,全省少年儿童抚养比23.15%、老年人口抚养比11.62%、总抚养比34.77%。换言之,全省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大致需要负担35名非劳动年龄人口。

从数据上看,“全面二孩”政策累积效应得到快速释放后,出生人口总量有所下降——2018年末,自然增长人口92.76万人,自然增长率8.24‰。与上年相比,出生及自然增长人数分别减少7.65万人和8.77万人。

与此同时,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为广东经济发展提供充裕的劳动力资源和人口红利,成为广东人口发展的一大特色。截至2018年底,全省常住人口11346万人,比上年增加177万人,常住人口数量继续居全国首位,人口密度为全国的4.35倍。

以青壮年为主的跨省流动人口也改变了户籍人口年龄结构。在这影响下,广东的常住人口总抚养比比同期全国平均值低5.67个百分点,仍然是全国人口总抚养比较低的省份之一。

珠三角九市人口占大湾区总量的近九成

城镇化率是反映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的另一项重要指标,《分析》显示,全省常住人口约七成居住在城镇,但不同区域之间的差别较大。

2018年末,全省居住在城镇的常住人口为8021.62万人、居住在乡村的3324.38万人,分别占常住人口总量的70.70%和29.30%,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同比提高0.85个百分点。70.70%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1.12个百分点,是全国除上海、北京、天津三个直辖市外人口城镇化率最高的省份。

分区域看,珠三角核心区、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及北部生态发展区人口城镇化率分别为85.91%、52.70%和49.73%,比上年分别提高0.62个、0.59个和1.15个百分点。

人口向城镇聚集的同时,还呈现出向珠三角聚集的趋势。

2018年末,全省常住人口区域分布情况为:珠三角核心区6300.99万人、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3357.89万人、北部生态发展区1687.12万人。其中,珠三角九市既是广东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核心区域,也是常住人口数量增幅最大、增长速度最快的区域。2018年,广州、深圳两市的人口同比净增40.60万人和49.83万人,占同期全省常住人口增量的51.09%。

此外,2018年,珠三角九市常住人口占粤港澳大湾区人口总量的88.55%,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分别占10.51%和0.94%。

未婚占比较高,初婚年龄相对较晚

近年来,广东人口婚姻状况表现出“未婚占比较高、有配偶占比相对偏低”的特性,《分析》认为,这主要与低龄组青年人口占比高、初婚年龄相对较晚有关。

根据近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年龄结构数据显示,广东常住人口中1524周岁人口比例为16.12%,比全国平均水平要高3.35个百分点。2010年广东常住人口平均初婚年龄为25.55岁,要比全国推迟0.7岁。

2018年末,全省15周岁及以上的常住人口中,未婚占22.92%、有配偶(含“初婚有配偶”和“再婚有配偶”)70.89%、离婚1.27%、丧偶4.92%。与上年全国平均水平相比较,未婚人口比例要高出4.32个百分点。

与“十二五”期末比较,2018年全省有配偶、离婚、丧偶人口占比分别提高2.40个、0.20个和0.68个百分点,未婚人口占比下降3.28个百分点。这些数据表明,广东常住人口婚姻状况保持稳定。


■专家

建议用现代产业和更好机制聚集高端人才

“大量人口流入是非常好的发展信号,也为广东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良好的人力、人才基础。”省社科院省人才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周仲高表示,这说明广东对人口的吸引力是持续、强劲的,这源于广东的三个优势:其一是经济优势,广东经济发展快,有充足的就业和发展空间;其二是社会环境优势,公共服务均等化做得比较好,在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公办学位等方面有很强吸引力;其三是生态环境优势,空气、水、森林资源保护得好,城市环境好,对吸引高端人才尤其重要。

《分析》指出,广东就业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优于全国水平,但受大专及以上教育程度就业人口占比却不具优势,这与广东就业人口中“专业技术人员”的比例较低有很大关系。

如何加速“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变?对于广东这样一个经济和人口大省来说,仅仅依靠引进人才不能完全满足发展的需求,提升就业人口整体素质水平还需要引进与盘活存量并举。

《分析》建议,一方面要继续重视基础教育,尽早实现将义务教育延伸至高中阶段,普及高等教育,加快培养本地专业技术人才;另一方面要优化人力资源配置管理,对于已经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劳动者,开展在职培训或职业技能培训,激发劳动者的创新能力,以适应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周仲高表示,广东是人力资源大省,但还不是人力资源强省。一方面,在很长时间里,初中高中毕业生是广东劳动力主体,提高高素质人口比重需要一个过程。另一方面,虽然广东的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不高,但是由于作为分母的人口总数很高,所以人才总量并不少,在全国各省份排名前列。他建议,广东应从加快发展高水平现代产业和优化人才体制机制两方面着手,吸引高端人才集聚,“现代产业是吸引、承接人才的重要载体,好的人才体制机制可以让人才价值得到更好实现,广东在高校等领域的人才使用上还有很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