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报道 > 详细内容

去年被郑州、宁波落下 佛山拿什么冲击“万亿俱乐部”?


425日下午,佛山2019年第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召开,数据显示,一季度,佛山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266.50亿元,同比增长6.70%,高于全年6.0-6.50%的预期目标,比全国高0.3个百分点,比全省高0.1个百分点。

“稳中有进、好于预期,实现较好开局”,在经历了2018年万众瞩目之下,GDP未破万亿的尴尬之后,佛山的一季度数据似乎能让其稍稍松一口气。

“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话,我四十岁之前都是春天。”这是电影《一代宗师》里叶问的一句台词。用在他的家乡佛山身上,似乎也挺合适。

改革开放40年,佛山以制造业立市,经济实现跨越式增长,GDP1979年的14.10亿元起步,1988年突破百亿元大关。从1992年至1997年,佛山经济总量连续7年每年都突破一百亿大关。而到2017,佛山GDP达到9549.60亿元,位列全国城市第16位。

只是当前的佛山,似乎正遭遇“中年危机”。2018年,佛山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935.88亿元,增长6.3%。这与一年前的预期不一样,彼时,在众人眼里,佛山同郑州、宁波一样,都是“万亿俱乐部”的种子选手。时过境迁,唯独佛山差这“临门一脚”。

这或许与佛山赖以支撑的制造业增速放缓息息相关。“长期以来,佛山太过于依赖制造业,制造业是佛山的亮点,但产业结构仍然比较单一,如今,传统制造业向先进制造业尚未转型成功。”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如是说。

此前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中明确,“要提升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发展水平,以珠海、佛山为龙头建设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并支持佛山深入开展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这是《纲要》中对佛山的定位。

纵观世界级大湾区,其发展的背后都有以先进制造业作为支撑的脊梁。“佛山作为全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制造业是佛山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长的朱伟表示。

问题是,借着粤港澳大湾区的东风,佛山能否扶摇直上九万里,摆脱制造业的“中年危机”,补上这“临门一脚”。


转型之困

“下阶段全市经济工作要坚持抓落实求突破,精准施策,确保经济平稳健康增长。”在第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朱伟表示,尽管佛山一季度经济保持平稳增长,但仍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经济工作任重道远。

去年上半年,在佛山顺德开厂供应家电零部件的孟芳,逐渐发现工厂的订单变少,或者客户下订单屡屡要压单价。作为经营者,他们明显感觉到2018年工厂经营不如意。

这似乎是2018年佛山制造业的一个缩影。作为我国重要的制造业生产基地,佛山2017年工业总产值接近2.5万亿元,在全国大中城市排名第六位,但与去年的数据对比来看,佛山的制造业好像在走下坡路。

2018年佛山工作报告中提到,装备制造业增加值达到1654.5亿元,增长13.5%,其中“工作母机”增加值347.4亿元,增长14.8%。

再到2019年佛山政府工作报告,虽未明确公开上述二者的数值,只是公布了增长幅度,即规模以上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4%,其中“工作母机”增长7.2%。但对比来看不难发现,二者涨幅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许召元分析称,佛山的产业集聚,很多是以村镇为单位,某个镇或区的产业配套比较完整,能够满足一个较小的专业化产业的发展。

但随着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固有的小区域发展模式,似乎限制了佛山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20184月,广东省社科院发布《广东产业转型升级指数评价研究报告(2017)》显示,广东21个地市的产业转型升级指数综合得分排名中,佛山排名第七,在珠三角核心七城中排名倒数。

许召元发现,在佛山拥有核心技术、核心品牌的企业,除了美的等少数大型企业外,大部分企业还不具有这样的优势。

一边是自身产业链竞争力不强、制造业产品附加值偏低、技术含量有待提高,一边是发达国家掌握核心技术、后发国家可以提供更有竞争力的生产要素。这是佛山,乃至中国制造业共同面对的局面。


金融短板

金融是制约佛山制造业转型最重要的瓶颈。今年1月发布的《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佛山攻略》研究报告中指出,

目前佛山拥有约8万家制造业企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152家),这其中虽有美的、海天、联塑、万和等诸多知名企业,但更多的却是小微企业。

佛山的工业增加值约占GDP六成,而金融业增加值仅占约4%,全市的800家金融机构很难为实体经济提供全方位支持。

当前,佛山的金融业发展水平,不仅难以比肩广州、深圳,而且弱于同级别的东莞。许召元此前在调研佛山时,很多企业向他反映有融资困难。

“佛山本地企业对金融的需求很大,特别是制造业企业”。广东宏泰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裴子平说道。该公司是一家位于佛山的类金融企业,专业为制造业企业提供融资租赁服务。

他分析,佛山传统的金融渠道相对单一,过于依赖银行渠道,其它金融渠道和工具在近几年增速很快,但是比重仍然较低。

“佛山本地法人金融机构数量少,且没有城市商业银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上述研究报告专项课题组的多名专家曾表示,这是令他们感到颇为诧异的地方。

确实,和宁波、青岛、苏州、无锡、泉州等非省会制造业城市相比,佛山的金融抑制情况较为严重,更多的制造业大市往往有一到两家地方法人的城商行来为制造业发展助力。

而佛山,由于部分区的经济较为发达,进而促进了区内的农商行发展较快。据许召元介绍,佛山部分区的农商行,在当地占据的市场份额,远超国有五大行和城商行。

以顺德为例,据顺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顺德农商行”)介绍,至2017年末,其总资产2957.96亿元,人民币存、贷款市场份额分别为42.55%和41.36%,持续稳居顺德2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首位。

制造业的发展,尤其是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离不开金融支持,因为制造业的发展或者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它往往会伴随着大量的投资转移、资本流量,成果的研发转化需要大量的资金,整个产业的重组也需要大量的资金。

去年12月,佛山曾发布以问题为导向的“金融十条”,着力缓解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当中提出引导银行机构加大对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建立健全具有佛山特色的融资担保体系等。

但仅从当前的金融体系来看,如何让金融能够真正实现助力民营制造业依旧任重道远,这将是摆在政府、金融机构、企业等多方面前的一道难题。


新的机遇

“狠抓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强化工业经济‘压舱石’作用。”

425日的第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朱伟提到了佛山下阶段重点聚焦的七个方面工作,首当其中便是制造业。

而在此前的《纲要》中也明确“支持佛山深入开展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并提到“构建极点带动、轴带支撑网络化空间格局。”

广佛同城化建设是极点带动的三大抓手之一。许召元认为,区域一体化可以产生联动效应,让资源在更大范围内配置,增强各个产业之间的配套能力。佛山与广州的经济互补性很强,经济规模和产业发展基础各有优势,两地同城后,广州将会弥补佛山的不足。

从两地的产业结构来看,2018年佛山三次产业结构为1.556.542.0,工业制造业占比过半,而服务业仅占四成。服务业是广州的长项,数据显示,2018年广州三产服务业占到了72%。

目前,广州总部经济、金融保险、商贸会展、港口航运、现代物流、中介服务等现代服务业经济优势明显,佛山装备制造、家用电器、陶瓷建材、金属制品等工业经济实力突出。随着广佛同城的全面深化,两地区域产业互补性、抗风险能力都将进一步提升。

“科创”是广佛同城的最大公约数。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需要科教和创新资源的支持,而广州的高教和创新资源十分丰富。

今年的佛山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全面深化广佛同城。加快推进广佛同城化合作示范区建设,推进广佛创新同城,提高产学研协同创新和成(19.07+0.90%,诊股)果转化水平,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也许有人要再次提到“虹吸效应”。“佛山毗邻广州,正处于广州金融机构的辐射圈内”,裴子平也认为,佛山金融业发展受限,此前就受到了广州的虹吸效应影响。

在他看来,未来佛山要加强金融业的发展,应该围绕怎么服务佛山企业发展的角度,在发展环境和机制方面做文章,发展具有佛山特色的金融产业。

另一方面,企业自身是理性的。佛山的企业,不会因为广佛同城,两地距离较近,就从佛山搬去广州。暨南大学经济学院特区港澳经济研究所所长钟韵认为,这背后需要考虑还是足够的竞争力和发展机遇。

在她看来,不可能每个城市的服务业都能占GDP50%以上,在全国也就只有超大城市才能达到这个程度。我们不能要求每个城市的产业链配套都面面俱到,现在强调的是错位发展以及分工协调,发挥各自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