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金凯:美国人来了吗?——华盛顿的对华反击及其不确定因素


摘要:追根溯源,美国对华“全政府”反击的意图由来已久,但其发展趋势则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不确定因素的制约和影响。

 

2011年,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了其制作的关于中国崛起的两集纪录片,并将该片命名为《中国人来了》(The Chinese Are Coming)。在这部纪录片中,BBC采用非常生动但不乏质疑的叙事手法描述了中国在整个世界当中的经济扩张。除了阐述中国在非洲及南美等大陆上的大规模经济活动,美国俄亥俄州杨斯顿小镇(Youngstown, Ohio)的破败工厂也特意地被纳入镜头,并作为一个典型的案例来详细描述特别是在全球化进程的帮助下,中国的经济增长如何能够给美国部分地区的经济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美国而言,中国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计划给美国带来的现实和心理上的阴影几乎在各个领域内蔓延,而华盛顿当前正在广泛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以及意识形态等议题上采取系统性的反制措施。这似乎表明:这一次是“美国人来了”,并且是针对中国的“全政府”反击。

“全政府”(whole-of-government)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至少在2009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四年期角色和任务审查报告》(Quadrennial Roles and Missions Review Report)就提出“支持将‘全政府’途径制度化以应对国家安全挑战”。2010年5月27日,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所做的一场演讲中也提出:当局的目标之一就是“开始确定国防、外交、国内发展从实质和程序上来说都不再彼此隔离,而从实质上讲这些都必须被看做是一个整体,同时‘全政府’必须是上述三者的共同追求目标。”

当中美关系仍处于紧张态势而贸易战仍在持续之时,与上述论述类似的立场观点及政策措施屡屡出现在美国的媒体攻势和政治宣传当中。这一次,美国国会似乎表现地更为积极主动。2018年8月,美国国会通过的《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就明确指出美国需对中国进行“全政府”反击。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当中的重要人物,如副总统迈克·彭斯、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多夫•雷、以及国务院负责武器控制和国际安全的助理国务卿克里斯托弗·阿什利·福特等都在多个不同场合针对美国如何反击来自中国的挑战甚至是威胁时提到了“全政府”的反击理念和政策途径。

显然,华盛顿的决心绝不仅限于政治口号以及对中国的批评。特别是自2018年中期以来,美国政府几乎是在所有方向,并通过各种可能的手段,同时在各个层次上全面实施一场对华“全政府”(如果不是“全社会”)反击。例如,持续紧张的贸易战政策正是华盛顿坚决而全面反制北京的政策立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政府不仅对华实施惩罚性关税措施并将更多的中国实体列入高科技出口管制实体清单,更利用长臂管辖手段定点打击华为公司。除了这些与贸易有关的手段外,基于所谓的间谍活动指控与怀疑,华盛顿已经开始全面控制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民间往来。此外,美国海军最近加大了在南海地区的抵近侦察力度,而同时美国海岸警卫队更是被派往中国近海参与巡航(这明显具有“灰色区域”战略属性),从而显示美国维持其在该地区绝对主导权的政治决心和军事能力。

与此同时,当香港暴力示威者的行为对香港的社会秩序造成极度破坏之时,西方特别是美国的一场媒体攻势与政治宣传轻易地并且是习惯性地将矛头指向了北京以及香港特区政府。另一方面,香港本土的所谓异见人士则在华盛顿接受了美国政治人士的会见,而美国国会也迅速通过了与香港有关的法案,并以此来标示华盛顿所持的政治价值与理念。在美国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政策上,我们也能够看到几乎同样的政策与行事逻辑。

鉴于当前的紧张局势,华盛顿与台北之间的“渐进式”的互动(尽管相对而言不那么冒进与公开)则可以看做是美国政府所实施的对华“全政府”反击的另一个“灰色区域”竞技场。当然,美台关系一旦触犯中国的红线,同样会引发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

尽管如此种种,对上述政策、手段与措施的初步归纳与分析表明,自贸易战开启以来,美国方面的政策举动的力度呈现出递增的趋势,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之上似乎存在着一个无需明示的限制标杆,以防止美国与中国之间瞬间和完全的“脱钩”。毕竟,实际上对美国而言,与中国完全“脱钩”并不是唯一的政策选项。

当然,美国对华“全政府”反击也面临着一些不确定因素。例如,美国国内的公众态度与支持度就是一个重要的内部变数。当美国对华贸易战持久不决而中国果断地采取反击措施时,美国的公众(特别是美国农民)则必须承担贸易战所带来的相当部分的后果。索菲·昆顿(Sophie Quinton)在PewTrusts所发表的文章就指出,经济学家们普遍相信,由于贸易战,国际市场将不得不以一种在今后很多年当中对美国农民产生严重影响的方式进行重组。同时,2019年9月《纽约时报》透过SurveyMonkey民调平台进行的一场民意调查显示,58%的受访美国民众认为与中国的冲突不利于美国自身利益。而在2019年6月针对同样的问题进行民意调查时,持同样立场的民众比例为53%。

美国盟友的参与和配合将是另一个重要的外部变数。尽管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如日本、澳大利亚以及其在欧洲的盟友英国、德国及法国等国都在诸如南海争端等问题上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与美国持同样或相近的立场,但当涉及对华全面的、“全政府”反击以及美国对多边体制的打压时,这些国家的政策立场则不一定与美国完全一致。一个值得注意的矛盾点在于特朗普几乎对所有的主要大国都采取了惩罚性的关税措施,包括美国的盟友。就在本月初北约峰会举行的前夕,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对法国的奶酪、香槟和红酒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华盛顿与其亚洲盟友的关系也并非一片祥和。前不久,美国与韩国就驻韩美军费用分摊问题所进行的谈判因双方分歧巨大而宣告破裂,而这甚至引发了韩国未来是否能够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加紧密的政治、经济甚至安全联系的猜想。

美国对华贸易战及美国对华“全政府”反击当然脱离不了世界贸易及经济的宏大版图。而在这块更大的版图中,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政策立场并不能为华盛顿赢得更多的支持。对于近来华盛顿针对世界多边经济与金融体系所采取的单边主义行为,欧盟国家就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因而在这个问题上欧盟国家与中国的立场是基本一致的。

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改革为例。多年以来,华盛顿对WTO相关改革及WTO上诉机构法官任命的阻挠就深刻地反映出了美欧之间有关世界多边体系的一些明显的矛盾与分歧。基思·约翰逊(Keith Johnson)近期在美国《外交政策》所发表的评论文章就感叹特朗普“可能最终杀死WTO”。实际上,正如美联社的报道所称,世界贸易正面临着转向“丛林法则”(the law of the jungle)的危险局面,而这似乎正是特朗普制下的美国所期望的。但是欧盟则坚决反对美国的立场。欧盟驻WTO总理事会代表若昂·阿吉亚尔·马查多大使(João Aguiar Machado)在近期公布的一份声明中明确指出反对单边保护主义、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的理念正处于危险当中。欧盟对一个多边贸易体系抱有坚定的信念,(因为)在这个体系中可以按规则行事,可以将争端提交给仲裁机构,可以在常设上诉案件中对特设小组的裁决提出上诉,以保证裁决的质量和独立性。”

当然,美国对华“全政府”反击的其它不确定因素包括中国可能采取的同样的全面反制措施(而这样的反制肯定会给双方都带来不同程度的伤害和损失)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自身所具有的不确定性——这当然与特朗普本人的行事风格有关。而如果在贸易谈判中美国与中国最终达成某种“伟大的交易”(great deal),那么美国对华“全政府”反击究竟能够走多远将会是一个值得思考和关注的问题。当然,不论是出于政治考量还是意识形态分歧,期望美国立刻和全面停止对华反击都将是不现实的。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关系学博士,目前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席格尔亚洲研究中心进行访问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