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金凯:美国应对香港问题的方式毫无益处

 

  提要:在香港问题上,华盛顿意图向北京展示其决心,但香港问题的走向最终并非取决于美国的主观意志。(原标题:“制裁香港——杀死一只知更鸟?”)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由于多种原因,香港的治理长期以来一直是中美之间争执不休的一个热点问题。所有这些似乎都与香港在中国大陆与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之间所扮演的独特“角色”有关。众所周知,出于经济、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等方面的考虑,西方国家一直都十分重视香港的特殊地位。
  在不断讨论、争辩近期香港局势的同时,许多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2019年实际上是一个世界性的“抗议年”。2019年12月,美国的一家国家媒体观察组织“FAIR”(据其网站介绍,该组织“自1986年以来一直挑战媒体偏见”)研究了美国《纽约时报》和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对2019年全世界范围内四个重要示威运动的报道:香港、厄瓜多尔、海地、和智利。该组织的研究显示,截至2019年11月22日,在《纽约时报》和CNN对以上示威抗议活动的报道中,涉及香港的有737个,厄瓜多尔12个,海地28个,智利36个——差距十分明显。为什么最近在国际媒体报道中香港是如此地突出和引人注目?在美国主流媒体眼里,厄瓜多尔、海地和智利示威行动中按照西方标准应该“普遍接受”的一些“民主呼吁”的重要性与香港示威人群的诉求相比似乎显得并不那么重要。或许还是因为香港是作为一个位于日益自信和强大的中国大陆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城市而受到特别的关注?
  近年来,有关香港问题的“国际化”一直是北京和华盛顿之间不断争论的重要事项之一。双方在许多地区及国际场合都不遗余力地表达了各自对这一问题的立场和看法。但有一点十分明确,即美国对香港的政策,包括其介入香港问题的战略和策略,已经成为华盛顿应对北京的长期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众所周知,中国一直都在努力实现其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而在香港“全面、准确地”实施“一国两制”也可以看做是这一宏伟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近年来香港问题的一些新的动向似乎让北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很多时候美国对香港的政策和行动是华盛顿“干扰”北京的一个政策工具。事实上,美国对香港的战略与策略手段可被视为美国遏华系列行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些行动当然包括旨在启动一定程度上双边“脱钩”的贸易战措施:如禁止高科技出口、阻止人员交流、发动意识形态媒体攻势,等等。在中国,甚至在美国,许多人也认为,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是华盛顿对北京日益增长的自信进行反击的一部分。显然,北京的这种自信包括果断而坚决地在香港地区实施港区《国家安全法》,尽管这样的举动在一定程度上是迫于一段时期以来香港地区局势的急剧恶化,特别是鉴于有关立法行动已经被搁置拖延了23年之久。
  与此同时,通过继续使香港问题成为一个“国际化”的问题,同时又威胁剥夺香港的特殊地位,这表明华盛顿似乎有两个目标。首先,是要证明其“对香港的民主和自由的关注”仍然坚定,即便美国不断呼吁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对香港采取协调一致的制裁措施。其次,华盛顿试图向北京表明,其对中国及其共产党政权的战略忍耐已达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水平,甚至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水平,而香港问题和在香港所发生的一切有可能成为一个“触发点”。
  但事实上,西方的许多媒体和政界人士并没有如实地、全面地向世界讲述香港所发生的一切。例如,在大多数西方媒体的叙述中,香港示威者们是一群和平、无辜、懂得自控的青年人,但却枉顾许多组织有序、装备精良的暴徒残暴殴打持不同意见的无辜香港市民、烧毁公共设施、甚至刺伤正在执行公务的香港警务人员的事实。一段视频片段更是显示,当一群暴徒殴打一个持不同意见的无辜市民时,穿着黑色衣衫的所谓“爱好和平”的年轻香港示威者们会自动包围过去,举起撑开的雨伞以遮蔽周围的视线。他们究竟在害怕什么呢?

  近几个月以来,以“支持”香港示威者为名,美国国会通过了一系列的涉港决议和法案,其中一些已被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为正式的美国国内法。而几天前,美国政府最终宣布撤销香港在其与美国贸易关系中所享有的特殊地位。当然,这样的制裁措施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一些后果,但事实有可能证明,相关影响更多地将是象征性而非实质性的,而部分原因在于香港与美国的直接贸易额十分有限。6月29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也指出:

  鉴于美国与香港的贸易量很小,周一宣布的新限制措施的影响似乎相对有限。2018年,香港仅占美国出口的2.2%,其中国防和高科技产品仅占一小部分。

  需要指出的是,当种族问题甚至暴力冲突再次成为美国国内的热点问题时,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并没有蹭热度并通过任何有关“乔治·弗洛伊德”决议或立场声明。显然,这样做将明确地构成对美国内政的干涉。
  作为享有高度自治的中国主权和领土一部分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有美国所承认的“特殊地位”对香港来说仍然很重要。但是,决定香港重要地位的是一系列更加广泛和深厚的基础要素,其中包括中国内地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和中央政府给予香港地区的一系列优惠政策。总而言之,尽管在香港问题上,北京和华盛顿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分歧,但无论如何,稳定繁荣的香港符合各方的长久利益,当然包括回归中国已20多年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身。

 
  (原文发表于2020年7月6日《外交学人》,此为翻译稿;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关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