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梁军: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时间逼仄刻不容缓

       9月27号国务院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及全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很大。

  第一,“三年行动方案”应该已经在行动了。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是2019年11月,第一次向外界透露正在抓紧研究制定行动方案。今年5月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和6月末的中央深改委会议精神,昭示着行动方案基本定型,随时出台。虽然至今未见到方案文本发布,但是仅凭“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这个名称,可以推测行动已经开始。名为“三年行动方案”,其实只剩下2年零3个月时间,不能也不会再犹豫不决了。

  第二,“三年行动方案”强调国企改革领域的“两个维护”。新闻稿开篇这样表述,“会议指出,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国有企业改革工作,多次做出重要指示批示,必须深入学习和贯彻落实。”联系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就国资国企改革所做的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批示,尤其是2016年10月在全国国企党建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可以窥见在这一改革领域尚存争议。如此,在推进“三年行动方案”过程中,国资系统必须把加强政治学习、坚定做到“两个维护”放在首位。这是确保国企改革不发生重大偏差的基本保证。

  第三,“三年行动方案”成果最终是要用数据检验的。此前,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三年行动方案”就是要落实国有企业改革“1+N”政策体系,大力推进“双百行动”、“区域性综合改革试验”、“科改示范行动”等专项工程。这就是说,这次不是又出新政策,而更像一个合成施工图和总攻进度表。报道说“是可衡量、可考核、可检验、要办事的”。方案文本应有许多具体指标和时间要求。以往的改革“意见”“决定”,在目标设定上偏定性,“三年行动方案”则偏定量。有了定量指标,军中无戏言,改革实效可期。

  第四,“三年行动方案”的背景色彩浓重而鲜明。其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突然摆出一副决斗架势。未来会发生怎样的危险态势,怎么预估都不为过。国资国企对于国家安全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超然地位和作用,就这样被我们的对手竖立起来。其二,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仿佛就是为国资国企此番再出征而增添的一场“祭旗”和“加冕”。所以,会议要求的五个具体方面任务,几乎都是围绕上述地位和作用而展开。我相信,最终的方案文本,与去年的初稿相比,一定有上述两项因素叠加而导致的较大的提升。因此断言,当下是国资国企改革历史上最好的外部时机和舆论环境。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广东省国有资本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