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左晓斯:完善适应超大城市特点的 劳动力流动制度

  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重要讲话,明确提出新时代经济特区建设的新使命新目标,对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提出新要求新任务。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提出“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完善适应超大城市特点的劳动力流动制度”。这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赋予深圳“与时俱进全面深化改革”新使命的具体措施,对深圳未来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一方面,在北上广深四个中国超大城市或一线城市中,唯有深圳的人口结构是非户籍人口比重超过60%,流入人口成为劳动力的主要来源;另一方面,深圳波澜壮阔的改革发展历史,也是一部新老深圳人持续迁入并开创精彩人生的奋斗史,正是一代又一代的新增人口和劳动力不懈开拓进取,深圳才得以由一个偏僻小渔村迅猛发展成为中国最具活力和发展潜力的超级大都市。因此,改革完善适应超大城市特点的劳动力流动制度,对于推动深圳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显得十分重要和迫切。
  改革完善劳动力流动制度重点在深化户籍制度改革
  户籍管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础性社会管理制度,自1958年确立以来没有作出根本性改革和调整。这主要是因为国家基本户籍管理制度属于中央事权,涉及到各种复杂情况,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也是因为这种与社会权利和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挂钩的户籍制度在较长时期内与我国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从户籍制度改革的终极目标和基本方向来看,应该是回归到管理住户人口基本信息以服务全社会的基础性管理制度。深圳作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可以争取中央授权,选择一定区域探索实施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同时剥离户口上附着的教育、医疗、就业、住房、社会保障等社会权利,并基本放开落户限制。
  但从近期来看,逐步降低门槛,将积分入户由事实上的人才引进制度转向吸引和留住劳动人口的主要政策成为更迫切更现实的选择。放眼全球超级大城市,持续稳定增长的劳动人口规模和均衡合理的结构都是其繁荣发展之本。目前来看,高层次人才和技能型人才入户已经没有多大障碍,但户籍人口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积分入户制度改革是时候向普通劳动者倾斜,特别是向生产一线劳动者、城市基础(基层)服务劳动者、新业态劳动者倾斜,让这些城市的主体和基本盘沉淀下来,安居乐业。
  居住证制度是劳动力流动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与积分入户制度互为补充
  有些劳动者的积分一时达不到入户标准,有些劳动者不愿意将户籍从原居住地迁出,居住证为这些群体提供城市身份和相关服务资格的凭证,也为政府部门进行人口登记统计和服务管理提供基本依据和手段。近年来,包括深圳在内的不少城市一直在通过增添服务功能的办法提升居住证的含金量和吸引力,并取得不错的效果。
  居住证制度改革必须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真抓实干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为指导,以人民群众满不满意为基本标准。深圳的居住证制度改革应当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结合起来,按照“一减一加”思路综合推进。即随着基本公共服务覆盖范围逐步扩大,服务标准提高并标准化,基本公共服务逐步覆盖全体常住人口,户籍上附着的社会权利和社会服务资源将逐步减少,直至消失;与此同时,随着工作或居住年限的增加,居住证上的基本公共服务资源和权利将逐渐增加,达到积分入户标准时,与户口本的功能和价值完全一致。这里的关键是“减什么”与“加什么”的问题。一直以来,非户籍劳动人口的“急难愁盼”问题集中在随迁子女入学、住房保障以及随迁父母养老等,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随迁子女入学难题。深圳户籍制度和居住证制度改革要突破、要“加减”的,正是这个深水区、硬骨头。为此,深圳必须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等基本民生领域加大财政投入和社会投资,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齐这些涉及超过1300万居民特别是非户籍常住居民切身利益的社会发展短板,为其他各项制度改革奠定牢固基础。
  探索与新业态相适应的特殊工时管理制度改革
  随着科学技术发展和生产生活方式转变,深圳经济领域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蓬勃发展,全国领先。探索与此相适应的特殊工时管理制度改革试点已经列入《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深圳应尽快修订促进和谐劳动关系的相关经济特区法规,扩大特殊工时制度适用行业和工种岗位范围,将快递、外卖、网约车等新业态以及基于云计算、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新平台的新工作类型纳入其中。
  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发展的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其中我国人口形势正经历趋势性大转变,不仅人口增长曲线出现拐点,劳动人口总量以及在总人口中的比重都开始转头向下。历史与现实已经充分证明,在老龄化和少子化不断加剧的大背景下,人口特别是劳动人口已经成为基础性资源;各大超级城市的竞争不仅是人才的竞争,也是劳动人口的竞争,甚至是人口总量的竞争。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创造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奇迹,必须有稳定的大规模、高质量劳动人口作支撑;改革完善劳动力流动制度必须深思熟虑,改出成效,示范全国。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