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周仲高:值得期待的“同城化累计互认”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围绕“构建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一步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作出重要部署,涉及“推动劳动力要素有序流动”方面,明确提出“除超大、特大城市外,在具备条件的都市圈或城市群探索实行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有序引导人口落户”。方案一经公开,便引发社会各界关注,被认为是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又一重磅举措。
  劳动力是社会生产力的主体,是社会生产力最活跃的要素。以人为本推动劳动力要素市场化配置,是满足生产力主体需求、释放劳动力活力潜力、提升劳动力要素配置效率的必然要求,对进一步激发劳动力创新创业活力,构建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意义。户籍制度是我国的一项重要社会管理制度,发挥过重要历史作用。同时要看到,适应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适时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激发劳动力潜力,形成充满生机活力的劳动力要素市场,是亟待破解的时代课题。
  全面深化改革以来,我国户籍制度明显加快了调整,一个显著特点是,率先在都市圈或城市群范围内实现劳动力要素的有序流动和动态平衡。2019年2月,国家发改委《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提出,“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在具备条件的都市圈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积互认”;2020年4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进一步提出,探索推动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
  城市户籍对人口发展之所以重要,主要是附加在户籍上的城市福利和社会保障功能。较长时期以来,各大城市通过积分入户等方式来引导并选择城市发展需要的人口,为劳动力有序流动提供了重要渠道。近年来,很多城市通过建立和完善居住证制度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努力通过市民化道路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取得明显成效。但实践中也发现,市民化虽然满足了流动人口发展需求,但对一个城市发展而言,却面临市民化成本负担与分摊的困境,甚至出现城市“福利洼地”现象。长期来看,户籍登记与享受福利的不完全匹配,对城市留住人才同样是不利的。
  探索试行都市圈或城市群内的户籍制度改革,就是要实现劳动力要素市场化配置,为劳动力和人才资源在区域内顺畅流动和高效配置提供制度保障。实施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和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分别从时间和空间尺度对户籍制度的封闭性进行突破,极具示范引领价值。在具备条件的都市圈或城市群探索实行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本质上是进一步降低落户门槛,既遵循人口迁移流动规律,又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要求,为都市圈或城市群内不同城市的劳动力流动提供了更好政策条件,对城市群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和区域协调发展均有重要促进意义。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省人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