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杨明:科技创新助推粤港澳大湾区新经济融合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粤港澳大湾区要围绕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战略定位,狠抓科技创新,促进新经济融合发展。

3月20日,《新经济》杂志社社长、广东省市场经济促进会会长杨明在深圳市企业联合会、深圳湾国际创新联盟主办,创投决、中安智谷联合主办,深圳市企联云创空间创投发展有限公司、深圳湾(肇庆)新经济加速器承办的2021第五届深圳湾新经济全球论坛上,做了题为“科技创新助推粤港澳大湾区新经济融合发展”的主旨演讲。

新经济与科技创新

2000年,新经济在美国发端5年后,诺贝尔经济学奖1980年度获得者、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克莱因教授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将美国经济构成划分为三个部分:传统经济、知识经济和新经济。传统经济指制造业,知识经济指教育、文化、科学技术研究与开发等产业,新经济指以⽹络、信息和通讯技术为主题的新兴产业,即信息与通信技术。这是国际学术界和科技界对新经济普遍认同的定义,也是我们今天讨论新经济的采⽤的定义。

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三大科技创新无线电、计算机、互联网在美国实现,正是第二、三项科技创新产生了基于信息和通信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简称ICT),或称以ICT为核⼼产业的新经济。1995年,新经济在美国发端,2000年中国开始跟进。过去20多年进程表明,新经济发展源于科技创新。

科技创新由政府推动、引导,科技巨头实现,例如亚马孙、微软、阿里巴巴、腾讯、比亚迪这些科技巨头。一般意义的创新是经济行为,“产学研官”互动,由企业家实现。比如说企业家入驻到深圳湾(肇庆)新经济加速器园区,这种行为就是创新,是企业家的经济行为,不属科技创新的范畴。是应用科技创新的成果,在做企业经济运营与管理的创新。

创新理论鼻祖、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熊彼得(1906年获维也纳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后移居美国、与凯恩斯同时代)1911年在其代表作《经济发展理论》首次提出创新理论,强调生产技术的革新和生产方法的变革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至高无上的作用。他认为,企业家是创新的主体。创新就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把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包括5种情况:(1)采用一种新产品或一种产品的新特征;(2)采用一种新的生产方法;(3)开辟一个新市场;(4)新的原材料或半制成品的供应来源;(5)实现一种新的工业组织。

因此“创新”主要不是一个技术概念,而是经济概念:它严格区别于技术发明,是由企业家把现成的技术革新引⼊经济组织,形成新的经济能力。

粤港澳大湾区新经济发展现状

粤港澳大湾区新经济发展的突出优势包括两大方面:香港、广州、深圳高水平的高校科研机构众多,以及由全国人数及行业最多的企业家队伍。具体有以下四点:

1、高新技术企业全国最多。

主要在深圳、广州。2019年珠三角有20家世界500强企业和22家独角兽企业(《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华为、腾讯、比亚迪是世界领先水平的创新型“引擎”企业。以比亚迪为例,它的能源储存技术和锂电池技术都是全国领先。

2、高水平高校、科研机构数量位居全国前列。

2021年粤港澳大湾区的高校中,香港有5所、广州有1所排名世界前200名的研究型大学。此外,另有10所世界排名前200名的中国研究型大学在深圳设立了研究生院或研究院。

3、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的排名,香港与深圳的创新及科技行业组成的深港科技集群是全球第二大科技集群。

4、《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五大战略地位之一: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这就是“产学研官”里面“官”的作用,表现了政府的职能。

不足之处目前主要表现在:

1.大湾区内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深圳湾新经济加速器设在肇庆,就是为克服大湾区内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承担了企业家的责任。

2.大湾区内各类衔接、融合问题。衔接不是空中楼阁,要多交流多互动。交流首先是人的交流,要吸引更多的香港新一代青年在大湾区里扎根。

对策思路

最后,杨明表示,助推粤港澳大湾区新经济融合发展需要越来越多孵化器、加速器在肇庆等相对不发达地区落户,吸引各类人才参与进来。第五届深圳湾新经济全球论坛在肇庆召开,也是学术界、企业界共同推进大湾区各地协调发展的一次有益尝试。

在论坛闭会期间,论坛组织者应该根据专家学者、企业家和投资者提出或在实践中遇到的实际问题,与有关管理部门共同召开专题研讨会或现场交流座谈会。其实就是论坛组织者要充当企业家、投资者与地方政府、行业管理部门沟通交流的桥梁,争取地方政府按照最新的实际情况,制定实施相对有利的发展政策或具体措施。

在管理机制方面,可以按照在国际上行之有效的现代治理理论的框架,针对粤港澳大湾区“一国两制”、“三个独立关税区”、“三种货币”、“三种法律体系”的极其特别的情况,探索成立粤港澳大湾区治理委员会,报请中央人民政府赋予区域行政管理职能,协调管理跨区、跨境事务,促进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和新经济更好地融合发展。

总之,科技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在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新经济融合发展过程中,需要将粤港、深港科技合作纳入大湾区总体发展战略中,促进科技创新各要素在粤港澳大湾区内有效集聚,实现新经济融合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