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理论动态 > 详细内容

不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概括了具有根本性和长远指导意义的十条宝贵的历史经验,揭示了党和人民事业不断成功的根本保证,揭示了党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力量源泉,揭示了党始终掌握历史主动的根本原因,揭示了党永葆先进性和纯洁性、始终走在时代前列的根本途径。其中,“坚持自我革命”这条历史经验贯穿于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进程中,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
  我们党历经千锤百炼而朝气蓬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始终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坚持自我革命,不断应对好自身在各个历史时期面临的风险考验,确保我们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挑战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
  需要看到,持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是我们党坚持自我革命的重要抓手,良好的政治生态又是我们党坚持自我革命的重要体现。新的征程上,我们要牢记打铁必须自身硬的道理,增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的政治自觉,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决清除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全面净化党内政治生态,确保党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领导核心。
  不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
  旗帜鲜明讲政治是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全面从严治党首先要从政治上看”“政治问题要从政治上来解决”。实践证明,不从政治上认识问题、解决问题,就会陷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被动局面,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此,必须站稳政治立场,旗帜鲜明地讲政治。
  不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必须以党章为根本遵循,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进一步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增强我们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严肃认真开展党内政治生活,着力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战斗性,发挥好党组织激浊扬清的战斗堡垒作用。
  不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加强思想建党。
  思想建党乃党建之源。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历经艰难困苦而不断发展壮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党始终重视思想建党、理论强党,使全党始终保持统一的思想、坚定的意志、协调的行动、强大的战斗力”。共产党员都是在共同的思想指导下,秉承着同一个信仰、同一个目标走到一起的。加强思想建设,不断夯实坚固的思想基础,我们就能无坚不摧、无难不克。重视思想建党,就能使全党始终保持统一的思想、坚定的意志、协调的行动、强大的战斗力。思想上滑坡,“总开关”松动,不能正确处理公私关系,缺乏正确的是非观、义利观、权力观、事业观,轻则个人失足堕落,重则党和国家的事业受损。
  不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就要从思想建党做起,从理想信念着手,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引导党员筑牢信仰之基、补足精神之钙、把稳思想之舵;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把党的创新理论转化为中国共产党人为伟大事业而不懈奋斗的坚定信念;要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家园,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和廉洁操守。
  不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加强制度治党。
  制度治党乃党建之本。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制度治党的重要作用,要求“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全方位扎紧制度笼子,更多用制度治党、管权、治吏”。没有严格的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我们党就会逐步丧失凝聚力和战斗力,更不能称其为马克思主义政党。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提高制度的执行效力,才能有效管党治党,已经成为全党的强烈共识。
  不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需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同向发力,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相统一,既要解决思想问题,也要解决制度问题,把坚定理想信念作为根本任务,把制度建设贯穿到党的各项建设之中,特别是要通过夯实制度基础涵养政治生态。一方面,需切实提高建章立制的水平。党的十八大以来,党的制度建设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快推进。进一步建强制度,还需大处着眼、细处着手,有纪可依、有纪必依,搞好配套衔接,做到彼此呼应,形成整体功能。另一方面,要切实推动相关制度落地落实。各级党委(党组)要敢抓敢管、严格执纪,把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担负起来。需要看到,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贯彻执行有利于净化党内政治生态的各项制度和措施,不能只是嘴上说说、纸上写写、墙上挂挂,必须增强执行能力,确保制度执行的有效性,真正做到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还要管好、管实、管出效果,把纪律规矩立起来、严起来,使各项纪律规矩真正成为“带电的高压线”,坚定不移持续净化党内政治生态,使党永葆生机活力。
  (作者何妍,系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