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涂俊仪:《雄狮少年》:用“岭南风”与“烟火气”传达纯正粤味

  去年底,《雄狮少年》的上映为大众带来惊喜,这部由广州动漫团队参与出品、制作的原创动画电影,在号称“无卡司、无流量、无IP”的情况下,依靠本身的高水准赢得“自来水”、赢得不俗口碑。在近年来以神话IP或剧版衍生为主的院线“爆款”动画电影中,现实题材的《雄狮少年》让人耳目一新。电影地域色彩浓烈,不仅“接地气”且有“岭南风”,讲述少年热血成长故事的同时,从视听传达、风土人情、精神气质等方面,展现了岭南文化厚积薄发、昂扬遒劲的独特魅力。
   一、“新旧一炉”融汇地域文化精粹
   南国醒狮融武术、舞蹈、音乐于一体,集观赏性、艺术性、竞技性于一身,是富具岭南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雄狮少年》将醒狮题材搬上银幕,使得动画电影与传统文化互为赋能,既呼应了正当其时的国风文化热,又为传承传播岭南文化探索出一条新路径。舞狮具有竞技性质,为剧情的推进留足悬念,这一契合影视改编特性的表现潜力早已在《黄飞鸿之狮王争霸》等电影中得到充分挖掘;而舞狮过程中的“拳脚功夫”,通过流畅的运镜和剪辑,更渲染了武术表演带来的视觉快感。广东醒狮色彩艳丽、装饰考究,咸鱼强的“黑张飞、白马超、黄刘备、红关羽”寥寥几句介绍,便烘托出醒狮艺术浓厚的文化底蕴。主角阿娟所舞之狮“红关羽”寓意着忠义与胜利,精良的动画工艺将狮头呈现得纤毫毕现、精气神十足,与火红的木棉花、红背心一起,形成了少年追梦的视觉造型系统。
  若说醒狮题材是对传统文化和功夫电影的传承,那么流行文化的融入,则传达了新的地域人文气息。电影的音乐选取别具匠心,从观众熟悉的港风歌曲《世间始终你好》到近年来“破圈”传播的五条人的《道山靓仔》、九连真人的《莫欺少年穷》,粤语白话、潮汕话、客家话等广东方言的演唱,凸显岭南人文地理的广阔性和多元化,覆盖珠三角以及粤东西北地区,能有效激发广东三大民系受众的情感共鸣。五条人、九连真人的城乡出身背景及其追梦故事,又完美贴合了电影的热血主题,深受流行乐迷的欢迎。
  二、写实风格保留浓郁“岭南味道”
  区别于以传奇和写意为主流的国产动画制作潮流,《雄狮少年》创作伊始的定调就是现实主义表达,重在制造“如梦如幻但如真”的观影体验。主创人员多次提及“烟火气”一词,认为落地的情感更能打动人。而“烟火气”的传达,则需从地域景观、风土人情的现实触感中烘托出来。很多观众津津乐道于自己从电影中见到心目中的“南方小镇”“家乡风景”,可见《雄狮少年》对广东乡村实景般的精细刻画、生活场景的准确传达,切实触动了观众的神经。
  《雄狮少年》注重细节呈现,从“烟火气”中提炼纯正“粤味”。为了更好地描绘现实中的岭南城乡面貌,主创人员通过对顺德等地农村的多次采风,将连片的鱼塘、乡间的杂货铺、村民的生活习惯加以详细展现,甚至不放过墙上的苔藓、缝隙里的小草和它们的四季变化。香蕉树、榕树、洋紫荆,祠堂、手打牛肉丸、海鲜大排档,这些地方风物和景观的出现,使得亲切的岭南味道溢满银幕。
  不仅如此,“烟火气”更深入到登场角色的情感思想之中。咸鱼强趿着拖鞋骑着破摩托的模样,阿珍刀子嘴豆腐心不时上演“妻管严”的形象,都借由细节刻画凸显人物的市井气。阿珍对咸鱼强舞狮从反对到支持所流露的夫妻之情,阿猫等人在阿娟家庭遭遇变故之后所展现的兄弟情义,同村狮队在决赛时表现出来的同乡之谊,这些契合传统文化心理的伦理观念和朴素道义,更从情感上赋予了电影内在的“落地性”。
  三、“咸鱼翻生”叙事传统推陈出新
  《雄狮少年》的主角阿娟是乡镇留守儿童,自小父母没在身边,家境贫穷且身体瘦弱,被同乡少年嘲讽为“病猫”“废物”,饱受欺凌。“病猫如何变雄狮”的故事基调,让熟悉港片的观众想起周星驰电影中小人物“咸鱼翻生”的叙事传统。电影的剧作结构依从竞技体育题材电影的构架,与周星驰自编自导自演的《少林足球》故事线索也颇为相似,在以赢得某一赛事作为目标的过程中,主人公经历了组建队伍、拜师学艺、遭遇挑战、克服困难终至战胜自我的重重关卡。这一故事结构充分调动了观众期待视域,大量细节的填充则使故事更为出彩。比如,三人组拜师过程因遭遇庙中老者而引发不少笑料,训练过程中一度骄傲自满而惨遭“笑面虎”狮队打趴。这些桥段在调动情绪节奏之余,也使得故事更为丰满。导演孙海鹏在采访中不掩饰周星驰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电影中“咸鱼都被他震翻生了”等台词以及红背心等道具场景,多处有意致敬周星驰电影,甚至精神内核上与周星驰无厘头电影中对小人物的命运书写、对弱者的同情与鼓舞、对善良和努力的肯定有着共通之处。电影传达出岭南文化乐观进取、务实变通的精神气质,亦是对大湾区影视创作惯用的“小人物”叙事方式的人文传承。
  《雄狮少年》的“燃点”在于荔湾湖公园决赛中阿娟跳上擎天柱这一过程。擎天柱在高桩舞狮中的设置,是为了让舞狮者心存敬畏,明白“永远有翻不过去的高山”。可脚已带伤、精疲力竭的阿娟却试图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最终他在现场所有鼓手的助势之下,腾空跃向擎天柱,破损的狮头拖曳着英雄花组成的火红的尾巴,见证“病猫蝶变成雄狮”的时刻。不同于《少林足球》中的一战成名、逆转命运,阿娟的纵深一跃,并不能改写他将继续流落各地打工谋生的现实轨迹。片中的小人物没能成为大英雄,而仅仅是作为普通人“为自己赢一次”,这让小人物叙事从传奇化的套路中走出,回归更真实、更深刻,也更有力的现实逻辑,这也是这部电影在同类型的励志题材中显得独树一帜的原因所在。
  舞狮题材与广东烟火气之间,是传奇性与现实性恰到好处的契合,电影在以少年热血点燃观众之余,更承载了有关非遗传承、留守儿童、城乡发展等社会议题的思考。《雄狮少年》为如何讲好广东故事提供了可贵的探索经验,而这背后离不开多年来本土企业和人才的沉淀:广州易动文化是《雄狮少年》联合出品方之一,导演孙海鹏已扎根广州10多年,编剧里则林是佛山人,美术总监籽木与是潮汕人——这群熟悉并热爱这片土地的年轻人,用一部既高燃又温情的动漫电影,完成了一封“献给岭南文化的情书”。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文化产业研究所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