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邓线平:以体系化方式促进城市消费转型升级

  随着科技主导力量越来越强,消费体系化趋势日渐明晰。去年11月,广东省政府发布《关于促进城市消费的若干政策措施》(以下称《措施》)。《措施》共分九大项26条,九大项包括壮大市场主体、鼓励连锁经营、提升商圈消费、扩大汽车消费、激活餐饮消费、促进时尚消费、加强文旅消费、优化消费环境、加强宣传促销等。每一项下面都有具体措施,总共26条。有效落实这些措施,需要以体系化的方式扩充消费,引进新的消费体系,并将各个领域有机联系起来。
  消费体系化的主要内涵是消费之间呈现出连续的有差别消费方式,其主要原因是科技不断拓展和扩充原有的消费,不同消费之间呈现体系化连接,形成新的消费领域。消费体系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横向联结,包括生活消费、生产消费。生活消费呈现体系化特征,生产消费呈现系列化,两种消费之间存在科技联结。二是纵向联结,包括不同文化联结和层次联结。不同文化之间原先的消费差别在科技作用下也呈现出连续性和弥补差异的消费连接。
  消费体系化是对传统工具式消费的扩展。工具式消费的消费品之间是间断的,不同文化和不同阶层之间的消费也是间断的。消费目的主要在于提供工具式增长动能。生活消费依附于生产消费。科技发展不断从内部扩展至消费领域,消除原有的消费界限,使得工具式消费向体系化方向演变。主要有三方面扩展,一是消费品本身的扩展。原有的单一消费品扩展为体系化消费。比如,现在看电视不只是单一买电视机,还需要有机顶盒、网线、网络服务器等。二是消费品之间联结的扩展。要想生活得更便利,不同消费品之间也不断扩展连接。三是新的消费品引进扩散。科技总在不断拓展新的消费领域,特别是随着网络发展,消费新领域呈现加速发展趋势。
  消费体系化反映了生产体系化、科技体系化。这有两方面的内涵,一是消费体系化是生产和科技体系化的结果,科技生产不断将原有的消费品细化,将原有的消费领域细化,将不同的消费领域连接,拓展新的消费领域。二是消费体系化促进生产和科技体系化。消费的目的很大一部分是促进生产,体系化消费让原先的工具化更便利更精致。随着生产的便利和精致,服务于人的生活消费也更便利和精致。新的消费时代,尽管生活消费依然依附于生产消费,但两者连接越来越紧密。促进消费体系化是促进生产和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能够以消费体系化带动科技创新和生产的体系化。
  信息化将生活消费与生产消费进一步打通、融合,将原先的生活消费进行科技融合,将原先的生产消费进行生活融合。消费体系化的倾向由生活依附于生产向双向体系化并相互连接的方向发展。消费体系化向各个领域蔓延,体现在更多领域的连接、更多领域的扩展和更多领域的尝试。
  优化消费体系化,需要从科技力量入手,将原有消费扩展开来,将不连续的消费以新的方式连贯起来,推动新的消费。《措施》九大项中包含了一些具体的消费领域,如餐饮消费、汽车消费、文旅消费等。这些领域需要有科技因素介入,不同领域科技介入力量不同。通过科技介入深化它们各自的消费领域,丰富消费内涵。将消费内外连接打通,相互之间产生正反馈作用。以科技发展推动新消费,助力原有消费,拓宽消费范围。
  需要引导消费创新,以消费创新促进科技创新,反作用于消费体系形成。不论是深化消费、拓展消费还是连接消费,都需要创新引领。消费原地打转,只会丧失消费激情,逐渐减少消费总量,缩小消费领域。因此,鼓励消费创新,不仅需要加强宣传促销,优化消费环境,而且需要完善消费制度鼓励,新型消费基础设施建设,连接不同消费领域。
  需要以科技不断推动消费体系化深入发展。科技发展不断让消费体系化深入发展,以信息化带动科技化和消费体系化。应注意两个层面的消费体系化,一是科技促进的消费体系化,二是信息带动的消费体系化。两者有不同的特征,现实中相互融合、相互叠加。科技促进的消费体系化以科技生产为主导,消费体系被动迎合生产体系。信息化带动的消费体系化,生产与消费相互促进,各自构成体系并相互连接。要分析鉴别不同消费体系的形成原因,以适当方式推动消费体系化。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精神文明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