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燕雨林:抓好“双统筹”的深圳探索

  近日,深圳市政府正式印发实施《深圳市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帮助市场主体纾困解难若干措施》(以下简称《若干措施》),共8部分30条,把降成本作为政策实施的重要发力点,围绕房屋租金减免、减轻水电气费用负担、疫情消杀补贴、缓缴社会保险费等方面,拿出真金白银助企纾困,这些政策措施预计将为全市市场主体减负超750亿元。深圳在实施为期一周的静态管理之后,迅速制定出台相关助企纾困政策,其背景意义以及政策内容的指向性是什么?其政策效果以及下一步的政策走向如何?南方+记者邀请广东省社科院燕雨林研究员进行深度解读。
  助企纾困的“深圳速度”
  南方+:深圳此次快速出台《若干措施》30条,您认为是基于一个怎样的背景?其意义是什么?
  燕雨林: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统筹推进新冠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3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上再次指出:统筹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努力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的防控效果,做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深圳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落实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在疫情解封后的第一时间,以“深圳速度”出台了这一普惠性和精准性相结合的助企纾困措施,旨在减轻企业损失,提振市场信心。进入2022年,在国际环境进一步恶化的情况下,新一波疫情又起,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快速果断出台精准、解渴的扶助措施,一方面有助于市场主体迅速恢复元气,形成“愈合效应”,力争实现“六稳六保”;另一方面也为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统筹”,探索可借鉴的“深圳示范”。
  南方+:您对相关纾困措施的内容如何理解?对政策措施实施的效果有何评价?
  燕雨林:此次发布的《若干措施》共八部分30条,第一部分是10条普惠性纾困扶持措施,第二至七部分是针对具体行业的精准施策,分别对工业、餐饮业、批发零售业、文体旅游业、交通运输及物流业、民办幼儿园等行业领域提出具体细化有针对性的纾困措施,第八部分为提高企业服务水平的措施。从中可以看出,此次纾困政策重点针对的是受疫情影响最直接的生产和生活性服务业,如餐饮、批发零售、交通运输及物流等。从三次产业结构看,深圳2020年三次产业结构为0.1:37.8:62.1,第三产业增加值由2016年的59.7%增长至2020年的62.1%,第三产业占据主导地位,首先稳住第三产业,有助于稳住深圳的基本盘;从支柱产业结构来看,目前深圳的四大支柱产业分别为文化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物流业和金融业。《若干措施》里专门针对文体旅游业、交通运输及物流业出台具体政策,也是从首先稳住支柱产业的角度来考虑。因此,此次深圳市政府在短时期内应该是综合平衡了“轻重缓急”而推出的应急政策,对于提振市场主体信心、恢复社会生产生活和稳定经济基本盘,应该发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政府要当“守夜人”也要当“星光侠”
  南方+:深圳市政府出台政策措施后,各个区也制定出台了自己辖区内的相应政策,这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燕雨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必须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既要发挥市场无形之手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也要更好发挥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推动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更好结合。我的理解是,我们的政府既要担当“守夜人”的角色,也要充当“星光侠”的角色。即既要为社会和市场提供法制、秩序和保护,不断优化营商环境的同时,在市场失灵或遭遇突发事件时,还要为企业和社会提供温暖和照明,以引领市场继续前行。深圳市区两级政府合力出台惠企纾困政策,一方面是在市场黑暗时,聚微成炬,汇星光成烛照,使市政府的惠企政策之光能够穿透到市场的每一个角落,促进政策真正落地;另一方面,深圳11个行政区功能和定位各有不同,辖区内企业所属行业及受疫情影响程度和面临的困难也不一样。如福田区定位为“深圳行政、文化、金融、商务和国家交往中心”;罗湖区定位为“深港社会协同发展示范区、现代服务业创新发展集聚区、金融商贸中心和国际消费中心”;盐田区定位为“国际航运中心、海洋新兴产业高地、滨海旅游重要基地”;南山定位为“科技产业创新、高等教育和总部经济聚集区”、宝安区定位为“深圳城市西部中心、国际航空枢纽”;龙岗区定位为“深圳城市中部中心、高等教育国际合作中心、国际问题活动交流中心”等等。功能定位不同,疫情防控形势及产业业态、企业类型也必然有所不同。各区针对自己辖区内的企业类型制定更有针对性的纾困措施,有助于精准施策,更好地实现普惠性和精准性有机结合,体现了城市精细化管理思维。
  为全国“双统筹”提供示范和经验借鉴
  南方+:新冠疫情以及中美围绕高科技领域的争夺战将持续影响深圳的发展,统筹疫情防控及经济社会发展将是一场艰巨的任务。您认为深圳还应该从哪些方面制定出台更有力的应对措施?

  燕雨林:从长远考虑,深圳市政府针对新冠疫情影响以及应对更为严峻的国际环境,出台更为全面广泛和穿透力、战略性更强的系列助企政策应该已在酝酿中。此次出台的“三减三补一支持”政策措施,重在降低市场主体生产经营成本,恢复市场信心,相当于只是向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而要更全面广泛和持久应对新冠疫情以及外部环境影响,还必须从生产要素供给比如金融支持、土地及房租成本、人才等方面制定切实措施增进营商环境竞争力;而从产业发展大格局来看,为应对新冠疫情的长期影响,必须制定出台全方位引导经济社会尤其是传统企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的政策体系;从支撑未来深圳发展的高技术产业角度,还必须从产业链和供应链安全可控、更大力度的技术及自主研发支持方面制定系统化的政策;在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方面,深圳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发展示范区,更有义务结合抗疫形势及深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研究探索并制定出台一揽子制度创新政策措施,在持续推动深圳经济社会砥砺前行的同时,为全国“双统筹”提供示范和经验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