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王廷惠: 加强三个“统一” 破解市场分割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选择,也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同时,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必将有利于新形势下深化改革开放,更好利用发挥、巩固增强我国市场资源的巨大优势,全面推动我国市场实现由大到强。
  按照《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指导思想,其中强调要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抓住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这个关键,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一核心,从广度和深度上推进市场化改革,市场决定配置生产要素和经济资源的领域、范围、程度日益扩展深化,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稳步推进。与此同时,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等突出问题,仍然影响了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制约了市场规模扩展、市场功能深化和市场效率发挥。按照《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亟需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强市场基础制度、市场基础设施和市场公平监管三个基础层面的统一建设,统一“软”“硬”基础设施及市场监督,破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障碍,夯实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
  加快构建统一的市场基础制度体系,破除地方保护与市场分割的制度障碍
  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问题的根源,在于市场基础性制度规则不统一。消除各种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现象,必须从制度层面的“软”设施着手,加快加强构建全国统一的基础性市场制度体系,破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的制度障碍,巩固提升超大体量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规模优势。
  首先,要完善统一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障各类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要进一步完善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的制度体系,尤其要健全统一规范的产权纠纷案件执法司法体系,明确统一行政执法和司法裁判标准,完善知识产权法院跨区域管辖制度,确保市场主体资源、要素跨区域、跨行业、跨平台流动免受制度“硬约束”,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畅通流动,夯实并强化大市场、大流通、大循环的产权制度基础。
  其次,要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保障市场主体进入市场和参与竞争的机会公平。要严格落实“全国一张清单”的统一管理模式,坚决维护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统一性、严肃性和权威性,严格禁止各地区各部门自行发布市场准入性质的负面清单。要建立企业优惠政策目录清单,制定全国互通互认互用的通用性资格清单,全面清理歧视性、排他性、不公平规定及限制性措施,严格清理废除妨碍企业依法平等准入和迁移退出的规定及做法,不得设置不合理和歧视性准入退出条件以限制商品服务和要素资源自由流动。要坚决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预防“小循环”和“内循环”,持续扩展市场主体的市场机会和市场资格,确保参与机会和资格的充分开放,夯实并优化市场主体进入便利和准入规范的市场制度基础。
  第三,要维护统一的公平竞争制度,增强市场主体参与经济竞争活动的过程公平。要进一步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全面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要健全公平竞争制度框架和政策实施机制,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严格实施新出台政策的公平竞争审查,及时清理废除各地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政策,全面清理各类歧视性优惠政策。要健全反垄断法律规则体系,健全跨部门跨行政区域的反不正当竞争协同联动机制,破除妨碍各种市场要素市场化配置和商品服务流通的体制机制障碍,确保市场发挥决定性配置作用的竞争过程公平,夯实并优化市场主体依法依规公平参与市场竞争过程的制度基础。
  第四,要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降低市场主体开展经济交易的信息成本。要在法治轨道上加快建设社会信用制度,着力推进信息标准化采集与共享机制,健全激励约束机制及信用修复机制,加快形成信用主体、信息类别、所有区域全覆盖的信用信息网络,降低市场交易过程中交易各方的信息成本,促进潜在市场交易更多更广泛转化为现实市场交易,减少由于信息不对称产生的交易成本过高和市场效率损失,夯实并优化节约信息成本并促进市场交易的信用制度基础。
  着力高标准联通市场基础设施,消除地方保护与市场分割的硬件短板
  缺乏大联通全贯通的“硬”基础设施协同高效支撑,是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的重要原因。要从交通网络、交换渠道和交易平台等方面入手,系统深度高标准联通市场基础设施,全面畅通社会再生产各个环节,大幅度降低区域差异、空间阻隔、标准不一产生的市场交易费用,进一步提高商品服务及要素与资源跨区域、跨行业、跨平台流动效率,充分扩大市场规模容量,消除地方保护与市场分割的基础设施“硬”短板。
  首先,要加快建设现代化流通网络体系,大幅度降低交通运输成本和物流成本。要加强并优化商贸流通基础设施规划布局,建设多式联运高效联通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完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建设跨区域一体化综合交通枢纽,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区域联通的电信、能源等基础设施网络。要推进各类网络体系的数字化转型与开放性提升,全面打通联通融通各地各行业各类市场,最大程度减少流通时间,节约流通费用,降低物流成本。
  其次,要完善市场信息交流互动渠道,进一步降低市场信息搜寻与甄别成本。要高效联通全国各类交易市场,统一产权交易发布、行业公告公示、认证平台接口等市场信息交互渠道,畅通全国各类交易市场信息渠道,进一步降低市场信息搜寻及甄别成本,推进有效信息交流交换互联互通共享,消除制约市场有效需求与市场有效供给精准高效匹配的信息因素,促进供求动态高效平衡。
  第三,要推动交易平台优化升级,以规范化、数字化、智能化大平台提高交易效率。要打造城乡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培育统一的技术数据市场,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培育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市场,促进各种要素和各类资源跨区域、跨城乡、跨行业高效流动,实现全国市场的互联互通。要积极破除公共资源交易的地方本位和区域壁垒,深入推进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共享。要通过数字化改造和智能化升级打造商品交易综合大平台,积极推进大宗商品期现货市场建设,健全交易平台与各类交易中介、交易媒介协同合作的综合服务体系,最广层面促成互惠市场交易,最大程度扩展市场实际半径,最大范围拓展市场规模体量,全面提升市场效率效能。
  加快建设公平统一的市场监管体系,革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的监管弊端
  公平统一、高效规范的市场监管体系,是保障各类交易主体公平高效开展交易活动的关键,是消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现象的重要招法。市场无法有效配置资源的“市场失灵”领域,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革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的监管弊端,进一步健全市场监管体系,有效治理地方保护、市场分割、负外部性及垄断等问题,实现对市场竞争过程的高效规范和公平公正监管。
  首先,要健全统一市场监管规则,增强监管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要加强有关市场监管立法,提升标准化规范化水平,加强直接关系群众健康和生命安全重点领域监管,推进新业态线上线下一体化监管,构建政府监管、平台自律、行业自治和社会监督多元协同治理新模式,切实遏制各种类型、各个层面各自为政的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现象。
  其次,要强化统一市场监管执法,确保高效率公平公正监管。要以大市场大循环思维打破地方本位主义,统一执法标准和程序,提高综合执法效能,鼓励跨行政区域按规定联合发布统一监管政策法规及标准规范,探索创新联合联动联管方式,消除各自为政碎片化被动式监管的弊端。
  第三,要全面提升市场监管能力,确保监管规则得以高质量执行。要加强各类监管有效衔接,加快推进智慧监管,建立健全跨行政区域网络监管协作机制,全面提升高质量监管的组织能力、协同能力、技术能力和动态能力,全面提升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综合监管能力,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和充分开放的统一大市场。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思政专项(20VSZ006)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