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摘要 > 详细内容

王廷惠: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大市场”变“强市场”

  最近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指出:“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为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坚强支撑。”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是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市场发展水平显著提升,市场主体规模全球最大。然而,市场发展仍然存在大而不强问题,市场功能和市场竞争力还不够强。实现市场由大到强转变,必须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通过“强市场制度、强市场设施、强市场主体、强市场功能”,推动“大市场”转变为“强市场”。
  强市场制度,以强有力的市场基础制度保障市场“转强”
  强市场制度,需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进一步强化政府保障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性职能,为市场经济运行提供强有力的市场制度基础。为此,一要完善保护产权的制度体系,充分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产权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要进一步强化产权保护的立法、执法、司法等各方面各环节,切实依法、平等、公正、全面保护各类经济主体的产权。只有市场主体的产权得到公平公正保障,才能充分激发市场活力与动力,形成稳定的市场预期;经济主体才能选择更具理性的长期行为,市场机会才能更多出现和利用;市场范围才能更全面纵深拓展,市场配置资源的力度、广度、深度和效能才能持续提升,“大市场”才有可能转变为“强市场”。二要维护统一的公平竞争制度,有力保障市场机制高效运行。要健全公平竞争制度体系和具体政策实施机制,健全反垄断法律规则体系,完善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确保进入相关市场的市场主体公平公正参与竞争。同时要加强市场有效监管,避免歧视性政策和滥用的垄断权势削弱市场功能,扩展市场力量作用,确保市场机制高效运行。三要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降低制约市场功能发挥的信息成本。政府要编制公共信息基础目录,进一步完善信息标准,建立健全主体广、类别全、标准明、共享性高的信用信息网络体系,减少由于交易各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促成更多“潜在机会”及时高效转为现实交易,在“强”信用制度基础上建设“强市场”。
  强市场设施,以高效率的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促进市场“增强”
  市场基础设施是市场交易的物质基础和硬条件,市场交易范围、交易频次、交易成本和交易效率,均与市场基础设施布局和融通程度密切相关。由“大市场”转变为“强市场”,政府要积极促进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大流动、快流通的市场基础设施体系强起来。为此,一要建强现代流通网络,全面大幅度降低市场交易成本。要进一步优化要素流动和商贸流通的基础设施空间布局,建设多层次跨区域一体化综合交通枢纽,构建高标准联通和高效率运作的大交通网与大物流网,促进降低全市场交易成本,增强市场跨越地域、超越物理空间的优化配置资源功能。还要积极扩展商贸流通新平台新业态新模式,扩展数字化、智能化交付平台,促成低成本、快速度、高效率跨时空交易,以便利市场交易的市场设施“硬联通”,进一步放大、深化和增强市场力量与市场功能。二要扩展信息交互渠道与交易平台,促进信息大联通和市场大流动。要联通全国产权交易市场,推动各类市场公共信息互通共享,推进信息认证平台统一接口建设,实现各类市场要素高效流动和配置,促进供给与需求动态平衡。
  强市场主体,以充满活力的市场微观基础促动市场“变强”
  夯实市场经济的微观基础,要求政府进一步完善市场准入制度,全面优化市场环境,全方位深度激活市场主体,全面迸发市场活力、释放市场动能,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强大主力。一要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确保市场主体参与竞争资格的开放性,严格落实“全国一张清单”管理模式,破除各种市场准入隐性壁垒,构建现代市场监管体系,保障市场主体充分、开放、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巩固提升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二要持续优化市场环境,加快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要以市场主体需求为导向,全面纵深推进政府治理改革创新,消除妨碍生产要素市场化有效配置和商品服务大流通的制度障碍,进一步大幅度降低市场交易的制度性成本,加快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全面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深度拓展市场范围。三要依法保护企业家群体,进一步激发和弘扬企业家精神,进一步激发和释放企业家在竞争过程中的创新精神和创造能量,夯实市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微观基础。
  强市场功能,以市场化导向全面纵深推进改革促使市场“建强”
  在强市场制度和强市场设施的基础上,更好发挥政府的积极作用,坚定不移全面纵深推进市场化改革,推动“大市场”转变为“强市场”。一要以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目标,在法治轨道上持续纵深推进市场化改革,加快构建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制度健全和治理完善的高标准市场体系,充分发挥市场决定性配置生产要素和经济资源的作用,持续提升市场效率和市场质量。二要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进一步拓展市场深化其功能。要坚决破除“小循环”和“内循环”,进一步做大市场规模,以“大市场”促“大循环”,增强市场力量,深化专业分工,释放市场潜力,丰富市场层次,实现有效供给与有效需求在更高层次和水平上动态平衡,更广程度发挥市场功能,更深层面提升市场效率。三要加快建设数字政府,提升政府促进市场发展的效能。进一步提升市场监管、政府治理、公共服务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水平,持续提升政府治理水平,通过政府效能提升深入扩展市场功能,提高市场效率。四要持续扩大深度开放,推动国内国际市场更好联通。要深入推进制度型开放,以国内统一大市场吸引全球要素资源向国内市场汇集配置,促进要素资源跨境跨国自由有序安全便捷流动,借“大开放”扩“大市场”、促“大循环”、建“强市场”,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实现市场由规模扩展和范围扩张到功能增强与效率提升的质的飞跃,有效支撑新发展格局,提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国际竞争力。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院长、教授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思政专项(20VSZ006)的阶段性成果